血蓑衣(七尺書生) 第五百七十五章:水落石出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處高臨深歸去來 第五百七十五章:水落石出

    “什么?”

    趙禥的回答,遠遠出乎柳尋衣的意料。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到,與自己一起長大,同生共死的好兄弟,竟然會出賣自己,陷害自己。

    “這……怎么可能?”柳尋衣難以置信,連連搖頭,“秦衛他怎么可能害我……”

    “他害你?”趙禥一愣,眼神狐疑地盯著失魂落魄的柳尋衣,小心試探道,“他如何害你?”

    “是他告訴我,馨兒對我思念成疾,整日以淚洗面。因此我才將手帕交給他,讓他以此為證,轉告馨兒我一切安好,并且永遠不會忘記對她的承諾……”柳尋衣心亂如麻,喃喃自語,“可為何……為何他回到臨安一切都變了?手帕變成絕情之物,我對馨兒的一片癡心也變成……喜新厭舊,始亂終棄……”

    “什么?”趙禥大吃一驚,錯愕道,“可秦衛在馨姐姐面前不是這么說的,他曾數次拜見馨姐姐,一開始說你外出辦差,讓她不必擔心,后來馨姐姐問他你的近況,他開始變的吞吞吐吐,閃爍其詞。在馨姐姐的再三追問下,他說你和洛陽城的一位姑娘及潁川的一位姑娘關系曖昧,不清不楚。甚至為救一位姓洛的姑娘,不惜孤身犯險,一連殺了上百人。當時,馨姐姐只是心中起疑,卻并未相信秦衛的話。再后來,秦衛告訴馨姐姐你在潁川和一位姓潘的姑娘拜堂成親,并且民間有許多人知道這則消息,馨姐姐派人再三打聽,最終證實秦衛所言不虛。那時,馨姐姐十分傷心,但她仍相信你是迫不得已,因此依舊不放棄對你的等待。沒過多久,秦衛告訴馨姐姐你已和潘姑娘分道揚鑣,并且改換門庭,當眾與洛姑娘定下婚約,并讓他送回手帕,一者表示與馨姐姐斷情絕義,二者向洛姑娘表明忠貞不二之心。馨姐姐看到手帕后,將自己關在房間內整整七天七夜,整日茶飯不思,以淚洗面。直到第八天,馨姐姐像變了一個人似的郁郁寡歡,悶悶不樂。她將手帕棄于湖中,以示心死如灰,與你恩斷義絕。我對馨姐姐的遭遇十分同情,對你也愈發憎惡……”

    聽聞趙禥的解釋,柳尋衣悲憤交加,淚如雨下。他從未想到,秦衛在自己面前信誓旦旦地承諾會好好安撫趙馨,背地里竟用這般卑鄙無恥的手段將他們生生拆散。

    更令柳尋衣痛心疾首的是,秦衛的胡言亂語,帶來的不止是柳尋衣與趙馨感情的破裂。更是趙馨一次又一次聽到柳尋衣“背叛”的消息,默默承受萬箭穿心的煎熬,以至最后的她憔悴的人比黃花瘦,內心更是千瘡百孔,鮮血淋漓。

    被自己深愛的男人一點一滴地逼上絕路,又是怎樣一種難以忍受的痛苦折磨?

    一想到這些,柳尋衣不禁心痛如絞,五內俱焚,胸中說不出的憋屈苦悶。

    “我明白了……”恍惚之中,柳尋衣似哭似笑,“難怪我向秦衛追問馨兒的近況時,他每次都含糊其辭,顧左右而言他……原來,他早就開始謀劃拆散我們,早就動了歪心思……可是為什么?我待秦衛如兄弟知己,他為何如此待我?”

    “等等!”趙禥眉頭一皺,遲疑道,“你的意思是……一切都是秦衛從中作梗?你從始至終未曾背叛過馨姐姐?”

    “當然!”柳尋衣驀然抬首,淚眼中涌現出一抹憤恨之色,“馨兒待我情深義重,我豈會背叛她?”

    “那你究竟有沒有與潘姑娘拜堂成親?又可否與洛姑娘定親?”趙禥一腦袋漿糊,越聽越糊涂。

    “事情并非你們想象的那樣。”柳尋衣羞憤道,“我與潘姑娘成親是為救潘家于困境,從始至終我與她既無夫妻之情,更無夫妻之實,說到底只是一場戲罷了。早在我們拜堂成親之前,便已彼此寫好休書,并將此事的前因后果詳盡記述,怕的就是日后說不清楚。如今,休書猶在,隨時可以證明我的清白。”

    “這……”

    “至于和洛小姐定親,更是形勢所迫。負命在身,我不得不千方百計接近北賢王,而洛凝語身為北賢王的女兒,更是萬萬不能得罪。因此與她定親,其實是為博取北賢王的信任,并非與她有男女之情,更非貪歡逐色,喜新厭舊。而且,我曾不止一次地懇求侯爺,讓我在成婚前離開洛陽城,以防假戲成真,誤人誤己。”

    “你……”趙禥驚愕道,“你說的都是真的?”

    “我對天發誓,若有半句虛言,天打雷劈,五雷轟頂!”

    “天吶!”見柳尋衣信誓旦旦,不似虛情假意,再加上趙禥與柳尋衣相識多年,對他的品行頗為了解,故而趙禥的心中不再懷疑,連連咂舌道,“如此說來,是秦衛對你陽奉陰違,在馨姐姐面前造謠生事,搬弄口舌?是他故意破壞你們的感情,故意拆散你們?是他逼的馨姐姐答應父王的要求,委屈自己與蒙古人和親……”

    “什么?”柳尋衣心頭一震,詫異道,“馨兒答應與蒙古人和親也與此事有關?”

    “當然!”趙禥應道,“若非馨姐姐對你傷心欲絕,又豈會答應遠嫁蒙古?當初,父王屢次三番勸說游說,對馨姐姐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可她一直沉默不語,寧死不屈。我知道,馨姐姐是在等你回來。可自從秦衛將手帕交給馨姐姐后,她開始心生動搖……”

    “原來如此!”柳尋衣恍然大悟,“秦衛挑撥離間,目的是促成和親……”

    言至于此,柳尋衣的眼中再度閃過一抹痛苦之色,心有不甘道:“可他是我的好兄弟,并且是天機閣的人、東府的人,又豈會幫著西府促成和親之事?我想不通,永遠也想不通……”

    “唉!真也好,假也罷,眼下大局已定,誰也無法更改。”趙禥嘆息道,“其實,就算沒有秦衛從中挑撥,馨姐姐早晚也會嫁去蒙古。”

    “為何?”

    “父王想做成的事,誰也休想阻撓。”趙禥苦澀道,“師傅,父王終究是我父王,當今圣上畢竟是我皇叔,因此這件事……”

    “此事與小王爺無關,在下深知小王爺的難處,斷不敢奢求太多。”柳尋衣心灰意冷,語氣凄涼,“事到如今,在下只有一個愿望……懇請小王爺成全!”

    “你說!”趙禥憐憫柳尋衣的遭遇,故而語氣變的十分柔和,“只要我能做到,一定答應你。”

    “謝小王爺!”柳尋衣眼前一亮,忙道,“我要見馨兒!哪怕是……最后一面,也好讓我與她當面道別……”

    “這……”

    見趙禥面露難色,柳尋衣不禁臉色一變,忐忑道:“如此小事,難道小王爺都不肯答應在下?”

    “不是我不肯幫你,而是……心有余卻力不足。”

    “此話何意?”

    “實不相瞞,其實馨姐姐三天前已被接進皇宮,眼下根本不在榮王府。”趙禥無奈道,“皇宮禁地,莫說是我,即便是父王,沒有得到皇上的召見也不能輕易入內。讓你與馨姐姐單獨相見,更是不可能的事……”

    “這……”

    “師傅,算了吧!”趙禥勸道,“此事誰也不能怪,要怪就怪你與馨姐姐有緣無分。你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從出生的那一刻就注定不能在一起……”

    “在江湖中,只要一個人有本事,想做的事都能做成。哪怕他出身低微?哪怕他謗滿天下……”柳尋衣落淚無聲,面露慘笑,“然而,在朝堂、在仕途、在所謂的天子腳下,有些事一旦被注定,縱使窮盡畢生之力也是徒勞,至死都無法改變……”

    言罷,柳尋衣緩緩抬頭,望著面露哀思的趙禥,癡癡地說道:“此時此刻,在下好生羨慕小王爺……若我的出身地位能及小王爺一半,也不至于被人當成猴子一般戲弄。”

    “師傅……”

    “馨兒為何被突然接進皇宮?”柳尋衣話鋒一轉,沉聲道,“是不是與即將到來的蒙古使臣有關?”

    面對柳尋衣的追問,趙禥心生猶豫,可見他神情悲憤,又不忍一直瞞他,故而心腸一軟,坦言道:“其實,來的那些根本不是什么使臣,而是……接親的人。”

    “接親?”柳尋衣下意識地攥緊拳頭,咬牙切齒地說道,“接什么親?”

    “當然是接馨姐姐去蒙古成親……”

    “小王爺可知皇上要將馨兒嫁給何人?莫非是蒙古大汗?”

    “不,聽父王說馨姐姐嫁的是蒙古大汗的兄弟,叫……叫……”趙禥絞盡腦汁,反復回憶著那人的姓名,沉吟道,“好像叫什么烈……”

    “忽烈?”柳尋衣眼神一動,脫口而出。

    “對對對!就是忽烈!”趙禥連連點頭,“據說他是蒙古最有實權的一位王爺,馨姐姐只有嫁他為妃,才能止息宋蒙的兵戈。”

    “小王爺可知接親的人什么時候到?”

    “你想干什么?”趙禥心生不祥之感,忙道,“師傅,此事關乎大宋興旺,你千萬不能亂來!”

    “如果小王爺不想告訴我,我不會怪你。”柳尋衣對趙禥的擔憂視而不見,呢喃道,“若無別事,在下告辭!”

    言罷,柳尋衣抬腳朝門口走去。

    “等等!”趙禥下意識地呼喊道,“師傅,我可以告訴你接親的消息,但你必須答應我,不能意氣用事,更不能亂來!”

    柳尋衣停下腳步,頭也不回地說道:“我答應你,不會亂來。”

    “當真?”

    面對趙禥的將信將疑,柳尋衣輕嘆一聲,而后一言不發地抬腳遠去。

    “好好好,我說!”趙禥慌忙道,“接親的人三天后抵達臨安城,先由樞密副使接待吃住,再等皇上召見入宮。”

    “多謝!小王爺早些歇息,在下擅離天機閣,該回去領罪了。”

    言罷,柳尋衣不再猶豫,推開房門閃身而出。借著朦朧月色飛身而起,于夜幕下幾個起伏,眨眼消失的無影無蹤。

    ……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股票融资余额 鼎盛娱乐棋牌 广东11选5走势 神算子心水高手论坛精选一肖 股市行情哪里的分析最准确 华东联网15选5走势图 大圣捕鱼游戏下载 中正医药的上证指数 红尘画卷2码中特 平特一肖50怎么赔 期货配资案中员工什么罪 江苏快三技巧选号口诀 上证指数基金 追光娱乐棋牌苹果下载 云南11选五5中奖规则 平特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