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憋屈的戰將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憋屈的戰將

    “鬼叫什么,吵什么,再嘚瑟,我還揍你!”石昊呵斥道。

    戰將快瘋了,平白無故挨了一頓鞋底板,這是有生以來最大的不幸與恥辱,他壓根就沒有想過會有這種經歷。

    他還沒有聽說過有誰激戰時,會脫下鞋來,照著對手的腮幫子還有鼻子與眼睛猛拍,這太……彪悍了,更是很可恥!

    生平第一遭,這氣的他渾身都在哆嗦,口鼻都在噴白氣,帶著火焰,實在被刺激的受不了。

    最為可恨的是,出手的這主兒根本就沒辦法溝通,跟個三青子、四愣子似的,二話不說,直接就開干。

    他就沒有見到過這么可恨的對手,一點也不講究,臨陣拖鞋,抽他臉膛,這樣的經歷,他這輩子都不想再回憶了。

    “你給我滾開!”戰將大吼。

    他竭盡所能,拼盡力氣,渾身都是光芒,施展一種古老的天功,一時間寶術綻放,一道又一道的沖起,向著石昊淹沒而去。

    戰將動了真怒,用一種強大的古天功跟石昊拼命。

    然而,讓他吃驚而又有些慌亂的是,那少年魔猿根本就不怕,身體也在發光,一下子飛出六道光束,將其天功擊散了。

    很顯然,那是一種古天功,比之他所施展的還要厲害,后發先至,剛猛無匹,不可抵抗!

    “兔崽子,你還不服氣是吧?”

    那少年再次說道,讓老戰將真的快瘋了,這沒辦法溝通也就罷了,說話還這么的氣人,他都多大的年歲了,還被人稱呼兔崽子,這真是蝎子拉屎獨一份。

    而且,他能看出,那少年說這些話時沒有調侃的成分,非常的自然,常態就是這樣,再正常不過了。

    正是這種自然與這種正常,讓戰將更加的不忿,對于一個這么生冷不忌,有些愣的少年,他想哭了,徹底沒脾氣了。

    接著,戰將看到一只腳丫子,光著的,沒穿鞋,直接落了下來,奔著他的臉膛,想躲避都不能。

    “啊……”他立刻慘叫,這不是疼的,其實不怎么痛,這是氣的。

    就是那么一只腳,落在他的臉上,好像還帶著那么一點味道,太讓他受不了了,對于這等人物來說,都有那么一點心理潔癖,現在真的比殺他還難受。

    “你鬼叫什么?”石昊斥道,總覺得這戰將不順眼,太能吵嚷了,沒完沒了,十分聒噪。他也不想想自己在做什么,換誰誰也受不了,怎么能怪那戰將驚叫呢。

    啪啪啪!

    他抬起腳掌,依舊是光著的,對這戰將的臉膛一頓猛踩,很是用力,最后他徹底舒服了,神清氣爽。

    再看他的腳下,戰將倒在那里,臉色鐵青,眼睛都快成刀子了,恨到咬牙切齒,頭發倒豎向上。

    “你什么意思,為什么嘴角抽搐,向外吐白沫,是疼的還是嫌棄我的腳有味道?”石昊低頭,看了他一眼后,臉上露出不高興的神色。

    戰將原本有氣無力了,可現在聽到這些后,被氣的差點狂暴,掙扎著要坐起,實在被刺激的不行了。

    “龍兒,是不是我不小心踩到你的龍糞了,所以熏的這位戰將都快暈了?”石昊回頭問自己的徒弟。

    赤龍給氣壞了,這便宜師傅太可恥了,居然這么的不要臉,說的它好像隨地扔龍糞一樣,氣煞龍也!

    “師傅,你從血色沼澤中跑過來,踩了一下子血泥,都是前人的腐爛尸骨……”葛沽咬著牙說道。

    它還沒有說完,戰將就吐了,挨大腳丫子滿臉亂蓋亂糊也就罷了,還有什么其他亂七八糟的東西?

    “你什么意思?”石昊不高興了,踢了他兩腳才作罷。

    而后,他轉過頭來,沖著赤龍吩咐道:“龍兒,念法旨,將為師的意志講給這凡人聽。”

    赤龍一百二十個不樂意,這混蛋師傅太能擺譜了,還真要這么大模大樣的傳下所謂的法旨?

    至于戰將,則是發呆,他覺得對方搞錯了,應該是聽他念法旨才對。

    “你弄錯了,法旨在我的懷中,讓我起來,你再接法旨。”戰將說道,好心提醒石昊,法旨在他身上呢。

    “沒有錯,那是我的法旨,還不快跪接?”石昊掃了他一眼,漫不經心的說道。

    “什么!?”

    戰將聽聞后,先是發呆,而后羞惱,徹底怒了。

    這是什么事?他來傳法旨,結果,那下界大兇大怒,根本就不接,而且將他暴打了一頓,隨后又反過來下法旨,讓他跪接。

    戰將在磨牙,這些事都反過來了,完全調了個個兒,分明應該是他讀旨,那大兇接法旨才對。

    “氣死我了!”他怒吼。

    “快點,接旨吧,龍兒念!”石昊催促。

    戰將的臉徹底綠了,沒有比今日更糟糕的一天了,烏黑麻黑,當頭而來,他覺得人生的天空都灰暗了!

    “奉天承運,魔猿詔曰……”龍兒開始念法旨。

    結果,它直接被石昊給了一巴掌,為它挑刺,說這法旨寫的不夠霸氣,太文弱了,但最后還是讓它念了下去。

    從來沒有這么一刻,戰將有種信念大崩潰的感覺,被逼著接法旨,不想接,還有人按著他的頭去硬接。

    “你記住了嗎,回頭告訴仙域那貨,沒事別來煩我,惹惱我的話,本神君去仙域扒了他的皮!”石昊說道。

    “你知道是誰給你下的法旨?”戰將一驚。

    “不是就是那個所謂的年輕大人假托他人之名嗎,那兔崽子的手下都被我滅三個了,他也就這點能耐,有本事讓他親自來一趟,我一巴掌掄死他,看他再敢挑釁否。”石昊說道。

    戰將發傻。

    龍兒念完法旨了,硬塞到了戰將的手中,讓他叩謝。

    石昊則過去,親自從戰將懷里掏出一卷法旨,一看就知道,是那位年輕大人的口吻,讓他放伊海、旭輝、伊洛回來,否則大禍臨頭。

    “還敢威脅我?”石昊看完后,直接將法旨給揉成一團,扔在地上,踩了一腳。

    “還敢讓我跪接法旨?”石昊冷笑起來,那年輕的大人口氣未免太張狂了。

    早先,他不確信,只是猜測是誰在惹他,現在證實了,就是那個年輕大人,他自然沒有什么好臉色。

    砰的一聲,石昊將戰將給踢飛了出去。

    “就你這么一丁點的的本領,也敢跟我來叫板,回去告訴你那主子,他在作死!”石昊說道。

    “轟!”

    突然,戰將爆發了,一躍而起,這一次他施展一身的神通,所有的法術全部綻放。

    當然,這一次他再動用了古天功,直接推升到了極致境地,全力鎮殺石昊,他不服,因為他的道行何其高,真正實力何其強,居然被欺凌到這一步。

    石昊跟他交手,動用了一系列強絕手段,并且試驗了六道輪回天功。

    不過,他用天功駕馭寶術時,并未選取最強的那六種秘術,而是用了狻猊寶術、鸞族的秘術等代替。

    一番交手,這位戰將再次飲恨,被石昊打翻,飛了出去,口吐鮮血,驚的他心中發涼,根本就不是對手。

    “太沒有挑戰性了,不禁揍!”石昊很自戀的說道,將戰將踩在腳底下。

    遠處,鳥爺和精璧大爺自始至終都在看眼里,兩個老家伙面面相覷,相當的無語。

    “你不是要試劍嗎?”

    “我這不是試過了嗎?”石昊說道。

    現在是同階戰斗,戰將不在自己原有的境界,這也算是決斗,也算是試劍嗎?兩個老頭子相當的無語。

    “來,接著試劍!”石昊臉不紅心不跳,再次出手。

    戰將甲胄被震碎,四面紛飛,他被擊成重傷,伏在地上,一動不能動了。

    “不行啊,這么弱,簡直像小雞仔一樣,不堪一擊,難道我真的要天下無敵了?”石昊自戀的說道。

    不遠處,赤龍翻白眼,在那里腹誹,有本事去跟至尊巔峰的人一戰啊,這么自戀。

    “你……怎么不去死!”戰將被氣的夠嗆,怒到癲狂。

    他感覺自己太憋屈了,明明高高在上,帶著仙域法旨而來,應被人恭迎才對。

    可結果他被人生猛的按在這里,暴打了一頓,反過來對他與仙域下法旨,怎么看怎么慪火,太憋屈了。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贵州11选5分布走势图 福建快三推荐一定牛 秒速飞艇稳赢漏洞 福建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湖北11选五一定牛结果 36选7投注技巧 浙江一定牛快乐12走势图 海南橡胶股票 辽宁快乐12助手 北京时时彩官方论坛 幸运飞艇345678码稳赚公式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 5分快3和值推算 黑马股票推荐 王中王今晚出特 上市公司股票分析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