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六十二章 小不點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六十二章 小不點

    “四位老祖在此,是不會有事的,此前毅兒百骨斷裂,我想也只是讓子陵出一口氣而已。”另一位宗老很冷靜。

    石子陵提著戰矛,如一頭飛天神魔般橫空而來,一聲長嘯,體內一頭巨大的太古兇獸浮現,跟著他一起殺至。

    “咻!”

    石毅抬頭,雙目深邃,有日月轉動、星河隕落的景象,非常恐怖,而后射出兩道絢麗的光束,由符文組成,密密麻麻,激射向天空。

    他再次讓天地紊亂,干擾了石子陵施法,但是這一次卻無用,黃金戰矛一掃,天地共鳴,萬重金濤澎湃,鎮壓十方。

    “噗”的一聲,幾位宗老大口吐血,被掃飛了出去,石笠落地后更是踉踉蹌蹌,一步一吐血,險些將石毅扔出去,他身體劇顫,差點栽倒。

    “吼……”石子陵身畔,那頭太古兇獸亦發威,撼天動地,兇煞氣息如海,擴散向四方。

    四大宗老再受震動,又一次噴血。

    “再戰!”

    四人沖向前去,一起圍攻。

    幾人激戰,寶術沖霄,十方俱顫,這里光芒盛烈,石子陵如一尊金色的天神,在四大高手的圍攻下,縱橫沖擊,竟占據了上風!

    大戰到了白熱化,四位宗老全都血染衣襟,而石子陵卻越戰越勇,神輝滔天,壓迫的他們幾人要窒息。

    突然,一股恐怖的波動自石笠身上散發,宛若一個太古的神君出世,震動了茫茫天地,他的胸部在發光。

    “嗯?”石子陵一驚。

    這太突然了,這股恐怖的力量壓制了一切,竟定住了黃金戰矛,磨滅了石子陵身邊的那頭太古兇獸。

    石子陵眸子中神光暴漲,如兩道金色的閃電射出,震散了那種可怕的波動,手中戰矛再次發光,繚繞著大片飛符文,震懾四方。

    “轟!”

    金色戰矛向前刺去,洞穿天地,諸神的吟唱響起,是如此的真實,神圣無比,光輝灑落,這是以攻代守!

    石笠的攻擊真的很恐怖,他與石毅宛若融合在了一起,胸口發光,渾身都是復雜的紋絡,流轉諸天的奧秘。

    那種氣息太可怕了,震的另外三位族老都大口噴血,踉蹌倒退,讓他們心中駭然,這并非針對他們的,竟也如此。

    遠處,觀戰眾人如遭錘擊,皆身體劇震,不由自主倒退,稍近的一些人更是嘴角溢血,呼吸都要停止了,忍不住要膜拜下去。

    “是昊兒的至尊骨!”石子陵的眸光頓時冷到了極點,怒發沖冠。

    石笠背負石毅,兩人凝結在一起,強行催動那塊骨,竟發出了這種神威,震的的四方眾人無不駭然。

    然而,也只是這一擊而已,石笠的精氣神就被吞噬干凈了,承受不住,不斷咳血,身體打擺子,且出現一道道裂痕。

    至于他背上的石毅,胸部則傳出了喀嚓聲,他歸位的骨骼再次震開了,他遭受了重創與反噬,至尊骨還未真正長成,不應這般動用。

    石子陵渾身金光如火,蓬勃燃燒,占據滿了天穹,他的強大令幾人顫栗,竟然無恙,撐過寶骨的攻擊,向前逼來。

    “咚!”

    一步落下,天地抖動,他像是打開枷鎖的殺神一般,驅散祥和,渾身散發刺骨的殺氣,一矛向前掃來。

    三位宗老被抽飛,渾身是血,跌落人群中,再也沒有爬起來,骨頭也不知道裂了多少根,符文都難以凝聚了。

    至于石笠則迎來了石子陵極強的一擊,矛鋒閃耀,如一條金色蛟龍自天外飛來,穿透其護體寶具,帶起一大片鮮血。

    “噗”的一聲,他的小半邊身子炸開了,劇痛讓他顫栗,符文當即就被磨滅了,難以起效果,眼中寫滿了驚恐。

    石子陵如太古的神王般,沐浴光輝,一步向前,黃金矛鋒指向前方,想將石笠與石毅一齊洞穿,釘死在地。

    “子陵,該收手了。”就在這時,正西方的老祖動了,依舊盤坐,但是迅如閃電般,移到了近前,通體散發霧靄,身影模糊,探出一只手,抵住了那可怕的矛鋒,護住了那兩人。

    事實上,他們一直都在,自從石子陵夫妻踏入府中,他們就動了,鎮封了四方。

    最早時,石子陵進入族中,就感覺到了詭異的氣氛,覺察到了四位老祖的氣息,他那時已預感不妙。

    四人修為極深,難以探出底線,有他們在,想要憑借武力討一個公道太難了,他們也不知修行多少年了。

    “老祖,你就這樣主持公道嗎?”石子陵大喝。

    “我知道,你很委屈,族人對不起昊兒,但請你相信,我等一定會補償。”老祖說道。

    就在這時,霧靄彌漫,其他三位老祖也顯化在此,將他困在了中央,全都沉默不語。

    “我不服!”石子陵大吼,通體發光,手中黃金戰矛斜指南天,渾身爆發符文,動用了最強寶術,要進行一戰。

    眾人無不動容,敢與老祖爭鋒,這是族中多少年來頭一次,居然敢這般,石子陵的強大令人顫抖!

    “子陵你過了,若是執意一戰,別怪我們將你鎮壓!”一位老祖開口。

    “那就戰吧!”石子陵揮動戰矛,渾身璀璨,符文交織,太古兇獸沖起,寶術驚世,發動了最強攻伐。

    這天似乎都被撕裂了,茫茫一片,圣光耀眼,令人無法正視,全部戰戰兢兢,要在這種神威下跪伏下來。

    “鎮壓!”老祖出手。

    這個地方發生了最可怕的大戰,驚天動地,震撼人心,每一個人靈魂都在哆嗦,感覺陣陣恐懼。

    “我看不見……”石村,大柳樹前,小不點滿臉淚水,他看不到那場戰斗。

    “因為你還太小,看不清那種級數的戰斗。”柳樹傳音,混沌氣彌漫,這個地方依然一片模糊與朦朧。

    “我要看下去,要知道結果。”小不點攥緊拳頭,雖然知道那是早已發生過的事情,但心中仍舊很緊張。

    石府,光輝炫目,各種圣光齊舞,遮蔽天日,竟將整座府邸都覆蓋了,什么也見不到。

    “心有靈犀一點通!”最后,小不點的母親參戰了,抱著他,殺進戰場,與石子陵合力祭出寶術,震動皇都。

    可惜,小不點什么也看不到,入目盡是光,盡是寶術,絢麗的讓人心顫,整片天地都被神圣光輝染成了淡金色。

    最后,他應該是太虛弱了,伏在母親的懷中昏迷了過去,臨閉上大眼前,看到了戰場外的小哥哥。

    石毅雖然百骨斷裂,但是精氣神不曾減弱,重瞳深邃,正在盯著石子陵,有一種冷冽。隨后他又轉頭看向小不點,嘴角微翹,眸中有一種傲視天地的光彩,很燦爛,他只看了小不點一眼,就不去關注了。

    因為小不點奄奄一息,失去了至尊骨,此生已廢,不值得多關注。

    在隨后的很長一段時間里,小不點一直昏昏沉沉,在生死間徘徊,虛弱的不成樣子,生命似乎隨時會干涸,對于發生的事并不知曉。

    當他再次醒來時,已經到了一片蠻荒苦地,遠離了浩瀚古國,告別了繁華皇都,景象可謂天地之差。

    他們來到了一個占地很廣、但是卻非常破舊的莊園,這是石家中興之祖長大的地方,也算是第二祖地。

    “子陵,你真是了得啊!”一個須發皆白的老人拍著古舊的桌子,很是激動,也很氣憤,道:“我如果再年輕五十年,有你那樣的實力,也要去皇都大鬧一番,欺負我們這一脈無人是嗎?!”

    石子陵搖了搖頭,臉色多少有些蒼白。

    一個年齡很大的老人開口,道:“竟想也將你們發配到這苦荒之地,他們太過分了,你還這么年輕啊!”

    “是啊,說是第二祖地,其實有什么?荒涼而苦寒,根本不是什么洞天福地,不適合修行與久居!”

    破舊的第二祖地,地處荒涼的邊疆,只有那些犯了大錯、惹了大禍的族人才會被發配到此。

    “這是我與他們的約定,昊兒將在這里養傷。”石子陵道。

    “還不是一樣,就是被發配到了這里!”一位老人氣道,而后不解,詢問:“他們究竟給予你了什么?”

    “昊兒若能恢復旺盛的生機,他們立刻歸還至尊骨。”石子陵道。

    “孩子,你怎么能相信呢,這是拖延時間,昊兒如此病重,即便能活下來,也不可能再滋養至尊骨了!”一位老人捶胸頓足。

    這里除卻仆人外,共有四名特殊的老人,都是當年曾經威名赫赫的人物,輩分極高,只是犯下了大過,被發配到了這蠻荒苦地。

    若非擔心連累子嗣,他們早就逃走了,因為修為都極其恐怖,一晃過去多年,幾人都已步入暮年,生命無多了。

    “四祖背著所有人,私下給了我一張殘圖,說若能尋到我族真正的祖地,在那里也許可以令昊兒復原。”石子陵輕語。

    另一邊,他的妻子帶著憂容,抱著虛弱的小不點,美麗的面龐上很久不曾出現過笑容了。

    “什么,我族真正的祖地?”幾個老人都瞪圓了眼睛,那可不是一般的地方,有著太多的神秘與傳說,石族祖先就是從那里走出的,開創了無盡輝煌,立下一個古國。

    幾人都很激動,那祖地牽動了石族很多人的心,有著太多的神秘,據傳可以誕生神!可是礙于祖訓,與那里斷絕了聯系,最終想尋都尋不到了。

    “真的假的,別是欺騙你吧?”一位老人不太相信。

    “無論怎樣,我都要去一試,盡最大的努力讓昊兒復原!”石子陵臉色堅毅。

    “若萬一尋不到呢?”一位老人提醒。

    “那我就去找太古神山,走遍蠻荒,也要采摘到一株圣藥,決不能讓昊兒就此沉淪!”石子陵說道。

    旁邊,他的妻子點頭,美眸中充滿了堅定,抱緊了小不點。

    幾個老人都嚇了一跳,都開口,鄭重告誡。

    “子陵別亂來,太古神山可不是能亂闖的地方,也許會棲居有真犼、金翅大鵬這種無上的生物,會丟掉性命的!”

    石子陵一直在研究那張殘圖,不到萬不得已,自然不會進太古神山,寄希望于尋到祖地。

    “昊兒若是死了,我必然會與他們魚死網破,殺個天崩地裂!”石子陵眸光懾人,露出一種恐怖的氣息。

    “按照約定,昊兒應該留在這里養傷,他們這是不放心你啊,想掌握你的動態,怕你直接就殺回去。”一個老人說道。

    “我不會將昊兒留在這里!”石子陵自然不是那種死板的人。

    “這樣吧,別給他們借口,說不定你真能治好昊兒呢,我找個孩子代替,將來必須要取回至尊骨!”

    ……

    后來,石子陵夫婦歷經千辛萬苦,尋到了石村,見到焦黑的柳樹時,著實震撼,他們很強大,自然看出了此樹的不凡。

    但是,對于石村祖地其他的一切卻無比失望。

    一陣風吹來,霧靄漸散,柳樹下,小不點一個人孤零零的站著,滿臉的淚水。

    很長時間后,柳樹才傳音,道:“你感覺怎樣?”

    “我很心疼,父親,母親,而今你們在哪里?”小不點不斷落淚。

    “你果然是一個善良的孩子,沒有被仇恨激的失去理智而嚷著要復仇。”柳樹傳音,而后又開口,道:“你失去了至尊骨,就不恨嗎,而今的石毅必然光彩驚世,籠罩無盡神環,常人難以仰望。”

    小不點自然知道,石毅的前途注定遠超凡俗,光輝將照亮大地,那是可以想象的。

    他很平靜地開口,道:“不就是一塊骨嗎,至尊不是封的,不是一塊骨頭能決定的,而是自己一步一步闖出來的。”

    “既然你能說出這番話,那我就告訴你一個秘密。”柳樹很欣慰。

    “什么秘密?”小不點一怔。

    “可曾看到草木枯萎了又繁榮?”柳樹問道。

    為小不點打氣,求登陸帳號的點擊,還有推薦票,呼喚所有兄弟姐妹來支援,一起將本書頂起。感謝!

    .

    .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腾讯大盘 云南快乐十分台子 股票涨跌幅什么意思 浙江11选5前三直 赛车pk10定位技巧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 投哪网配资 福彩福建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dr是什么意思 福建11选五正规吗 真钱的棋牌麻将 河北20选5走势图乐彩 pk10三码必中规律 十一运夺金开奖查询 安徽25选5开奖视频 天津十一选五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