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十六章 服軟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十六章 服軟

    狽風剛要站起身來,石昊如一頭幼鵬般凌空飛來,而后一腳落下,踏在了他的胸口上,眼睛很亮,俯視著他。

    “轟”的一聲,山地都輕顫了一下,強大的少年狽風一下子又仰躺了下去,沒能起來。沒有人會懷疑小不點腳部的力量。

    狽村的人震驚,狽風這個天資出眾的少年,讓族人都敬畏,不曾想就這么敗了,而且是被一個幼小的孩子戰敗。

    狽村很多人彎弓搭箭,就要射殺石昊,進行救援。

    石飛蛟等人大怒,也都張開巨弓,要對射,進行一場混戰。

    “呼”的一聲,石昊揪住狽風的衣領,將他硬是提了起來,擋在身前,對著狽村的人,護住了自己。

    狽風大怒,平日陰沉而冷靜的他再也克制不住,今日真是一場奇恥大辱,被這樣一個毛孩子抓住,真比殺了他都難受,奮力掙扎,拳頭轟向小不點。

    石昊雖然對敵經驗不足,但是手疾眼快,另一只手清輝溢出,符號轉動,啪的一聲后發先至,拍在了狽風的胸口,讓他身體劇震,口中鮮血涌出,拳頭失去了力氣。

    小不點并不停留,拎著比自己高出一截的狽風,快速躍起,向著石林虎他們那里沖去。

    狽風身材修長,這樣被拎著,有大半截軀體拖在了地上,被荊棘、山石碰到,披頭散發,與此前那個俊美、冷酷的少年比起來,實在是天地之差,狼狽不堪。

    隔著還有八九米遠,小不點猛地將狽風擲出,吧嗒一聲摔落在石林虎等人的近前,他滾動了幾下,又吐出幾口血,眼中滿是憤怨。

    “小崽子,你不是狠毒嗎,再囂張啊!”石飛蛟不管不顧,說完后,邁開大步,而后一腳踏了上去,喀嚓一聲,狽風的胸骨頓時斷了四五根。

    他們力量相近,但是狽風此時成為階下囚,難以反抗,以胸骨對腳掌,自然承受不住,痛的滿頭大汗,悶哼出聲。

    “小不點你太善良了,剛才對敵時有數次機會都能重創他,你卻錯過了。而且擒住他后,你下手太輕,這樣對自己來說很危險。”石林虎在旁教育道。

    “咿呀!”小不點扭捏,跟剛才小老虎似的樣子判若兩人,這是他第一次這樣拼命,主要是見到族中的幾位阿叔差點被人射死,而對方還這么蠻不講理,所以才急了,前去拼斗。

    “喂,石村的朋友手下留情,有話好說,事情好商量。”狽村的人急了,這樣一個潛力驚大荒的少年若是被整死,對他們這一族來說損失太大了。

    “好商量?你們搶我們辛苦打來的獵物、截殺我族人、無情而冷血的開弓時怎么沒有想到這些?!”石林虎怒道。

    “砰!”

    另一邊,石飛蛟直接又踏了一腳,狽風的一條手臂骨喀嚓一聲折斷,令他的臉一陣扭曲,但卻一語不發。

    “別,快住手,一切都是我們的錯,在此賠罪還不成嗎?”狽村中一位中年人喊道,很焦急。

    而他們狩獵隊伍中的頭領也大叫,要求談判,他高足有兩米三四,氣勢迫人,但是此時卻再也不似剛才那般強硬與咄咄逼人了。

    “談你媽個巴子,別的不管,先揍一頓再說!”二猛的父親怒氣沖沖的道,這些日子石村眾人憋了一肚子火,怎能一句話就完事。

    “轟”

    他的蒲扇大手輪了下來,拍在狽風的臉上,直接扇的皮開肉綻,整個人都橫飛出去數米遠。

    “小子你還敢瞪眼,老子的兄弟被你差點射殺四五個,箭箭狠毒,穿過臟腑,你的囂張勁呢,再來啊!”

    “砰”

    當狽風滾落到石林虎腳下時,他也直接就是一腳,踢了出去,這樣數千斤的巨力,足以踏死猛獸,狽風再強大,也是又斷了一些骨頭,嘴角抽搐,血水與汗水齊流。

    不久前,他傲氣凌人,冷酷而霸道,現在卻成為了階下囚,披頭撒發,渾身是血,一語不發,反差太大了。

    “砰”

    石村眾人恨透了他不久前的張揚,那種冷酷與囂張讓人恨得牙根都癢癢,這時紛紛上前,你一腳、我一腿,分別出手。生活在大荒中,每一個人都體魄強健,這樣一個來回,狽風差點被拆掉,骨頭不知道斷了多少根,軟倒在了那里。

    “停!”

    狽村的人焦急,張弓巨弓,就要壓上來解救,因為在這樣下去狽風不殘也得廢了,別指望一個天才崛起了。

    “都給我停步,一邊呆著去,還沒完呢,等我們氣順了再談!”石飛蛟道。

    眾人你一腳,我一巴掌,時間不長就將狽風給折騰的快沒人形了,鼻青臉腫,各處骨骼折斷,一副很慘的樣子,再也沒有了一絲冷酷色。

    這個時候,一群孩子也沖了上去,特別是皮猴,奮力地踢他,道:“你差點將我阿爸射死,讓你囂張,怎么樣,還不是被小不點給擒了下來!”

    “我族的小不點才三歲半多一些,你十幾歲了,連他都打不過,還有什么可張狂與飛揚的?”一群孩子一邊揍一邊奚落。

    此時,一群人圍住了石昊,毫不吝嗇贊揚,連石村的人都沒有想到他會這般厲害,直接擒下一個能與石林虎比肩的可怕少年。

    “石村的朋友,你們出夠氣了嗎,差不多就行啦。”狽村的人焦急,在這樣下去,天才就要成殘廢了,到時候與死狗有什么區別?

    “那就談談吧!”石林虎一屁股坐在了狽風的身上,完全是將他當成了馬扎,這讓狽村的人心都跟著一個抽搐,那么壯的一個漢子,快接近兩米五了,這么用力一坐一頭莽牛都得趴下啊。

    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只能好言勸說,不敢表露不滿。

    “都是大荒中的朋友,就是有些沖撞,也是低頭不見抬頭見,還請海涵,原諒我們這一次的魯莽。”狽村狩獵隊伍中一個頗善言辭的人說道。

    “我呸,什么低頭不見抬頭見,說的好聽,早先你們干什么去了,為何要射殺我族人?!”石飛蛟喝斥道。

    石林虎則一擺手,道:“別說廢話,我們不愛聽,說吧,怎么賠償我們?”

    “這……”狽村的人全都皺眉,狩獵隊伍中的頭領道:“我們在這里賠禮道歉,并將所有獵物都給你們如何?”

    二猛的父親翻白眼,道:“這些獵物本來就是我們的,傷了我們這么多人,光陪個禮就算完了?”

    “這樣可好,我們從此退出這片山林,再也不會越界,還給你們的狩獵區可好?”狽村的人說道。

    “狗屁,這些都本來就是我們的,說了半天沒有一點誠意!”石村一個脾氣不好的人喝道。

    石林虎一揮手,道:“我懶得跟你們多說,放了這個崽子也行,除了剛才說的條件,另外把你們身上所有武器都留下,那樣就可以將他扛回去,以后別在我們的地界出現。”

    “什么,不行!”狽村的人大叫,對于他們來說,武器就是第二生命,生活在這大山中,沒有這些兵器怎能活下去。

    要知道,這里金屬礦稀少,很難開采到,能有一件趁手的兵器很不容易,需要長時間的鑄煉與打磨。

    “那就沒什么可說的了,來人,將這個崽子的腦袋給我切下來,還給狽村的人。”石林虎吼道。

    “好嘞!”一個青年大聲應到,提起一把闊劍就要輪動下去,斬了狽風。

    “別呀,我們答應了!”狽村一個主要人物大叫,慌忙阻止。

    狽村其他人臉色難看,有人道:“真的要將這么多武器都交出去?”

    “武器沒了,可以再鑄造,雖然費時,但是終還有希望。可人要是沒了,就徹底不能復活了,狽風天資奇高,在這片大荒都少見,將來可護佑我族。”

    狽村的人妥協了,成摞的鐵箭被搬了過來,還有一張張龍角大弓,以及一柄柄鋒銳的闊劍,他們的心都在滴血。

    原本會有一場血戰,可是小不點突然闖出,與狽風這個可怕的天才對決,竟改變了戰局,避免了一場流血沖突,不然不知會死多少人呢。

    一群人滿載而歸,回到了石村。

    接下來的日子里石村很安寧,可山脈深處卻不平靜,時時有獸吼驚天,震的群山都在搖動,亂石翻滾。

    “族長,山脈深處那只恐怖的狻猊多半要老死了,近期一直在咆哮、掙扎。”

    有人來稟報,告知石云峰。

    “那可是一頭真正的太古異種啊,在山脈深處都算是一方巨頭,如果能夠得到它的遺體,提取到真血,摹刻下骨骼上的原始寶符,那無疑等若開啟了一個驚天的寶藏啊!”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南粤风采26选5历史开奖结果 辉煌棋牌害死了多少人 幸运赛车是不是官方办的 现金手机捕鱼游戏大厅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 广东36选7走势图走图 炒股小技巧 36选7走势图 熊猫四川麻将电脑版 福建体彩22选今天开奖么告 手机捕鱼官网下载 天天挂机系统日赚150 南京手机麻将20进园子群 今日暴涨股票 互联网金融投资平台 星悦内蒙麻将新安卓系统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