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五十八章 石子陵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五十八章 石子陵

    宏偉的府邸,殿宇成片,氣勢磅礴,宛若一片天宮矗立在人間,在夕陽下染著一種金色的光輝,莊嚴而肅穆,讓人竟有一種朝圣的心境,要去膜拜。

    然而,在瑞氣蒸騰、恢宏壯闊的建筑群中卻是波濤暗涌,蘊含殺機。一座巨大的殿堂中,氣氛緊張,十幾位老人端坐,成片的符文閃爍,隨時會爆發。

    小不點生命垂危,至尊骨被挖,這件事震動了高層,這些老人被拉了出來,都是輩分極尊的人物,這種事不能瞞著他們。

    十幾人平日都在閉關,根本不理紅塵中事,甚至有的老祖已經二三十年不曾出現在族人眼前了,但一樣被驚擾,被請出洞府。

    “一個天生至尊,居然在族中被加害了,反天了嗎?還商量個什么,立刻將毒婦凌遲處死!”一位老人震怒。

    “她的祖父還有族人都不簡單,一向強勢,這樣一聲不吭的處死,會有很多麻煩,皇都內將議論紛紛,風言風語,而解釋的話,至尊骨必然泄露于世。”另一位老人平緩的說道。

    “就是人皇做出這種事,也要對天下人有個交代,就更不要說她家了。你是否想包庇,人情大于道理,想徇私枉法嗎?”對面的老人冷漠的問道,眸子中浮現日月星河,透出的氣息將桌子都絞碎了。

    大殿中,符文密布,閃電交織,非常的恐怖,火藥味濃重到了極點。

    小不點奄奄一息,也在此地,被人抱在懷中,以自身旺盛如海的神曦護著,滋養其生機,避免他太虛弱而死掉。

    “自然會處置她,可以放在后面來論。現在的重點是至尊骨,不容有失,該是我石族的至尊,決不能因此而消逝。”滿身赤霞、如沐浴在天火中的老人開口,目光迫人,沉著冷靜。

    “老五,你什么意思?”如黃金獅子般的老人喝問,騰的一聲站起身來,道:“當然要挖出來,重新接續在昊兒的體內,這是屬于他的,誰也別想占有!”

    “取出來就很難立時接續上了。”

    “難道只因為毅兒是你那一支的人,就要袒護到底嗎,至尊骨該是誰的就是誰的!”

    兩人間神曦閃爍,殿中如山海咆哮,隆隆而鳴,整座神圣殿堂都在搖動。

    “四哥,并非我徇私舞弊。”如血凰般的老人站起身來,指向小不點,道:“你們看,這個孩子這般虛弱,即便每日服食寶藥,也難以復原,怎么滋養的了至尊骨?”

    此語一出,爭吵聲頓時變少了,很多人都不再說話,這是一個事實,小不點能否活下來都還兩說呢。

    “依我看,寧可不要至尊骨,也要正族規,將那母子二人都斬了!”脾氣最火爆的老人開口。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嚇了一跳,族中失去了一位至尊,難道還要讓重瞳者也殞落嗎?

    “二哥息怒,毅兒還是一個無知的孩子,這件事與他無關,他擁有上古圣人、神人的潛質,將來必將傲視萬族,不應牽連到他啊。”有人勸解。

    “無知的孩子?你們看他哪點像!回來后要死要活,以刀斬頸,言稱若是殺了他娘,他就跟著一起死。這等罪孽,你們還要放了那個惡婦嗎,要依著他嗎?”老人冷聲道,渾身光華璀璨,如滿天星辰般,流轉恐怖能量。

    “如何處置惡婦,這件事先壓一壓,稍后決斷,現在先討論至尊骨。”

    殿中很多人沉默,事已至此,他們決不能容忍兩個孩子都被廢掉,最強大的血脈必須要延續下去。

    “至尊骨已植入毅兒的體內,現在結果如何?”就在這時,身份最古、已經有三十年不曾出過洞府的老人倏地睜開了眸子,像是兩輪金色的太陽出現,熾盛的光芒迸發,且隆隆轟鳴,懾人之極。

    眾人頓時安靜了下來,不再爭吵。

    “已經與毅兒融為一體,得其血肉滋養,不分彼此,結果令人震驚,像是本就在他體內誕生的。”老五開口。

    眾人心中震動,無不動容。竟然成功了,重瞳者若是再加上至尊骨,將來會達到何等高度?那種成就簡直不敢想象!

    “過幾日再論,今天先到這里吧。”另一位老人開口,同樣輩分很古,也有二三十年沒有露面了。

    眾人點頭,如黃金獅子般的老四,還有那位脾氣最火爆的老人,相視默然,他們知道,族中不會允許至尊消逝、重瞳者滅亡。

    數日后,消息傳來,至尊骨在石毅體內無恙,被一團強大的生機裹著,基本算是熔煉為一爐,化作一體了。

    “可恨!”老四低吼,他知道無力回天了,這意味著什么不言而喻,懷抱著虛弱的小不點,他感覺很不好受。

    小不點氣息微弱,雙目暗淡無神,雖然被族中的強者以自身精氣滋養,但是卻難以復原,所有人都心中一嘆。

    族人尋來很多靈藥,但都無用,難以康復,他的小臉越來越蒼白,不斷咳嗽,時常會瑟瑟發抖,渾身冰冷。

    半個月后,他的情況更糟糕了,大眼睛沒有了一點光彩,病懨懨,像是隨時會死掉。

    而且,每到午夜,小不點的骨骼就會噼啪作響,整具小軀體都縮短了,失去了一身的精氣神,整個人發生了嚴重的退化。

    明明八九個月大,但因受損嚴重,軀體劇變,像是小了幾個月,他的身體一天比一天糟糕。

    “你是……我的四太爺嗎?”小不點躺在小床上,睜開無神的大眼睛,虛弱的問道。

    他不斷的退化,體內像是有一個無底洞,吞噬其血精,化其骨骼,人像是只有幾個月大了,而且不復以前的靈慧了,幾乎快認不出身邊的人了。

    老人心疼,不斷輕拍,哄他入睡。

    “我怎么快記不起身邊的人了,越來越模糊……”小不點努力想憶起,但眼中卻越發的迷茫了。

    明明是一個聰慧活潑的孩子,現在卻成了這個樣子,讓很多仆人都跟著心酸,不忍目睹。

    數日后,他說話都吃力了,大眼中沒有了一點光芒,看著站在床邊垂淚的那個小女孩,迷惑的問道:“小姐姐,你是誰?”

    漂亮的小女孩抹去眼淚,輕語道:“我是阿蠻,小少爺你怎么不記得我了?”

    “阿蠻,好熟悉,我怎么想不起來了?”小不點努力回想,大眼睛無神的看著天花板,失去了往昔的靈動。

    小女孩哭泣,怕別人聽到,捂著嘴巴,大眼中淚水成串的滾落,最后輕語道:“我聽到四祖自語,你是至尊,誰也比不上,可是被人害了。”

    “我是至尊……”小不點喃喃。

    “是的,你是至尊,天生的至尊,小不點你一定要好起來啊!”小女孩哭道。

    “我會的,我是至尊,會好起來的。”小不點輕語。

    “呀,我想起來了,你是阿蠻姐,給我講過很多故事,還說要帶我去看赤羽鶴,對我可好了。”小不點突然想起了小女孩是誰。

    “嗯,小少爺你一定要記住,你是至尊,還有不要忘了,我是阿蠻,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小女孩哭著叮囑。

    “嗯!”小不點用力點頭,而后像是又想起了什么,道:“我好像又有點記憶了,還有一些小哥哥小姐姐呢,怎么沒有來。”

    “其他下人的孩子沒法來這里,石斌少爺……他們都去修行了。”小女孩勉強笑道。

    這些日子來,族內其他孩子漸漸來的少了,直至不出現。而以前的族叔、嬸嬸,也幾乎見不到了,不再來照看他。

    小不點日漸虛弱,已經不是那個聰慧、耀眼、注定要崛起而成為至強者的孩童了。

    族中沒有人說什么,不會那么淺薄,但是卻走動少了,更加顯得冷漠,不過這么小的一個孩子并不懂這些。

    終于,小不點越來越虛弱,退化到了一個極其嚴重的地步,連阿蠻與四太爺都認不出了。

    “小少爺,你要記住啊,你是至尊,也不要忘記我,我是阿蠻啊。”漂亮的小女孩站在床邊孩哭泣,大眼紅腫。

    可是小不點已經說不出話來,不知道如何開口講話了。

    一個月后,石子陵回來,并沒有尋到十三爺,且進入府中立刻就感覺到了不對勁,氣氛怪異。

    “昊兒呢?!”他喝問。

    當夫妻二人見到小不點時,震驚到發顫,這還是十個月左右的孩子嗎,為什么這般虛弱,如此瘦小?眼睛沒有一點光彩,曾經的靈動與慧光呢?

    虛弱的小不點見到夫妻二人,下意識的張開小手,沒心沒肺的笑,像是感受到了一種親情與溫暖,想讓他們抱。

    “昊兒!”石子陵嘶吼,眼睛差點崩出血來,老父失蹤,幼子遭劫,他恨欲狂。

    “我的孩子,你這是怎么了?”小不點的母親幾乎要昏厥過去,一把抱起了他,緊緊的摟在懷中。

    “子陵,是我對不起你們夫妻,沒有照顧好昊兒,我不該讓別人喂養他啊,你們來懲罰老頭子吧!”黃金獅子般的老人痛聲說道。

    “到底怎么回事?!”

    當石子陵得悉真相后,恨欲狂,滿頭黑發倒豎,提著一桿黃金戰矛,渾身繚繞符文,戰氣沸騰,轟的一聲,一矛就挑飛了一片宮殿,徑直殺向石毅那一支脈的居地。

    “老十一息怒,有話好說,我們會給你一個交代!”一群人聽到動靜,迅速沖來。

    所謂的排行第十一,并不是有十個親哥哥,而是在族中這一代中排行第十一,只是為了顯得親密,家族融合,才這樣排序。

    “滾!”石子陵眼睛立了起來,黃金神矛一掃,符文漫天,像是瀚海洶涌,怒擊蒼天。

    轟隆一聲,一群人全都飛了出去,全部口吐鮮血,根本擋不住,護在身上的紋絡全都炸開了。

    石子陵如一個黃金戰神般,沐浴滔天的黃金神焰,手持戰矛,大步向前走去,眸子中神芒迸射,聲音無比寒冷,道:“誰敢擋我路,我便殺誰,不管他是誰,什么來頭!”

    “老十一,不要沖動!”一個青年男子開口,阻在前方。

    “沖動?哈哈哈……”石子陵狂笑,眸光冰冷,喝道:“你是毅兒的親叔叔是吧,欺負我們這一脈無人?滾!”

    他手中黃金戰矛向前刺去,神光萬重,無盡符文,構筑成一桿又一桿光化的戰矛,散發滔天光霧,飛向前去。

    “噗!”

    對面那個青年出手了,但是根本擋不住,兵器折斷,寶具破碎,而后被一桿黃金神矛洞穿胸膛,飛向遠方。“咚”的一聲,插在了一座巨宮的門樓上,大口咳血,他眼中滿是駭然之色,他們的差距太大了。

    “子陵,不要亂來,惡婦交由你處置,但毅兒還是一個孩子,你不能殺他。”一群老人出現。

    “都給我滾,我兒受苦難時,你們都在哪里?她斷我兒一根骨,我斷她兒百根骨!”石子陵怒吼,眼中含著淚水。

    回到族中,見到過去可愛而聰慧的兒子竟變成了那個樣子,讓他的心在抽搐、在滴血。

    “轟!”

    石子陵手中黃金戰矛一劃,寶術驚天,宛若諸天神明一起吟唱,隆隆咒言自鳴,震耳欲聾。

    那阻擋在前的幾位老人全都被震飛了,口中狂噴鮮血,無比駭然。

    張子陵想到自己的兒子,心如刀絞,小不點太可憐了,本是至尊,卻被人奪骨,他一邊落淚,一邊要大開殺戒。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棋牌游戏开发? 熊猫四川麻将官方版 四肖期期 微乐江西麻将下载手机版 jdb财神捕鱼平台 血流麻将怎么胡的多 nba球员身高一览 宝博棋牌安卓版下载 华正新材股票 神来棋牌2018下载 平特三连肖至尊高手论坛 上海时时乐杀号定胆 22选5河南最新开奖时间 浙江20选5开奖规则 双码是双数吗 科乐吉林麻将苹果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