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六十四章 原始真解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六十四章 原始真解

    “自然看到過。”小不點輕語點頭。

    “秋風斬黃葉,野火燒枯草,寒風呼嘯過,春來抽枝條。”柳樹傳音道。

    草木枯萎了又繁榮,這是最自然不過的事,但是此時卻對小不點觸動極大,他明白了柳樹的意思。

    “柳神,你是說,我體內的至尊骨還有再生之日嗎?”小不點大眼明亮,掛著淚水,于稚嫩中帶著蓬勃的朝氣。

    “萬物沒有絕對,我只是說了一種可能。”柳樹沒有否認。

    小不點頓時握緊了小拳頭,大眼撲閃出很亮的光,有一種渴望,有一種期待。

    他雖然開朗,不認為一塊至尊骨就能決定他的人生,但是想到那原本是自己與生俱來的,藉此可比肩真犼、金翅大鵬,可卻被人殘酷奪走,血淋淋地植入體內,還是讓他感覺很失落。

    現在宛若有一縷曦光射來,照進他的心田,亮堂了很多,讓他的斗志更加的旺盛了。

    “柳神你能具體說說嗎?為我指點迷津。”小不點大眼有神,黑白分明,看起來很稚氣,也有一種燦爛。

    “其實沒什么可說的,最簡單與樸素的道理皆蘊含在平凡的事物中。古樹折斷,也許會死,因為生機早竭。如那韭菜,初種下時發黃且細弱,可是一茬又一茬的割過,卻會愈發濃綠,逐漸粗壯。也如那蠶,若困于繭中,自會憋死、滅亡,可若是破繭而出,就會化成蝶,鮮艷亮麗,這是一次涅槃,超脫過去。”

    柳神平靜道來,波瀾不驚,述說著在平常不過的事。

    小不點的大眼則越發的明亮,看著它焦黑的樹干,以及僅余的一根嫩綠的枝條,道:“也如柳神,于毀滅中煥發生機,將來會更強,這是一種磨礪,也是一場與眾不同的修行,涅槃后必將遠超過去。”

    “你的悟性很好,但我的情況……你就不要亂聯想了。”柳樹傳音,竟帶著淡淡的笑意,難得有了情緒波動。

    “柳神是你救了我嗎?”小不點像是想起了什么,當初他是那么的虛弱,身體發生了嚴重的退化,差點都要死掉了。

    山風吹來,那根綠瑩瑩的枝條拂動,柳樹傳音,道:“我如果給予你生機,你也只是活下來而已,將平凡的度過此生,起初我只是靜靜的看著。”

    “我自己活下來的?”小不點訝然。

    “是,在你將枯竭時,生機再現,一點一點壯大,最終自己挺了過來,沒用我出手。”柳樹如實道來。

    “草木枯萎了又繁榮,原來我自己堅持下來了。”小不點若有所悟,黑寶石般的大眼更加亮了。

    柳樹當年觀小不點于枯竭中蘊出生機,也有一些觸動,它與小不點的情況相似,當初有些同病相憐。

    “我必須要提醒你,任何事都不是絕對的,你雖然依靠自己活了下來,且誕出勃勃生機,但究竟能否再生至尊骨,也是兩說間。”

    “我明白!”小不點認真點頭,并沒有盲目樂觀,因為至今還沒有在體內感覺到寶骨出現。

    柳神又道:“可一旦再生,注定會震古爍今,在原有基礎上涅槃,符文將會更加繁奧,蘊含諸天之秘,超越過去,將完全不同!”

    混沌霧散去,村頭恢復清寧,一道金光竄來,圓滾滾如金色拳頭般的毛球落在了小不點的肩頭上,吱吱叫個不停。

    族長等一大群人也都圍了上來,看到小不點臉上的淚水,虎嬸等人全都出言安慰,幫他擦去,對他非常疼愛。

    “小不點這里就是你的家,不管你是否知道了身世,我們也都是你的親人。”一群中年女子說道。

    而一群大老爺們則伸出粗糙的大手,揉了揉他的頭,裂開大嘴笑道:“沒什么大不了,我們石村連神明都誕生過,將來你必然是可與太古兇禽——金翅大鵬一戰的強者,要知道,那可是能屠神的存在。”

    “小不點不要哭,還有我們呢,我們是一起長大的好兄弟,將來有什么一起扛!”一群孩子也叫道。

    “嗯!”小不點擦干了臉上的淚水,用力點了點頭,族人對他很好,讓他快樂長大,很開心,他的童年并沒有被仇恨充斥。

    當然,將來他必然要去那古國走上一趟,要去討個說法!

    “爺爺,我要變強!”小不點從來沒有像今天這般渴望力量,然而他在石村的修行到了頂點,沒有什么可學的了。

    而那個古國,統馭億萬里山河,無比廣袤,人口億萬萬,多的難以想象,必然是天才輩出,代代有人杰驚世。

    他的“小哥哥”,更是其中的璀璨驕陽,其光輝注定要照亮整片大地,自身為重瞳者,資質與上古圣人、神人等同,再加上得到了他的至尊骨,若是成長起來,簡直如天神一般!

    石毅現在快十歲了,必然已經名動皇都。

    面對這樣一個萬眾矚目、注定竟試與天比高、可與太古天階兇獸——真犼爭鋒的“小哥哥”,小不點還是很有壓力的。

    “變強……可惜了我族的傳承,這里是祖地,注定應該傳下最恐怖的骨文與寶術才對,卻都消逝在了歲月中。”族長一嘆,無比的遺憾。

    但緊接著,他的心臟又一陣劇烈跳動,摸了摸懷中的那塊骨,難以平靜下來。

    當眾人散盡,只剩下了石云峰與小不點以及那只金色的朱厭,族長無比鄭重,將小不點拉到柳樹下,道:“孩子,我沒有辦法教你了,你是真正的天縱奇才。但我這里有一塊骨,上面的符號繁奧程度,讓人看一眼就足以吐血。一直不敢給你觀看,怕你遭受重創,但現在實在沒有東西教你,只剩下它了,你若觀看,一定要小心啊!”

    老族長小心翼翼,自懷中取出一塊骨,瑩白而有光澤,像是一塊巴掌大的羊脂美玉,說不出的晶瑩,潔白而剔透。

    它雖然不大,但上面密密麻麻,也不知道雕刻上了多少符號,若隱若無間,仿若有諸天神魔的吟唱傳出,震的人心血翻騰。

    這令人震撼,明明只是一塊骨而已,剛一顯露,就這般的驚人。

    “別總是盯著,看一眼就向遠處望一會兒,不然會傷到自己。”老族長嚴肅的提醒。

    “嗯,族長爺爺,我知道的。”小不點接到手中,輕輕摩挲,感覺無比的瑩潤,清涼入骨,持在手中非常舒服。

    不需細說,這塊骨絕對有驚人的來歷,一看就不是凡物,像是記載了骨文一道的的無上真義。

    “吱吱……”拳頭大的金色朱厭,上串下跳,非常不安,一雙靈動的大眼瞪的溜圓,發出尖銳的叫聲,恨不得立刻奪到手中,它看到這塊骨后,非常不安與焦躁。

    “爺爺,你是怎么得到的,這塊寶骨似乎不簡單呀。”小不點詢問。

    “當然!”族長提起這塊骨,聲音都在顫抖,仰頭看向粗大而焦黑的柳樹,內心忍不住悸動。

    “與柳神有關?”小石昊驚訝。

    族長點頭,數十年前那個夜晚,電閃雷鳴,大雨滂沱,狂風怒號,暴到極致,許多大山都被閃電劈塌了,山洪如海,獸潮狂奔,恐怖的讓人發抖。

    柳樹沐浴雷海,繚繞著山岳粗的巨大閃電,萬千柳條化成一道道熾盛的神鏈,刺透了整片蒼穹。最后,它折斷,通體焦黑,從天而降,此外還有一團光,裹著這塊瑩白的骨,跟著一起墜落石村。

    “呀,是跟柳神一起從天外落下來的?”小不點吃驚。

    “是!”族長用力點了點頭,那個時候他還年少,目睹了這一切,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

    數十年來,石云峰多次持骨叩拜柳樹,進行祭祀,但是卻始終沒有得到柳樹的回應,甚至從來都沒有過神念溝通。

    在族長看來,也許柳神只對小不點感興趣,在石村內幾次開口說話,多半都與他有關。

    “柳神,這究竟是什么?”小不點開口,忍不住詢問。

    柳樹沉默,寂靜無聲,并沒有回應,粗大而焦灼的樹干宛如黑色的巨石般。

    “吱吱……”拳頭大的金色毛球,越來越渴望了,像是在努力回想什么,一雙靈動的大眼骨碌碌的轉動,它撲向瑩白的骨塊,想抱在懷中。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柳樹再次發出聲音,只有四個字,道:“原始真解。”

    求登錄帳號后的點擊,還有推薦票,謝謝所有兄弟姐妹,也請大家收藏本書支持下。

    .

    .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主力怎么洗融资盘 熊猫麻将ios 2020香港现场开吗 手机版江西多乐彩走势图 广东十一选五内部计划 辽宁11选5怎样玩能中奖 广东真人麻将 内蒙古十一选五 sizzler 时时乐 国际棋牌游戏 上海天天彩选4app 欢乐捕鱼人赢话费正版 炒股k线图入门教程 黑龙江省福彩36选7的中奖号 欧冠排名积分榜2020 白城老友一毛麻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