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五十七章 痛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五十七章 痛

    “娘……”小不點喃喃,在昏迷中發出微弱的呼喚,只有母親才是最好的,不會傷害他,最溫柔。

    他的娘親離開時,他才幾個月大,僅有那么一點模糊的印象,可現在卻成了他最為渴望的溫暖,想躺在她的懷中熟睡。

    淚水不斷從他蒼白的小臉上滑落,他縮成一團,身體在瑟瑟的哆嗦著,在昏厥中向冰冷的床角蜷縮。

    另一邊的玉床上傳來悶哼聲,石毅年齡雖幼小,但是卻沒有恐懼,重瞳有神光隱現,他咬著一塊軟木,滿頭冷汗,在劇痛中堅持。

    “好孩子,一定要忍住,過了今日你將沖天而上,沒有誰能阻擋你崛起的腳步,你將是這片大域最耀眼的天驕。”少婦將握住幼童的一只手,讓他汲取溫暖,對抗那種劇痛,她很緊張,但眼中卻也閃過了無盡的熾熱。

    那團光源上符文無窮,密密麻麻,流轉諸天奧秘,繁復難明,令人陣陣心悸,面對它時竟忍不住要膜拜。

    少婦眼中瘋狂,更加確定,這樣做值得,哪怕被發現,被清算,但只要植入毅兒體內也值了。這塊至尊骨才開始生長,就已經有這般威勢,若是將來成長好,那還了得!

    太古的金翅大鵬、真犼,那可是敢屠神的存在,至高無上,而天生至尊則能與它們一戰,將來誰與攖鋒?

    “快了,就要好了,毅兒堅持住!”她不斷的打氣與鼓勵,滿臉的溫柔,讓石毅放松,挺過這道難關。

    光源璀璨,里面如沉睡著一尊天神,散發出一道道神環,映照的整間密室都一片絢爛,神圣光輝灑落,宛若來到了神界。

    石毅的胸膛內被炫目的光輝填滿,他掙扎的越發劇烈了,發出野獸般的嘶吼聲,無比的痛苦,滿身都是汗水。

    “你小心一點,不要傷了我家毅兒!”少婦臉上浮現戾氣,對黑影喝道,她越發的緊張與害怕了,生怕失敗。

    “記載雖然詳細,但這畢竟是至尊骨,移植起來太過兇險,一個弄不好,它若是爆發,你我都可能會葬身此地。”幽靈般的黑影低沉的說道。

    “我不管,我只要成功,既然骨書有記載,有先例在前,我們沒有道理不能成功。”少婦低喝,姣好的面孔有些扭曲,她抓住石毅的手,道:“都是石家的血脈,同根同源,成功率應該會更高,毅兒挺住!”

    黑影低吼,而后整片密室都沸騰了下來,絢麗的神輝綻放,彌漫到了每一寸空間。

    熾霞爆發,雷山降臨,閃電飛舞,神音隆隆,各種奇異景象浮現。

    最終,瑞光內斂,符文凝聚,化成唯一至尊源骨,沒入石毅的胸腔內。黑影迅速動作,符文沖出,令那傷口愈合,為其止血生肌。

    “好了!”

    一聲低吼,密室中徹底安靜了下來,奇異場景盡退。

    “好孩子,你是娘的驕傲。從此以后,沒有人可以阻擋你的腳步,這片大地都將在你的腳下顫栗!”少婦激動無比,抱著石毅的一條手臂,臉上寫滿了歡喜,眸子中的光芒火熱無比。

    她取過柔軟的被子,小心翼翼的為昏過去的石毅蓋上。最后站起身來,忍不住大笑,有些瘋狂,有些歇斯底里。

    “大娘……我冷。”蜷縮在冰冷的床上、瑟瑟發抖的小不點,被這種笑聲驚醒,胸口劇痛,臉色發白,虛弱的呼喚。

    少婦霍的轉身,沒有去取被子,而是盯著他看了又看,無憐憫,目光有點冷,對那道黑影開口,道:“將他體內殘留的真血取盡,滋養毅兒體內的至尊骨。”

    生長至尊骨的部位,有對應的真血,用以孕育那塊獨一無二的原始寶骨,神性驚人。

    “若是取出的話,這個孩子多半活不過兩歲。”黑影說道。

    “兩歲?有個一年半載就足夠了,在此期間,什么事都有可能發生。”少婦冷淡的說道。

    黑影聞言,不再多說,取出一個玉罐,動用秘法,符文閃爍,開始取血,頓時蒙蒙光輝再次亮起,令密室一片神圣。

    “立刻施法,用這罐寶血滋養毅兒的身體,盡快與至尊骨融為一體,不分彼此。”少婦很急迫。

    “最好循序漸進,慢慢來。”黑影提醒。

    “無妨,毅兒生有重瞳,豈是一般的孩子可比擬的。而且,早點融為一體,我也安心。最起碼,半年內即便有人發現,也無法移植至尊骨,過于頻繁必會枯死。”

    “好冷……”小不點又昏迷了過去,嘴唇都發白了,小小的軀體蜷縮在床角,不斷地哆嗦。

    當一切結束后,密室中靜了下來,那道黑影離去了,整片空曠的地宮顯得有些陰森。

    少婦一個人走來走去,皺著眉頭,在思忖如何交代,族中應該無人發現小不點體內有至尊骨的秘密才對,除非天天抱著他,而且修為極深的人才會有感應。符合條件的人,只有他的父母,而今他已經八九個月大了,早已不用人抱。

    “毅兒天生重瞳,能堪破諸多本源,別人沒有這樣的能力,不應發覺!”少婦舒展開眉頭,思量今后的事。

    “那對夫妻若是死在貔貅的爪下,或者因其他原因殞落在外面,一切就完美無瑕了。”她輕聲自語,嘴角有一絲冷意。

    “轟!”

    突然,恐怖的響聲傳來,地宮塌了,出口被人以巨力破壞,一位須發皆白、但是極其雄壯的老人沖了進來,渾身光芒萬丈,如同黃金神火在燃燒。

    少婦一驚,那地宮入口不是一般人可以強行破開的,唯有族中的至強者才能做到。

    神霞噴薄,瑞光萬道,一個老人如怒獅般闖進密室,見到眼前這一幕后,目眥欲裂,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咆哮:“賤人,好一個毒婦!”

    這是族中兩個主事的老爺子之一,輩分極尊,實力至強,平日不怎么露面,一直在古洞內修身養性,參悟妙理。

    石昊的父母將孩子托付給了他與另外一人,只有他們知曉其體內有至尊骨,被列為了絕密。

    原本由他與另外一個老爺子照看,確保石昊無恙,但他們畢竟年歲大了,又是男性,不怎么會照料孩子,這才同意小輩人幫忙看護。

    族中向來和睦,幾個孫兒輩的媳婦都很盡力,這幾個月來將小石昊養的白白胖胖,水嫩漂亮,讓他們放下心來。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今日會發生這等慘事。

    這個老人一直很用心,遣出高手跟著小不點,今日少婦帶著兩個孩子去看太古神禽后裔,去的時間過長,而遣去的高手更是慌張趕回,告知一行人進入地宮,打不開那道門,他這才震驚,極速趕來。

    “你這個毒婦,我要殺了你!”老人須發都在發光,如一頭黃金獅子般,瞬間撲了上來,像是捏小雞仔似的,揪住她的脖子,一把拎了起來。

    少婦雖然很修為極高,實力非常強大,但是與這個老人比起來,那就什么都算不上了,當即就臉色發白,渾身符文要爆碎了。

    “四太爺,不要殺我娘!”石毅已被吼聲驚醒,取過床頭的那把銀刀,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當即就出了一道血痕。

    “你……小畜生!”老人暴怒。

    “四哥,先放下她吧。”又一個老人走了進來,渾身散發赤霞,如一頭老火凰般,雖已年邁,但卻精神矍鑠,兩只眼睛跟金燈似的。

    “老五,你什么意思,這是你那一支的后人,就想徇私寬恕嗎?”黃金獅子般的老人喝問。

    “四太爺,求你不要殺我娘!”另一邊,重瞳的石毅再次開口,銀刀沾血,劃傷了脖子。

    “看到了吧,我們失去了一個至尊,難道還要再眼睜睜的看著另一個重瞳的孩子死掉?在上古,這可是圣人、神人!先放開她,慢慢計較。”如血凰般的老人說道。

    “轟”

    黃金獅子般的老人猛力擲出,將少婦摔在了對面的墻上,發出一聲巨響,震落下很多石塊,讓她好半天都沒站起身來。

    “子陵,我對不起你們夫妻二人啊,沒有照顧好昊兒,讓他受到了天大的委屈與磨難。”老人仰天怒吼。

    “四太爺……我冷,疼。”蜷縮在冰冷床角的小不點,虛弱的開口。

    “好孩子,都是我不好啊!”老人一把將他抱在了懷中,眼淚差點落下,運轉寶符秘力,散發瑞霞,將他裹住。

    “至尊骨呢?”渾身赤紅、神輝澎湃、如血凰般的老人問道。

    少婦臉色蒼白,站起身來,沒有說話。

    “太爺,在我體內。”石毅扔下銀刀,平靜的說道。

    如血凰般的老人聞言,眸子中露出奇光,久久沒有說話。

    抱著小不點的老人,聞言更怒了,寒聲道:“我石族有祖訓,不得自相殘殺,要團結在一起,一致對外。不然何以從一個村落般的祖地走出,打下這片浩瀚疆土,統御億萬子民,坐擁人皇位,而封王侯者更是不計其數。你這婦人,太狠毒了,族規容不得你!”

    “事情有些復雜,涉及到了至尊骨,這是族中最高機密,不能泄露出去。這里不是說話之地,我們先回去再說。”旁邊的老人開口。

    “老五,你想包庇不成?!”如同黃金獅子般的老人喝問。

    “無論如何,天生至尊不容消失,回府中再議。”散發赤色光輝的老人說道。

    “即便現在我不出手,子陵回來也不會善罷甘休。依照他的脾氣,不將你們這一支斬盡,也要屠掉十之八九,不給他一個公道,他是不會咽下這口氣的!”宛若黃金獅子般威猛的老人這樣說道。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捕鱼无限内购破解安卓 平码固定规律 捕鱼大亨下载电脑 武汉赖子麻将ios 西甲赛程新浪 手机麻将开挂 新天药业股票 广西友玩麻将下载安装 股票投资收益 多多棋牌官方app下载 北京11选5走势图top10 网上做什么项目赚钱 天天彩选4开奖走势图 美女捕鱼游戏手机版 天天爱海南麻将 南粤36选7 12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