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五十九章 發狂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五十九章 發狂

    熾霞綻放,一位老人祭出一串骨珠,顆顆大如鵝卵,散發晶瑩寶光,宛若一片星辰自域外飛來,能量波動嚇人。

    它們構建出一片星辰圖,紋絡蔓延,像是一片星河垂落,氣息磅礴,當即就將石子陵籠罩在了下方。

    “給我開!”

    石子陵大喝,滿頭黑發狂舞,手中長矛一揮,黃金光滔天,震撼了這片蒼穹。他的眼角都崩開了,有血淚淌落,幼兒遭此厄難,讓他的心都在滴血,現在誰擋他殺誰!

    寶術驚天,隆隆咒言自鳴,宛若諸天神明在禪唱,灑落無盡神圣的光輝,將這里籠罩,那橫空的星辰圖直接炸開。

    “碎!”

    石子陵大喝,手中長矛一挑,原始符文成片,向前沖擊,黃金色的光芒將前方淹沒。

    在喀嚓聲中,那一串雪白的骨珠一顆一顆的炸碎,強大的符文之力全部消散,化出一片汪洋般的神光,擴散向四方。

    諸多宮殿當即飛了起來,像是落葉般,在這種狂暴下微不足道,而后又在高空中粉碎,化成塵埃。

    這樣一串骨珠乃是罕見的強大寶具,就這樣被戰矛擊碎,化成神精,消散于天地間,讓諸多族老都心疼。

    石族身為皇親,被封王侯,雖然很強大,但稀珍寶具也不是這樣隨便糟蹋的。這個老者嘴角淌血,身體劇震,骨頭折斷多處,橫飛而起,撞在了一座巨宮上,令那里崩碎,煙塵一片。

    “子陵住手,都是自家人,不要大動干戈,傷了和氣!”

    一群老人從塵埃中走來,灰頭土臉,粘著血跡,他們臉上有怒容也有震驚,這個子侄太強大了,直追其父啊。

    “傷了和氣?我兒體內至尊骨被奪,生命垂危,而惡婦一脈卻依舊活的很好,這就沒有傷和氣嗎?!”石子陵怒發沖冠,渾身的黃金光更盛了,照耀的這片天地都一片通明,像是有神火在燃燒。他聲音很冷,大聲斥道:“你們雖然是我叔伯,但都不是我的對手,除卻惡婦一脈外請退開,不然別怪我出手無情,大開殺戒!”

    “你……”有人浮現怒容。

    “子陵有話好說,有什么不能坐下來談呢?”一位老者勸道。

    “還有什么可談的,你們已經做出決定,為惡者被保護,受害者卻要一個人獨自舔舐傷口?我兒現在能否活下去都兩說,你們讓我坐下來?那好,將那惡婦還有石毅給我剁了!”

    “放肆,這是十幾位宗老做出的決定,你難道要反出去嗎?”一個老者大喝,手持一把羽扇,竟繚繞著風雷,用力一扇,宛若雷神降世,當即有無盡紫芒撲了過去。

    “你是石毅的叔爺?”石子陵的腳步壓根就沒有聽過,始終在向前沖,這個時候一聲長嘯,雙目噴薄出無盡的熾盛電芒,同樣是一片雷霆,但卻是金色的。

    “喀嚓!”

    頓時雷鳴震耳,這片天地都被電芒擠滿,發生了劇烈的大爆炸。

    那個老者手中的羽扇直接崩開,當雷光盡退時,他整個人焦黑,頭上冒青煙,生死不知,而后又被石子陵眸子中射出的一道熾盛金光劈的飛起,撞進一座宮殿中,再也沒有起來。

    所有人都倒吸冷氣,石子陵太強大了,不愧為一代奇才,這種手段,這種如戰神般的雄姿,讓老輩人物都黯然失色,根本無法與之爭鋒。

    “老十五真是生了一個好兒子啊。”有人輕語。

    十五爺的強大在皇都是出了名的,兩箭射死一頭太古遺種——鸞鳥,誰能做到?一身修為驚天動地!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敢在百族戰場射殺血脈很純凈的貔貅的幼崽。很多老輩人物都猜到了十五爺的用意,他是要用真正的貔貅真血為孫子洗禮肉身。

    現在其子一樣的強勢絕頂,一身實力震動皇都,老輩人物都不是對手,宛若一尊黃金戰神般,怎不令人心顫。

    可以說,若非是另一脈出了一個石毅,天生重瞳,擁有上古圣人、神人之資,未來必然是石子陵在族中挑大旗。

    事實上,即便出了一個石毅,石子陵一脈也必然要崛起,誰都掩蓋不了光芒,因為其幼子天生至尊骨。

    可惜,最終卻是這個結果,讓人扼腕長嘆。

    轟隆!

    石子陵大步向前,每一步落下,大地上都會崩發出許多條巨大的裂縫,像是一個黃金巨人在出行,無物可擋。

    “縛!”

    一個老人大喝,手持一根藤條,這是一株強大的植物生靈化成的寶具,通體黑褐色,但是現在卻瑩瑩發光。

    轟的一聲,這片宮闕間的地面被穿透了,一株又一株靈藤沖起,都散發著寶光,宛若一條條蛟龍,瘋狂沖向石子陵,要將他纏縛。

    “小道爾,你們這一脈的人,擋我者死!”石子陵大喝。

    他龍行虎步,威勢滔天,滿頭發絲剎那暴漲,根根晶瑩,而后散發出黃金光芒,像是太陽神般,令他整個人都無比璀璨。

    “轟!”

    這濃密的黃金發絲,如瀑布般傾瀉,沖向這邊來,摧枯拉朽,將所有發光的靈藤全部絞碎,而后更是擊在了那個老者手中的寶具上。

    “噗”的一聲,那根寶藤直接炸開,燃成了一片灰燼,這種強勢手段驚的一群人目瞪口呆,通體發涼。

    “滾開!”

    石子陵喝道,手中長矛一揮,噗的一聲鮮血飛濺,直接將這個老者挑飛,撞碎一座假山,鮮血噴涌。

    “子陵你入魔了,快快住手!”一群老者大喝。

    “如果為我幼子討一個說法也算入魔的話,今日我不妨墮落成魔!”石子陵大吼,滿頭發絲狂舞,沐浴在熾盛的金光中,大步向前沖去,無人能與之爭鋒。

    黃金戰矛揮動,鮮血不時濺起十幾尺高,誰敢阻擋,直接就格殺,這令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倒退,臉色發白。

    “布下符文,鎖住這片天地,將他鎮壓!”

    這個時候,已經進入了石毅一脈的居地,他們這一脈的人焦急,以寶骨等布下殺陣,鎮壓石子陵。

    “我看誰能擋我!”石子陵如一個蓋世魔王般,此時渾身殺氣沖霄,眸子中的光芒驚的一群老輩人物都戰栗,全都在后退。眸光所向,竟然沒有一個人敢與他對視,石子陵持戰矛一步就是數十丈,向前轟殺,對方這一脈的宮殿成片的崩碎。

    “鎮殺!”

    寶骨發光,一片又一片符文在地面交織,在空中密布,形成天羅地網,將要石子陵鎮壓在當中。

    “吼……”

    石子陵發狂,亂發怒沖向天,如同神焰在燃燒,軀體爆發無量光,他宛若黃金鑄成,頂天立地,用力揮動手中戰矛。

    當下,諸天神明的吟唱再次響起,無窮的力量洶涌,寶術驚天,他像是一尊金色的天神般,橫掃四方。

    “轟!”

    這里發生劇烈的大爆炸,亂石崩云,神光如瀚海,向外擴散,石子陵戰意沖霄,舞動神矛,將這個地方打到崩碎,所有寶骨全都炸開了。

    “都給我去死!”

    他手中的黃金戰矛一揮,參與布陣的人如稻草人般飛起,而后成片的倒下,血液四濺,無人能擋住他的步法,他一往無前,大步前行。

    石子陵的妻子抱著幼子,渾身流動晶瑩光輝,跟在后方,一路相隨。

    小不點很迷茫,看著前方那如天神般的身影,不斷張開小手,向前伸去,感覺很親近,口中咿呀的叫著,但是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她的母親鼻子發酸,美眸蘊淚光,曾經早慧的孩子是那樣的靈動,現在居然退化成了這個樣子,讓她非常難過,心都在淌血。

    “阻住他!”許多人驚悚大叫。

    石子陵入魔了,徹底發狂,讓他們恐懼,這是要將他們斬盡殺絕啊。

    “給我殺,殺了他!”

    身為王族,自然有很多仆人,更有諸多死士,這一脈的人怕石子陵回來與他們清算,自然有所準備。密密麻麻的人沖來,全都是高手,悍不畏死,欲行蟻多咬死象之事,想將石子陵活活累死,而后鎮殺。

    “土雞瓦狗!”

    石子陵無所畏懼,他將戰矛插在地上,運轉最強寶術,這一刻他像是被祭祀的神明般,氣息神圣而恐怖。

    一聲驚天巨響發出,無量神光迸發,他像是屹立在世界中央,日月星河圍繞著他轉動,一頭巨大的兇獸浮現,橫掃四方。

    “嗷吼……”

    獸嘯震耳欲聾,這是一種驚世寶術,這頭模糊的太古兇獸瘋狂肆虐,橫行無阻,一爪子落下必有數十人喋血。

    這個地方成為了一片屠戮場,那龐大的軀體勇猛無敵,騰躍間,一百多名強者被快速擊殺,其余的人膽寒。

    這種恐怖手段讓人寒毛倒豎,一個人而已,對抗敵對一脈如此多的強者,駭人聽聞。

    “轟!”

    最終,石子陵自己也出手了,他渾身散發萬丈金光,通天動地,向前橫掃而去,其余的人全部橫飛,血液飛濺。

    短短一瞬間,前方場地空了,再無一人阻攔,全部被解決掉。

    “子陵,殺夠了嗎,氣可出了出了一些?”前方一群人出現,說話的正是“老五”,渾身赤霞澎湃,宛若一尊涅槃的血凰,而眸子是金色的,跟兩盞金燈似的。

    在他的身邊有一個孩童,頭角崢嶸,天生雙瞳,年歲雖然不大,但那種氣度、那種冷靜與沉著讓大人都自愧不如。

    石毅得到至尊骨后,更加不凡了,眸子開闔間,神光流轉,舉手投足,竟隱約間有了一種可怕的威嚴。

    他還年幼,就有了一種很非常可怕的氣勢,仿佛注定要凌駕蕓蕓眾生上、俯視萬靈般,現實一尊神明降世。

    “不夠!”石子陵冷聲回應,回頭望去,小不點大眼無神,奄奄一息,讓他心痛,手持戰矛點指前方,道:“除非讓我兒復原,否則血債血償,你們行如此惡毒之事,天理難容,斷我兒一根至尊骨,就用百根骨來還吧!”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湖南体彩赛车今天开奖号码 股票推荐微信群 熟客温州麻将安卓版下载 时时乐开奖走势图 体彩6十1预测专家预测 江西多乐彩票开奖 九游棋牌是上市公司吗 李嘉诚关于理财 江西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五不中规律公式公开 专业理财平台 电竞英雄时时乐稳赚方法 青海西宁快3开奖结果今期 最新内蒙古11选5任选基本走势 追光娱乐棋牌官网 体育彩票大乐透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