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一千七百八十九章 藏法地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一千七百八十九章 藏法地

    石昊渾身舒泰,把戰將打了一頓,他覺得神清氣爽,皮毛孔全都舒張開了,全身上下筋骨放松。

    他這個樣子,讓戰將看著就來氣,忒不是東西了,很想一大巴掌扇過去,讓他知道花兒多么嬌艷,這天空中的陽光多么燦爛。

    可惜,等待他的卻是烏云壓頂,石昊一腳踩在他的身上,從上到下開始踅摸,但凡有價值的一律繳獲。

    到了最后,戰將想哭,身上的甲胄都被扒下去了,那個兇殘的魔猿說是要去研究一下,看一看仙域的符文有何不同。

    石昊低頭看著他,指端劍芒噴吐,就要直接給他來一下,徹底斬殺掉,頓時讓戰將毛骨悚然。

    “不知是什么種族。”他在那里叨咕。

    戰將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寒毛倒豎,這一次他不能淡定了,瞬間服軟,以極快的語速告知,自己有部分人族血統。

    “我是人形的!”

    當聽到他這樣急促的話語,除了石昊黑著臉外,赤龍樂了,鳥爺和精璧大爺也偷著笑。

    “師傅,你的威名傳遍上界了,肯定是逃跑的那個仙域使者告訴他的,除卻人形的,你全都吃掉!”

    “哈哈……”鳥爺大笑。

    “你真是人形的?”石昊不死心,盯著戰將。

    “我有四分之一的人族血統,真的是人形的!”戰將急了。

    “那就直接殺了,埋掉!”石昊說道。

    “別,我告訴你一個秘密,你不能除掉我。”戰將說道。

    他沒有浪費時間,很明確的告訴石昊,他是抱著某種目的而來,傳旨只是做掩護而已。

    “我為虛神界最深處的牢籠而來!”他很直接,道出關鍵點。

    “他還真是不死心!”石昊冷笑。

    戰將的背后,依舊是那位年輕大人,該族的族長號稱仙域最強的幾個生靈之一。通天動地,所向無敵。

    這個所謂的年輕大人,從家族中洞悉了很多秘密,知曉虛神界有了不得的東西。執意要來這里獲取。

    “他都知道什么?”石昊臉色不好看。

    “牢籠,大兇!”戰將回應道。

    “他究竟要想什么?”

    “各種法,以完善他的無敵路。”這戰將果然比旭輝、伊洛等人了解的多上一些,但是也僅限于此。

    這消息很驚人。

    按照他所說,虛神界關押著一些不可想象的巨兇。很難說清都屬于什么歲月時代,他們掌握著各種失傳的古法!

    那位年輕大人,而今不說橫掃同代,寂寞無敵,也快差不多了,他追求的是超越之路,要強過父輩、祖輩。

    他將族中的傳承融會貫通后,糅合其他各族的法,這么多年來一直在進行,努力著。修為強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

    而當聽聞虛神界中有不少失傳的后,他自然心動,不容錯過,真要完全跟他自身的路融合,日后注定要超越該族之主。

    他不是沖著未來最強幾人而去的,而是沖著仙域第一人而努力。

    石昊聞言,眉頭微蹙,這個素未謀面的對手很強,比他原本的預料還要厲害,真要遭遇。多半會有惡戰!

    鳥爺開口,道:“向超越同輩人的目標努力,這個我贊同,或許可以做到。但是。未來想超越最強的幾個生靈,成為仙域第一,那我只能笑笑。這么漫長的時間過去,歲月更迭,紀元沉浮,可是最強的生靈。幾乎始終不變,一直是那幾人。”

    “唔,我也想起了一些舊事,漫長歲月輪轉,經歷一個又一個大世寂滅,新生,紀元更迭很多次,那幾個生靈始終屹立不倒,占據統治地位,不是那么好撼動的。”精璧大爺也說道。

    戰將點頭,他雖然是階下囚,但也承認兩人說的有道理,在仙域已知范圍內,那幾個最古道統最強,可是,還有廣袤大疆域不可探索呢。

    “那個小子的長輩知道他始終惦記這里嗎?”石昊問道。

    “不知!”戰將很肯定的回應道。

    因為,那個家族的繼承人自始至終都在囑咐他,不可走漏風聲,也不能告知該族的前幾代人。

    “他總是來惹事也不是辦法,你帶回去一封信,給他長輩,他們看后自然會明白,會阻止那小子再探這里。如果你隱瞞下去,他的族人知道后,日后你肯定會死無葬身之地!”石昊說道。

    他所言非虛,這個地方只有仙域族最古老的生靈知道,是禁忌之地,不讓探索,誰觸及都會被鎮壓。

    戰將臉色發白,他自然也隱約間知道了,自身犯了忌諱。

    最后,鳥爺親自動筆,修書一封,讓他帶回去,給那個道統的長輩人物。

    “那小子再犯渾的話,讓他自己來,本座親自鎮壓他,送他進那牢籠內,永世呆在那里。”石昊說道。

    戰將走了,帶著心傷離去,自從出生就沒有遇到過這種挫折,這一覺得人生的天空都布滿了陰霾,灰暗無比。

    “師傅你不是要試劍嗎?”赤龍提醒。

    “你先回去。”石昊打發他,而后轉身對鳥爺與精璧大爺開口,要去牢籠,要去那里真正放手一搏。

    兩個老頭子起初根本不同意,那地方是禁忌之地,不可觸及。

    可是,石昊說的也有道理,仙域后輩中有一些人不安分了,早晚會尋過來,還不如便宜他,讓他先行探索一番。

    只有真正了解那里,日后才有應對的方法。

    幾個時辰后,石昊出現在這片區域,黑色的殿堂很寂靜,幾個石胎被纏繞著鐵鏈,牢牢的鎖著。

    而更遠處,便是一個又一個祭壇,上面都各自擺放著一個古樸的瓦罐,施加了封印,不知始于哪個年代。

    這一次,石昊跟一尊石像對上了,不斷出手,就這么一瞬間而已,石像倏地睜開了眼睛,探出一只石手,向他抓來。

    “殺!”

    石昊大喝,草字劍訣出擊,全力以赴,毫不留情,向前劈殺。

    一剎那間而已,天地傾覆,到處都是劍氣,將這里淹沒,看的的鳥爺與精璧大爺都面色變了。

    他們覺得,石昊果然未說謊,這種劍訣的確需要來這種地方磨礪,需要最強大的對手才能檢驗。

    這一戰,驚天動地。

    呼!

    狂風大作,另外幾尊石像都復蘇,一起出手,向著石昊抓去,看著簡單,但是掌指間,千變萬化,那是各種秘術還有法。

    這個景象十分恐怖,如同幾個蓋世強者復蘇,從那最古老的天地中,跨越歲月,一路走來,出現在這一世中。

    這是驚天一戰!

    石昊從來沒有這么艱苦過,激烈搏殺,沐浴鮮血而狂。

    “痛快!”他大吼著!

    若是同階激戰的話,他跟其他人放不開手腳,在這里則不用顧忌,因為那幾尊石胎都太強了。

    “能否解開一座石胎身上的鐵索,我跟他血戰一場!?”石昊問道。

    他打出了真火,想彼此不受束縛的一戰。

    “不要玩火!”精璧大爺警告。

    石昊聞言,不再多語,他知道勸服不了兩個老頭子。

    “殺!”

    到了最后,他直接動用了六道輪回,駕馭鯤鵬、雷帝、真凰、柳神等最強的六大寶術,進行了巔峰一戰。

    這一次,就是幾尊石胎也仿佛有了火氣,想要掙斷規則神鏈,鎮殺石昊。

    他們的瞳孔睜開,那里面是紀元覆滅的景象,太過恐怖,抬手間,仿佛看到在億萬歲月前,石質大手崩掉整片大界,無人可抗。

    幾大石胎一起動手,同時鎮壓他,壓力倍增,讓石昊忍不住長嘯一聲,越發覺得酣暢!

    盡管他在流血,盡管受傷,但是這一戰讓他很盡興,哪怕幾次險些傷到性命,也還是帶著暢快的笑。

    他雖然負傷了,但是收獲也巨大無比。

    在這一役中,他看到了那個級別的強者所運轉的部分大道軌跡,指引出了日后的一些修煉方向。

    在一些規則面前,在至高的秩序畔,大方向是可以借鑒的,不見得會遵從,但是洞悉與了解,那將非常有意義!

    接連數日,石昊沉浸在當中,他覺得這個地方是一處寶藏,收錄著各種失傳的法,給予了他無限的啟發。

    稱得上是藏法地!

    這里藏著秘術,蘊含著各種失傳的古法,石昊觸類旁通,汲取精華,對自身的修煉有巨大的好處。

    在石昊修行之際,外界正在發生著一些驚人的變化!(未完待續。)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北京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彩票幸运农场玩法 幸运28开奖查询官网 分分彩预测app 福彩双色球开机号查询排列 黑龙江p62中奖规则及金额图 最新网络捕鱼平台 股票分析师招聘 福彩江苏快三怎么玩 重庆宣和麻将机批发 四肖期期堆刘伯温期期准 时时乐上海开奖结果 25选5必中万能组合 上海有哪些期货配资 甘肃快三开奖历史结果查询 黑龙江11选五5开奖结果b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