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異變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異變

    三條神虹浮現宇宙中,從域外而來,如同拱橋連接著三千州。

    而后,它蔓延,從實質的虛空向靈界融入!

    ……

    許多人驚訝,看著這一幕,這是什么變化?

    無根之虹,看不到它們的源頭,因為它們是飛來的,并不曾看到起始處。

    它若漣漪蕩漾,似微風揚起,起初并沒有看到什么變化。

    “壞了!”

    就在這一日,某一處古地中,一個老頭子驚醒,顫顫巍巍的站起來,遙望某一個方向。

    他是曹雨生的師傅,大多數時間都在沉睡中,不理世事。

    然而,就在今天,他被驚醒了。

    “師傅,你怎么了?”

    曹雨生恰好在,難得的回來,見到了他的師尊,他露出驚詫之色。

    “天地有變,要出大問題了!”老頭子嘆氣。

    他的身體很虛弱,一陣風吹來就會倒下,原本曹雨生覺得他師傅一定強大無匹,可后來知道,他師傅戰力不行了。

    或許,老者唯一的長處就是通靈,可推演一些天機。

    只是,有些事情能看到一角未來,卻說不得,做不得,于事無補,不等他真正道出究竟,他就會化成劫灰。

    他落到今天這一步,就是跟他不斷泄露天機有關。

    當然,也跟當年一戰有關,身體被廢掉了。

    “你問我你那個朋友荒,我算不出來,關于他,你就不要問了,如果你還想讓你師傅再活兩年,就不要再提。”

    老人說了這么一句。而后登山,很吃力,很緩慢。他向著某一個方向眺望,臉上寫滿憂色。

    “小子。等我死了以后,將我焚成灰燼,灑在江海中,千萬不要給我立什么墳!”老人叮囑。

    “師傅,你什么意思,你……別嚇我。”曹雨生面色發白,覺得自己的師傅在交代后事,難道真的命不久矣?

    “按照我說的去做就行了。真有那么一天,用我給你留的那爐丹火來焚我,不然可能燒不透。”老者說道。

    曹雨生越發的不安,道:“師傅,即便真的有不測,為什么非要焚盡你的軀體呢?”

    “因為,我怕自己死后尸體通靈,變成你我都不認識的東西!”老人說道,又補充道:“我真的活膩了,不想再莫名其妙的化作其他什么東西了。”

    “到時候。若留下尸身,軀體還是你,識海不是你?”曹雨生問道。

    “或許吧。”

    “師傅。你到底什么身份,為何這樣憂慮?”曹雨生一直想問,可以前卻不敢問。

    “當年,我也是一代強者,來自玄武族,經歷的太多,錯的太多,有很多遺憾。”老人說道。

    曹雨生吃驚的張大了嘴巴,他想到了一件事。當初在大赤天邊疆對決時,曾以龜甲選對手。據聞那本是九天這邊的占卜法器。

    并且,在仙古末年時。仙王與不朽之王對決,也曾依據此龜甲選對手,是一樁記載于史冊中大事。

    “那龜甲是我脫落的。”老者說道。

    曹雨生震撼,他這位師傅來頭太大了,龜甲在仙古年間就很有名,現在他還活著呢。

    “師傅,你不要自責,當年用仙龜甲為仙王選對手,不是你的錯,實在是九天十地的生靈真的戰不過異域敵。”

    老人一聲嘆息,沒有說什么。

    “師傅,你在擔心什么,有何麻煩了?”曹雨生問道,今天他的師傅太奇怪了,說了這么多,將身份都透露了出來。

    “我肉身已廢,纏繞著諸多敵人的規則,沒有什么戰力了,只有神念還足夠強,我一直在看守著一條通道,如今有了異動,黑暗將因此而開啟一角,我要去一個地方。”

    說到這里后,他看向曹雨生,道:“三年內,我不回來就你焚我肉身,注意用我留下的那爐丹火,其他火焰毀不了我的肉身。”

    哧的一聲,從他的天靈蓋中沖出一道光,仔細觀看的話,那是一只玄龜,燦燦生輝,沖向遠方。

    “黑暗紀元若是因此開啟,那么這一世便要結束了。”這是曹雨生他師傅最后的話語,其元神沒入了天際盡頭。

    同一時間,三千州某一地,九條龍拉著某口古棺浮現,帶著混沌,帶著仙火,它璀璨了起來。

    它已經消失足夠久了,石昊一直在找,可卻什么都沒有見到。

    今日,它又出現了。

    哧哧哧!

    在棺槨中,浮現一道又一道光團,有人形的,也有走獸,更有仙禽,一起震動,而后朝著某一個方向飛去,他們離開了銅棺。

    “諸位道友,等一等我。”曹雨生的師傅來了,在后方喊道。

    “你等先我逝去,如今只剩下殘魂,沒有了自主意識,在法則驅動下去堵那條路,今日我陪你們!”

    若是石昊在這里,可能會認出一些身影,最起碼覺得熟悉。

    因為,當年他曾見到過,就十幾條身影從九龍拉著的銅棺中飛出,沖向邊荒方位。

    而今,那些身影再現,還是那些人,當中有大赤天主、清禹天主等,都來頭大的嚇人,是上一紀元赫赫有名的一派宗主。

    他們當年都成仙了,其中的佼佼者曾為仙王!

    顯然,多年前他們離開銅棺,前往邊荒后,又回來了,而這一次再次異動,很是決絕,將一去不復返。

    “道友,我們同葬在一地吧。”曹雨生的師傅說道。

    ……

    虛神界,石昊并不知道這些事,在一直在磨礪自身,跟石胎激戰,殺到亢奮,沐浴鮮血而頓悟各種法。

    在這里的好處是巨大的,其道基被夯的更為堅實了,積淀道果,希冀有朝一日一飛沖霄。

    最后,石昊又去牢籠中,跟瓦罐中探出的那些生靈的手掌、爪子等對抗,激烈廝殺,到處都是血。

    數日后,石昊重傷而歸,退出這里,雖然在這里很危險,但是相對于感悟的道果來說,這種傷太值了。

    石昊覺得,這是在筑至尊基,不經歷這種生死磨難,怎能成突破遁一境界,天下獨尊!

    須知,任何一位至尊的崛起,都是需要無盡生死大戰的,直到最后可以橫推天下,所向披靡,再無抗手為止。

    至尊道基,就是需要這么慢慢筑出來的!

    石昊離開虛神界,養傷多日,元神才復原,他能體會到,神識等更加堅韌,強健了不少!

    “果然,至尊道基正是如此,越挫越勇,越戰越強!”

    石昊說道,他有志走那條路,現在才起步而已,就實際體會到了傳聞中的種種。

    他沒有立刻去虛神界,而是前往八域中的天域,要去見禁區之主。

    遺跡依舊在,還是那么的荒涼。

    遠遠的,他看到了那塊雪白而殘缺的頭骨,它屬于禁區之主,那么強大的存在,也有殞落了一天。

    很快,場景便了,宇宙湖出現,晶瑩點點,澄凈若藍寶石,還有茅屋出現在湖岸邊上。

    “你來了。”一個白衣男子,豐神如玉,含笑坐在那里。

    “前輩,我想一些神通,可以比肩鯤鵬寶術等。”石昊請求。

    盡管禁區之主說過,不會教他曾經的法,而是要求他走自己的路,但是石昊還是忍不住想學了。

    “理由!”

    “我并非想倚仗那些寶術之威,而是想替代我暫時不能施展的一些神通。”石昊說道。

    他很直接,講了目前的一些困難與所需。

    “我覺得不太對勁,仙域都在遣出戰將,要封印那九天十地的一些特殊的地方,我覺得黑暗紀元要開始了,我想去一些地方最后看一看。”

    可是,誰都知道,荒被廢掉了,他如果上去還用之前那些寶術的話,會被一眼認出。

    “哦,說說外面都發生了什么。”禁區之主問道。

    “我也只是從一名來自仙域的戰將那里了解到的……”石昊如實說了一遍。

    “看來真的要亂了,黑暗要啟動了嗎?”禁區之主皺眉,最后點了點頭,同意了他的請求。

    不過,在此之前,石昊又被扔進了一座古殿中,身上的折仙咒發作,讓他疼的死去活來,痛不欲生。

    “一切的前提是,你能擋住折仙咒的侵蝕,創造個奇跡,不然的話,一切都是空!”禁區之主很冷漠的說道。

    三日后,石昊虛脫了,險些廢掉,但終究又一次堅持了下來。

    “你想學什么?”禁區之主詢問。

    石昊思索,他在下界得到了草字劍訣,還有真凰寶術,這足以讓他橫行天下了。

    不過,上界的人都認為他是混世魔猿,石昊覺得,如果不想泄露的話,最好就學到該族的神通。

    “你倒是會挑,我恰好掌握有混世魔猿的傳承!”禁區之主說道。

    按照他所說,該族絕世強大,在仙域都赫赫有名,人數雖少,但沒有人愿意招惹。

    石昊已經聽聞過,一頭混世魔猿曾險些仙域掀翻,自然有其可怕之處。

    “該族最出名的絕學,首推*天功。”禁區之主介紹道。

    他進一步說道:“事實上,朱厭、混世魔猿等有共祖,族中傳承除卻有七十二變等,還有*天功,震撼宇內。”

    “我要學!”石昊眼神發亮。(未完待續。)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手机版 海南4 1彩票规律图 江西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贵州福彩快3一定牛双色球 股票数据查询网站大全 网赌一分钟彩票有人控制 股票指数计算方法有哪几种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26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 贵州快3预测三同号 彩票极速快3下载 基金配资比例两种模式 极速赛车计划软件 浙江体彩6十1怎么看 山东体育*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