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輝煌落幕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輝煌落幕

    天淵前,大漠上,孟天正獨自站著,天空中落下傾盆血雨,不過在離地面還有萬丈高時都焚燒,化成晶瑩光華。

    那是至尊的血,還有天哭等異象,這一役他斬殺諸強,擊滅帝族,震動了天上地下。

    尤其是現在,他一個人安靜的站在那里,看著天空中落下的至尊血,化成煙霞,流逝于長空,讓人心顫。

    這是何等輝煌的戰績?一戰殺的異域至尊膽寒,連帝族都相繼殞落,不敢再戰,潰逃而去。

    現在,只剩下他站在那里,一動不動,血光落下,赤霞點點,讓這天地都顯得非常凄艷。

    有人心中嘆息,為孟天正而哀,為他感覺無比的可惜,這樣一位驚才絕艷的人杰就要消失在世上了嗎?

    一戰過后,可能再也見不到他了!

    因為王長生說的很直接,也很明顯,孟天正折斷大弓,讓自己的神胎道果提前出世,這不僅在是斷自己的長生路,還燃燒一身的壽元,一身精氣神都要流散干凈。

    時間無多,他才那么瘋狂,殺到敵人膽寒,令諸強逃遁而去。

    沒有了太陽,在一戰中打爆,可是天地間卻依舊有光,煙霞如血色的夕陽在天邊在流淌,凄艷而幽冷。

    一代人杰將終!

    這是帝關的殤,也是九天十地的遺憾,這樣一位強者到頭來卻落得如此下場,要身死道消,讓人唏噓。

    “再筑帝關!”

    孟天正開口,他背對著帝關,黃金戰衣滿是血跡,晶瑩透亮,那是輝煌,也是遺憾,戰績驚世,卻要死去。

    現在,他所關心的是,要盡快重筑帝關,將殘破的城墻等修好,以免異域至尊再次叩關。

    這座城如果完好無損,借助幾件仙器防護,可以守住,很難被攻克。

    其他至尊動了,快速行動起來,有人探出大手抓向域外,那里有太多的星辰殘骸,都是一戰之下毀掉的。

    仙院的老頭子、圣院的老修士、王長生等都在動,表情嚴肅。

    帝關,城墻上,當人們知道發生了什么,許多人為之而嘆,心有酸澀。

    “大長老!”

    “孟天正前輩!”

    一些人面露悲色,不久前還在歡呼,還在喜悅,怎能料到這一戰的勝利是如此的慘烈,孟天正為了一戰滅敵,不僅斷了自身的成仙路,還要死去。

    何其的凄慘,何其的讓人不甘,都為他而惋惜,心中憤憤而不平,只能嘆,天妒英杰!

    石昊渡劫完畢,站在那里,鼻子發酸,張了張嘴,千言萬語難以說出口。

    可以說,他一路走來,自從進入九天,孟天正便等若是他的護道人,跟王家交惡,同金家對決,帶他去密土,指點他走“以身為種”的路,恩情無盡。

    若無孟天正,石昊或許很難這么快走到這一步。

    以身為種這條路,孟天正是前賢,昔年只差一點就成功,毫無保留的全部傳給石昊,并帶他去一些密地,這才讓他功成!

    而這幾年,孟天正更是幾次救他性命。

    “前輩,我不想你死,一定有辦法!”石昊哽咽,這么長時間以來,他從未落淚,但今日卻有些抑制不住。

    他取出悟道茶葉,更向清漪、曹雨生等人要回昔日送給他們的東西,比如說神級藥草,還有那枚在得到爛木箱過程中所獲取的一片仙藥葉子。

    他想救活孟天正,不讓他死去。

    “好好修行,你會比我走的更遠,路會更寬更長!”孟天正平靜的說道,依舊背對著帝關,看著天淵。

    他的雙目很深邃,看守天淵,威懾異域的至尊,也在凝視那片法則汪洋。

    異域,無至尊敢過關,都回去了,不敢踏足!

    后方,帝關,所有人都在動,煉化星骸,重筑帝關,還有人在看陣圖,那是仙古的法陣,要將其還原。

    許多人傷感,這一役付出的代價太大了!

    帝關內,幾位老至尊幾乎都戰死了,從九天而來的人也是死傷大半,此戰過后至尊越發稀少。

    要知道,那可是一個紀元的積累,到頭來一役近乎全部殞落。

    最讓人痛惜的是孟天正,以他的天資,以他的潛質,應該可以成仙,可最后卻要死,從世間消失。

    這一戰,他殺出了絕世風采,震懾邊荒。

    可惜,他要離世了,將葬在邊荒,所有的輝煌都只能凝結為最后的一曲戰歌,伴著他下葬。

    不少人眼睛紅了,為他感覺傷感。

    赤霞漫天,若夕陽遲暮。

    帝關前,只有孟天正還有石昊站著,跟眾人隔的很遠。

    他快死了,可還是站在最前方,他在擋著異域的強者,使他們不敢過天淵。

    咻!

    突然,一道混沌光綻放,化作不滅的神矛,向著孟天正的后腦海飛去,要一擊格殺!

    這很突然,讓帝關所有人都大吃一驚,而后一陣頭皮發寒,太突兀了,這是要絕殺大長老孟天正。

    “小心啊!”

    “前輩!”

    混沌光凝聚成戰矛,璀璨而懾人,極速而來,帶著大道符文,將孟天正那里籠罩,眼看就要沒入其頭顱內。

    砰!

    關鍵時刻,那戰矛居然定住了,距離孟天正的后腦只有半尺遠,而后便寸寸斷裂,在那里炸開,化成滔天神火。

    “你應該再等一等,待我徹底虛弱,你才有機會。”孟天正轉身,英姿帶著倦意,但是依舊懾人。

    顯然,他早知道后方有一位至尊,只不過沒有出手而已。

    這名至尊從域外逃回來后,蟄伏虛空中,沒有急著回天淵,想要在關鍵時刻襲殺孟天正,可是根本沒用。

    “時間無多,等帝關重筑完畢,就沒有意義了。”那名至尊嘆息。

    孟天正并沒有多說,只探出一只大手,向前抓去,他動用不滅經,手掌遮天,無堅不摧,所向披靡!

    不管這位至尊如何抵擋,都無用,所有祖術皆崩潰了,一切大道符文都無效,全被擊散在這里。

    砰的一聲,這位異域至尊被一把抓住,孟天正緩緩收回,而后猛力一攥。

    “啊……”

    至尊嘶吼,響徹邊荒,震動大地,沙漠中黃色浪濤擊天。

    在血光中,在煙霞中,這位強者被孟天正一把化成血霧,熊熊焚燒,形神俱滅,在這里身死道消。

    天地有異象,如神魔哀嚎,如血光漫天。

    孟天正右掌輕輕一拍,全部震散。

    “道友,你歇息夠了嗎,是否要動手?”孟天正回頭,看向不遠處的一個身影。

    那里有一個生靈盤坐,被秩序神鏈束縛,坐在殘缺的大道棋盤中,身前滿是血,都是他大口吐出的。

    此時,他神色萎靡,面色蒼白。

    這是早先被孟天正鎮壓的那位帝族修士。

    眾人聞言,都是一驚,他居然脫困了?

    “看來瞞不過啊,才被人相助,打開枷鎖,便被你察覺了。”那位帝族至尊輕嘆。

    顯然,正是被孟天正剛才所擊殺的至尊在相助,讓他脫困了。

    “我生命無多,如果在離開前,不解決掉你,心中難安。”孟天正說的很直白,臨死前本就要解決此人,免得為帝關留下禍患。

    “呵呵……”此人大笑了起來,而后騰的站起,掙斷所有的法則鎖鏈,身體熊熊燃燒,神火與天齊高,旺盛如海洋,他猛的向著孟天正撲去。

    這一刻,他動用了最強一擊,不惜在燃燒生命精元,欺孟天正生命無多,要以最兇狂的一擊殺出一條生路,闖入天淵!

    轟隆!

    天地崩開!

    他在瘋狂攻擊。

    孟天正舒展手臂,背起斷弓,可是依舊做拉弓狀,一道神箭熾盛如仙劍,斬開天地,切開了永恒。

    噗!

    手中并無弓箭,但是依舊飛出一道箭羽,與天齊高,被他當做仙劍來用,噗的一聲將此帝族從劈為兩半。

    此人臉上的表情凝固了,滔天的大道神火一下子定住了,整個人從眉心開始裂開,而后分為兩半。

    接著,包括元神在內,他砰的一聲炸開了,帝族血染紅虛空。

    轟隆!

    孟天正大手覆蓋天空,一把將所有的血與骨都收走,而后投進天淵,讓殘骸在那里騰騰焚燒。

    這一次,帝關前寂靜。

    大漠上,孟天正安靜的站著,看著天淵,背對帝關,晚風襲來,他的戰衣鏗鏘作響,依舊有戰意沖霄。

    但是,他的生命卻要走到了終點,在如同殘陽的血色赤霞下,在風聲中,他在渡最后的時光。

    輝煌一戰,一個人震懾異域所有至尊,殺出一片安寧,此際無人敢逾越天淵半步,這是一種大威懾。

    可惜,極盡輝煌后,將陷入永遠的黑暗。

    孟天正一動不動,站在邊荒前。

    他身體像是石化了,如同戰神石像般。

    “前輩!”

    “不要死啊!”

    ……

    后方,傳來慟哭聲,視他為戰神。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深圳风采028开奖结果 澳洲幸运8怎么玩的 如何炒股开户 15选5专家预测推荐 四人扑克玩法 江西11选5手机版 澳洲幸运8开奖结果走势图 期货配资公司代理 手机版大唐麻将 中超积分榜最新完整排名 华东十五选五最新开奖结果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甘肃快3跨度表 选4开奖结果上海彩控 股票 软件 黑龙江6十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