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一百二十五章 幼神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一百二十五章 幼神

    一團朦朧的光輝繚繞,氤氳蒸騰,籠罩在一個小生靈的,看起來非常神秘。

    眾人自然驚叫,這是上古神明的后代,一起向前沖,莫不要奪到手中。

    “別搶!”

    小不點渾身金黃,爆發出成百上千道電芒,護住己身,猛力向外闖,要逃出包圍圈。

    “留下幼神!”銀血巨人吼道,雖然知道不敵,懼怕這個人族少年,但現在也顧不上那么多了,大家齊上難道還制不住他嗎?

    他探出一只大手,符文閃爍,一片熾盛,直接向下拍了下來,要將小不點按成肉醬。與此同時,羽王也不甘落后,那破爛的羽翅根部發出兩道神芒,劈向前來,要斬斷小不點的的雙臂。

    “將神靈的后代留下!”其他人也都大喝,一起出手,各種寶術飛舞,丘陵間頓時燦爛無比,光雨飛舞。

    “咦!”

    “怎么回事?”

    幾乎是同一時間,所有人都覺得不對,寶術失效,光雨被汲取,電芒消失,都沒入小不點的懷中,被那團氤氳光霧給吞沒了。

    “是幼神,它在汲取力量成長!”

    眾人大驚,這才剛出生啊,就有如此驚人的表現,若是成長起來會成什么樣子?

    小不點闖了出來,感覺手中毛茸茸,五色霧靄消失了,一個尺許長的生靈露出真容,蜷伏在他的懷中。

    這是一頭灰不溜秋小家伙,皮毛柔軟,看起來非常的稚嫩,一對小耳朵直立著,頭上有兩個小突起,像是有犄角要長出來。

    它通體呈灰色,毛茸茸,大眼黑亮,非常迷茫·打量著四周,蜷在小不點的手臂中有些害怕。

    “果然是狼神的后代!”眾人驚呼。

    這不就是一頭小狼嗎,只是并沒有想象中那么神異,無神光遮體·沒有瑞霞蒸騰,只有眼睛跟寶石刻出來的一般,大而有神。

    “咦,還有一對翅膀。”補天閣的一位師兄驚訝,那對小翅膀也灰糊糊,蜷在那里,貼在背上·不細看還真會忽略。

    除此之外,它頭上的兩個小突起必然是犄角無疑,因為小不點扒開皮毛后發現亮晶晶·絕對是角。

    “狼還真是會下蛋啊。”小不點驚嘆,瞪著懷中的小狼。

    眾人看他直流口水,全都嚇了一跳,他該不會想吃掉神胎吧?這可是瀆神之罪,若狼神有靈,會降下天譴的。

    “不許吃!”火靈兒上前,緊張的看著他,伸出一雙欺霜賽雪般的晶瑩玉臂,進行攔阻。

    “這是幼神·你不應褻瀆,更不能吃掉!”遠處,九頭獅子也來了·但卻沒有靠近,大聲喝道,金光澎湃。

    小不點看著眾人·有點莫名其妙-,而后憤然道:“你們太兇殘了,這樣的稀世神胎怎么能吃掉?一群吃貨!”

    眾人聞言,差點抓狂。誰兇殘啊,誰是吃貨,不就是你自己嗎,還好意思指責別人?真是倒打一耙啊!

    “神胎自然要養大·不然會遭天打雷劈的。”小不點一邊說一邊擦了一把口水,眼神無比火熱·這又驚嚇住了眾人。

    顯然,他們多慮了,小不點自然不是要吃掉神胎,他是真的要養大,而后摸索它體內的符文奧義,多一種蓋世神通!

    “對了,剛才你們用寶術攻擊我,所有神光都被它吸收了,這似乎對它成長有利,你們再來幾下。”小不點說道。

    而且,他身體力行,邊說邊弄出一道金色的閃電,朝著狼神后代揮去,哧啦一聲落在了它的身上。

    “嗷……”

    一聲尖銳的叫聲響起,灰不溜秋的小狼渾身毛發炸立,眼神呆滯,四肢抽搐,明顯是要被電死的征兆。

    小不點啊了一聲,趕緊停手,鼓著腮幫子,瞪著大眼睛,盯著小狼,露出不解之色。怎么不行了,剛才還在吞他們的符文力量,現在卻承受不住了。

    “啊,你這壞胚要做什么,幼神要被電死了。”火國公主斥道,發出驚呼聲,滿是心疼之色。

    一股焦糊味傳出,小狼的皮毛有一大塊變的黑乎乎,差點遇險,還好沒有傷到筋骨與血肉,一雙大眼露出懼意,非常不安。

    “不對啊,它是神的后代,應該很強大才對,我再試試。”小不點指端再次出現一縷電芒,就要落下。

    一群人都急了,向前撲去,進行阻攔。

    “即便是神的后代,也不可能剛降生就能呼風喚雨,它要成長,你不許亂來!”

    “千萬別在用閃電擊它了,不然就要死掉了。窮奇、金烏、狻猊這樣的神太古兇獸與神禽可與神明爭雄,但他們剛出生時也不可能極度強大,是需要成長的。”

    小不點聞言點了點頭,道:“有道理,這些生物并不是無敵的。最起碼,我如果遇上一頭同齡的太古兇獸幼崽,差不多能捉走。”

    眾人一起翻白眼,根本就沒人信他的話,他們只關心這頭小狼的命運。

    小不點不理會他們,拎起小狼,翻過來調過去的看,而后閉上了眼睛,他探索其體內的符文印記。

    這一刻所有人都變色了,皆明白他在做什么,這是要摸索上古神明的傳承,從小狼的體內得到。

    “轟”

    銀血巨人再也忍不住了,搶先出手,想奪走神靈的后代,因為這意味著一種蓋世寶術,任何一個種族都會忍不住,拒絕不了這種誘惑。

    “手下敗將,也敢逞兇?!”小不點倏地睜開了眼睛,狂嘯一聲,張嘴噴出一道閃電,噼啪響聲發出,擊在銀色巨人的大手上,當即讓他劇震,那里一片焦黑。

    “你敢!”這時,小不點霍的轉身,翻手揮出金色的骨剪,剎那飛了出去,阻擊羽王。

    因為這個時候羽王也發難了,爆發寶光,無盡瑞彩噴薄·他>持有一柄刀,立劈而來,挾無盡符文秘力,天空都在顫栗

    “喀嚓”一聲·金色的骨剪勝出,截斷兇刀,這是一種罕見而驚人的寶具,遠超眾人的想象,曾經導致過一場浩劫,令諸多大部落遭劫。

    當初小不點從金色穿山甲那里奪來時,就知道這不是那頭祭靈自己的寶具·多半是其祖上所留,因為此金骨曾煥發出各種異象,大地上尸山血海·無盡部落被滅,慘烈殺氣驚天。

    此時,骨剪一沖而過,不僅斬斷了那可怕的骨刀,還將羽王的一條手臂截斷,墜落下來,鮮血噴濺。

    “啊······”羽王大叫,凄厲慘呼,撿起斷臂按在傷口處·迅速后退。

    他與銀血巨人的追隨者一個個都臉色慘變,不由自主倒退。

    小不點睥睨,那好意思是警告眾人不要襲殺他。

    現場鴉雀無聲·果然沒有人妄動。

    九頭獅子在遠處盯著,眼神冰冷,但終究忍住了·它已經敗了,再沖上來也無用。

    所有人都生起一股無力感,這只是一個人族少年而已,竟然這般強大,比他們這些太古遺種還要兇殘。

    火國公主身邊,幾個黑斗篷人散發出一縷縷恐怖的氣息,似是要有所動作·但每一個人剛動,又都咳血·顯然在神窟負了重傷。

    火靈兒阻止了他們,并未讓幾人動手。

    小不點震懾住眾人,沒有再出手,收起骨剪,再次探索小狼的秘密。

    “怎么會沒有?!”過了很長時間,他震驚的睜開了眼睛,這是狼神的后代,體內原本應該有一種獨一無二的強大符文才對。可是他探索了半天,根本就沒有發現,其體內沒有原始符骨與印記,只是血肉還算強大而已,這令他相當的失望。

    他以為自己的感知有問題,努力平復心緒,最終心中空靈,晉升到一種奇妙境地,再次去探索。而且,這一次他動用了原始真解中的探骨法,摸遍小狼全身的骨,依舊是無任何發現。

    小不點嘆了一口氣,這次不會有假,原始真解中的探骨法不會騙他,連這都不能發現什么,那只能是神靈的后代自己出了問題。

    “唉,你真是神的后代嗎?”小不點看著它,灰不溜秋的小狼一點也不神異,看起來很柔弱,只有一雙眼睛還算大而亮。

    他揪著小狼的尾巴,倒提了起來,而后又展開它的小翅膀,惹得這個小生靈嗷嗷直叫。

    “不許這樣折騰它,給我!”火靈兒看不下去了,一把奪了過去,將小狼抱在了懷中。

    然而,這灰不溜秋的小生靈大眼閃爍,很不安穩,哧溜一聲直接逃了出來,竄到小不點的肩頭,像是樹袋熊般掛在了那里。

    而且,它還張嘴,舔舌頭,嗷嗷直叫,那意思是它餓了。

    小不點撓了撓頭,這頭小狼怎么這樣黏他啊,可他也沒什么可喂的,他看向水靈兒,道:“師妹有奶嗎?”

    現場一群人石化,全都發呆。

    “去死!”火靈兒火冒三丈,她平日亭亭玉立,婀娜動人,儀態萬方,但現在卻徹底抓狂,將身邊各種東西一起砸了過來,而且符文閃爍,渾身噴火,向前撲殺。

    小不點扛著小狼,抱頭鼠竄,相當的委屈,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怎么得罪火靈兒了,一邊逃一邊咕噥道:“莫名其妙-,沒有就算了,發這么大火算什么。走,我們自己去找,獸奶最好吃了。”

    眾人聞言,都哭笑不得,不禁想到了他在虛神界的名字——最愛吃獸奶,原來還真有其事啊。

    “師弟,向師妹道個歉吧,你不不應該對一個少女說這種話。”補天閣的一位師姐紅著臉傳音。

    “莫名其妙-,憑啥給她道歉,再追我,我可要揍她了。”小不點憤憤不服。

    結果這場追殺足足持續了兩個時辰,眾人才停下。

    小不點捉了一頭母狼,讓它喂養小生靈,結果這小東西根本不吃,反而盯著火靈兒的一個包裹,露出渴望之色。

    “咦?”火國公主打開包裹,取出兩株靈藥,以及一個玉鼎。

    小狼直接跑了過去,吭哧吭哧幾口將兩株靈藥給吃了個干凈,而后將玉鼎掀翻·幾乎要流口水了,撲了上去。

    “這是一只兇獸的心臟,乃是血肉寶藥,它這么小·居然就要吃這些東西!”火靈兒吃驚。

    小不點大眼瞪的溜圓,那顆心臟剔透閃亮,乃是一種極其強大的兇物的神性精華凝結處,居然用來喂小狼。剎那間,他一陣糾結,這也太浪費了,要是有這種血肉寶藥·還不夠他自己修行用呢,哪有多余的來喂養小狼。

    火靈兒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瞪著他·道:“你沒有時間養它,趕緊將它還我,本來就是我們從神窟中帶出來的。”

    小狼啃完血肉寶藥,聞聽后頓時立起了小耳朵,而后嗖的一聲又掛在了小不點的身上,警惕的看著火國公主。

    這讓火靈兒氣極,道:“是我在喂養你,你為什么像是防賊一樣看著我,你該防著那個壞胚·不然他會吃掉你的!”

    小不點嘿嘿的笑了起來,道:“去吧,她是你的衣食父母·沒事就在她那蹭吃蹭喝,以后等我需要你時,你再找我來。”

    這頭小生靈拍動小翅膀·用力點了點頭,而后又竄到了火靈兒的近前,眨動眼睛,好奇的看著她。

    “你······”她氣惱不已,很想拍它一巴掌,但是仔細想了想又笑了,以后帶回皇宮·慢慢調教,這么小的一只狼知道什么·肯定會叛變。

    銀血巨人與羽王對視了一眼,迅速退走,因為他們知道奪不到幼神了,想去聯絡人手再戰。

    然而,他們遭到了小不點與火靈兒以及補天閣幾位天才的聯手追幾乎喪命,全被擒住了。!

    數日后,一片沼澤地中,九頭獅子怒吼,從泥漿中沖起,不甘的與小不點大戰。

    它早已提前逃了,躲避了數日,不想依舊被那小魔頭尋到了,同銀血巨人與羽王一般,他敗在了那頭小狼的鼻子下,即便早已逃走,且相隔無盡遠,躲有泥潭中都無用。

    “你太臟了,都沒法騎坐了。”小不點不滿,與黃金獅子大戰,最終雙雙墜落在一片瀑布下,他這才騎上黃金獅子。

    “吾乃九靈王之孫,你如此欺壓我,若是出了這小世界就不怕遭遇大劫嗎?”九頭獅子怒吼,金色的鬢毛發光,氣喘吁吁。

    “真頭疼,都已經開戰了,我不收拾你,你回頭就不去告狀嗎?”小不點問它。

    九頭獅子氣結,這不是讓它難堪嗎?

    “干脆,讓我來感化你,令你心服口服,甘愿當我的坐騎可好,這樣出去后你也不用去告狀了。”小不點騎坐它的背上,不肯下來,渾身發光,要收服它。

    顯然,不立刻殺伐,這樣的戰斗注定要持續很長時間,整整三天三夜都是獅吼聲,小不點騎坐在它的身上,用盡一身神通,想要降服。

    最后,九頭獅子是累到不行,癱軟在了地上,渾身的黃金皮毛都暗淡了,呼呼喘粗氣。

    “人族的少年英雄,我服了,我們結拜為兄弟吧。”九頭獅子真是有點怕小不點了。

    “你以前不是要收我當戰寵嗎?我想收你為坐騎!”小不點坐在它的身上,不肯下來。

    “我錯了,一時口出狂言,你不要計較。有我這樣的兄弟,將來你肯定會震動天下,因為我族尋到了一種古法,他日我必然會藉此化成純血太古兇獸,不說天下無敵也差不多了。”

    九頭獅子說道,隱約間點出了自己在族中的重要性,警告他不要亂來,不然會有大禍。

    “真這么厲害?”小不點頓時睜大了眼睛,道:“我來這里,就是為了捉一頭太古兇獸幼崽,這豈不是說,拿下你就行了,我將省下一番大氣力。”

    “吼······”九頭獅子怒吼,渾身金光再次大盛,它實在氣極,怎么覺得像是在對牛彈琴啊。

    “壞胚,你還是放開它吧,跟他結拜好了,日后不會吃虧,有大好處。”火靈兒提醒。

    “不就是能轉化成純血的九頭獅子嗎,很厲害嗎?我覺得,我去擒一頭真幼崽,或者金翅大鵬的子嗣都沒問題。”小不點很不在乎。

    “九頭獅子一旦進化成純血的太古兇獸,厲害到你無法想象,曾經屠過神,不比金翅大鵬等遜色!”補天閣的一位師兄暗中傳音。

    小不點勉為其難的點頭,道:“那好吧,出去后你就是我小弟。對了,別忘了讓九靈王給我一份大禮啊,最少也要幾百斤靈藥。要是有能拿出一株圣藥就更好了。”

    “啊噗”

    九頭獅子吐血,自己年歲比他大,還要當小弟?這也就算了,被痛揍了好幾天,好要給他一份大禮?這……還得是幾百近靈藥,人家都是論株,他直接論斤,當是大白菜了嗎?至于圣藥,別做夢了,想都不用想了,九頭獅子自己還惦記呢,也沒有見祖父采給它吃。那種東西都長在太古神山上,也許有太古兇獸螭龍、混沌、饕餮等占據。

    “小弟啊,我們打了幾天,肯定錯過了不少機緣,聽聞你們這一族通靈,馱著我去找些神物吧。”小不點提要求,道:“如果找到不老泉,也好把你失去的幾顆頭顱療治好。

    “啊噗”

    九頭獅子再次差點吐血,鬧了半天還要當坐騎啊?!

    “別急,只要讓我找到不老神泉,就不用你代步了,誰讓外界都說你們通靈呢,這個忙你得幫我。”

    “嗖”的一聲,不遠處小狼竄了過來,蜷伏在小不點的懷中,一副很愜意的樣子。

    九頭獅子見狀心中一凜,這可一只幼神,居然這么依賴這個混賬的結義兄弟,難道他還真能降服太古兇獸幼崽不成?

    它認真思量了一番,一陣毛骨悚然,因為它深知自己的強大,進行一番對比后,覺得這個“吃貨”可能不是在吹牛,差不多可以與同齡的純血兇獸一戰。

    最終,九頭獅子屈服了,讓小不點發誓,尋到不老神泉后,就不得為難它。

    “放心,你是我小弟,當兄長的肯定不會欺負你,我們上路吧。”

    小不點將撲棱著翅膀的幼神拋給了火靈兒,對它叮囑道:“使勁吃,快點長胖,以后我帶你回我們自己的村子,如果我捉不到太古兇獸幼崽,你得負責守莊子。”

    一群人面面相覷,心中大罵敗家子,這可是一尊幼神啊,你還真當一頭狼,或者一只猛犬了?居然要去看家護院,守村頭,太奢侈了。

    讓一群人無言的是,小灰狼撲棱著翅膀,認真對他點頭,而后轉過身就向火靈兒要吃的。

    “你怎么跟他一樣,吃貨,壞胚!”火國公主氣極。

    小不點騎坐在九頭獅子上,就此遠去。

    另一片區域,一群人聚在一起,雨點飄灑,帶著霞光,落在他們的身上,泛起陣陣云煙,他們的氣息似乎變強了很多。

    “我雨族果然最適合在雨天戰斗,有那個少年的消息了嗎?”

    “捉到一頭獨角人熊,它說看到過一個兇殘的少年,撞死一名木族天才,吃了一些強大的兇獸。大概知曉他在哪片區域了。”

    “等他從那片區域出來,我想快就要見到了,我們在這一域等他出現!”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老版吉祥棋牌 温州麻将怎么算钱 大吉大利猜生肖 湖北30选5开走势图 金蟾捕鱼游戏平台下载 广东福彩36选7预测分析 欢乐捕鱼大战外挂 宜昌大家乐血流麻将 学生无成本网上赚钱 波克棋牌下载官方 和讯股票论坛 和天下棋牌? 上海11选5遗漏号码查询 有胆量不怕死偏门发财 怎样买快乐8才能赢 22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