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最強抉擇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最強抉擇

    石昊遐思萬千,通過跟神冥、三藏交談,可謂了解的越多越對祭臺上的古器敬畏!

    這到底是什么東西?連葬王都要敬而遠之,實在有些妖詭!

    它雖然神圣,漾出九色光彩,照亮整片古殿,彌漫仙霧,交織混沌,但是卻讓石昊感覺一陣發毛。

    他不像是神冥、三藏那樣,對這東西憧憬,眼神那么的狂熱,他反倒無比的忌憚,總覺得不太對勁。

    連葬王那么大的本領,都不愿來,這口箱子實在太過逆天。

    石昊想到了很多,每一個念頭都讓他不寒而栗,他覺得,應該早點離去,這東西少碰為妙!

    甚至,他有理由懷疑,無論是三藏,還是神冥,他們背后哪怕有葬王支持,恐怕也是目的不純。

    他們被葬王選中,賜予秘寶,讓他們闖進此地,也許只是葬王想進一步研究這件古器吧?

    石昊越發覺得,十分有可能!

    畢竟,這東西太恐怖了,既然葬王無法掌控,對它憂慮,絕不可能置之不理,也不好對它徹底放棄。

    也許,他們這么漫長歲月以來,一直在揣摩,在研究,只是不直接接觸,而是間接地,通過別人之手。

    曾有一位葬王,因為忍耐不住,曾經親自出手,要開啟這口箱子,結果遭遇了無法想象的變故。

    按照神冥所說,那一夜過后,天谷中的葬王如同離魂,跟過去大相徑庭,這是何其可怕的事情?

    石昊不知道神冥、三藏身后的兩位葬王是否追究、去探知天谷中那位存在到底怎么了,發生了怎樣的異變。

    想必這當中一定有驚天大密!

    剎那的遐思,石昊眸子變得深邃了,這個地方不一般,趁早離開為好,因為這東西對葬士有吸引力,對他卻無太大意義。

    “我等無法接近,反被會它所傷,還是趁早離開吧,我觀這座古洞非常不穩固,也許會發生意外。”石昊建議。

    當然,這些還得靠仙藥暗中幫他譯出,他才能講出這種葬語。

    “怎么,荒兄怕了嗎?呵呵,這可是天大的機緣啊,錯過了此刻,將遺憾終生。”三藏笑道,他滿頭金色長發飄舞,上面沾染著血跡,那是剛才受傷所致,身體都險些炸開。

    “須知,古洞常開,但是這口箱子卻是千古才能一見,不是每次都會顯化的!”神冥也說道,美麗的面孔有些蒼白,不久前她也受傷很重。但是,她的眼神卻很熾熱,顯然不會放棄。

    “我怕發生意外。”石昊說道。

    “荒兄,你多想了吧,是否擔心跟天谷的那位葬王一樣,最后如同變了一個人般?”神冥笑道,略帶揶揄。

    “的確,那件事很詭異,你我不得不防。”石昊點頭。

    “都說了,那只是對第二次見到古器的葬士有傷害,我等都是第一次,不會發生意外。”三藏說道。

    “自古至今,又有幾人見到這東西,你能確信,活下來的那些真的都沒有發生意外嗎?”石昊問道。

    “這……”三藏一怔,略微吃驚。

    “我確信,最起碼,我們那片葬區的王,她在第一次見到時,肯定沒有意外!”神冥說道,非常肯定。

    石昊一怔,她竟這么肯定,可是,葬王何等身份,高高在上,活了不止一個紀元那么簡單,這些都會對她說嗎?

    “你要知道,葬王在開天時代或許就存在了,在葬區初具雛形時就長存了,你真能了解她嗎?你又知道,過去究竟發生了什么?”石昊沒有明說,但是他相信這兩人都是聰明人。

    “你是覺得,我等不知深淺,過于冒失了?”神冥問道。

    “你該不會覺得,我們只是棋子,在為葬王試探此地吧?如同漫長歲月來在此死去的前輩一般?”三藏道。

    神冥也是神色復雜,看著石昊。

    兩人都聰明之極,他們知道石昊意有所指。

    而從這里也證明,他們早就想到過這些問題,比石昊更先接觸,自然內心早有諸多念頭與想法。

    “不過,這值得冒險,萬一成功,我等就是葬王!”神冥說道,這是他們的心聲。

    “哪怕發生異變也值得!”三藏說道,他更瘋狂,道:“吾身若為王,足以名傳萬古!”

    從其言行可以窺到,即便大難臨頭,自身異變,他也不后悔,哪怕只剩下肉身是他自己的,也足夠了。

    石昊發呆,這兩人還真是瘋狂,為了成為葬王,哪怕泯滅真我都不怕?

    “葬士著重身體,吾身長存,有那幾種土質在,早晚有一天還是能歸來的!”神冥說道。

    “不錯,一個紀元不行就兩個紀元,再不行就沉睡數個紀元!”三藏眼神如火焰,非常狂熱,滿頭金色長發如同太陽綻放。

    這一刻,石昊張了張嘴,還能說什么,大受觸動。

    他想到了萬物土,這東西果然是葬域的稀世寶土,就是為這種情況而準備的嗎?

    他過去就知道,萬物土最為仙道生靈所喜,若死去,愿葬當中,相傳,無窮歲月流轉后,也許能復活那個人。

    “荒兄,你還有什么想對我們講的嗎?”神冥微笑。

    石昊搖頭,走到一邊,他不想摻合進去。

    這一刻,他盯著神秘的箱子,又看向古殿,接著凝視虛空,仿佛要看透什么。

    三千州天才爭霸時,他們共進仙古遺地,在那里虛空曾浮現一座接引古殿,跟這里的殿有什么關系?

    畢竟,不久前這個地方,也曾裂開,石昊隱約間見到了黑暗牢籠。

    此外,葬地深處,那位發生異變的葬王,像是換了一個生靈,是否跟那黑暗牢籠有關?

    當琢磨這些情況時,石昊覺得有一股寒氣從脊背上升起,一些事讓人毛骨悚然,若是深思,有大恐怖。

    因為,這件事不是涉及到一個時代,一個生靈,而是從古到今,不知道歷經多么久的漫長歲月了。

    冥冥中,仿佛有一只手,有一對黑暗的瞳孔,在推動,在關注。

    “我們聯手!”

    三藏與神冥下定決心,一起向前走去,抱著赴死之心,全面出擊!

    “等一等,容我退出!”石昊喊道,不是他沒出息,而是因為他覺得,真的犯不上跟他們冒險。

    這是屬于葬士的東西,而且在他看來,非常不祥,會出大問題,他不想卷入進去。

    “荒兄,難道你不知道,這口古洞進來不成功便要死嗎,沒有辦法中途離開。”三藏說道。

    石昊吃驚,這情況他還真不知道,恐怕諸多葬士也不了解。

    神冥與三藏向前走去,最后看了他一眼,竟帶著笑,在這個場合下顯得很詭異,還能笑的出!

    這兩人難道發現他的破綻了?石昊站在那里,沒有出聲,默默地思量對決,真不能沖出去嗎?

    “轟!”

    三藏動了,取出法旨,投向祭臺上的箱子,任葬王法旨燃燒,化成一篇無上經文,籠罩起源古器。神冥則清嘯,絕美的面容上浮現一道又一道紋絡,那是葬王留在她身上的印記,全面浮現,而后飛向那口箱子。

    “不好!”

    石昊臉色變了,他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那口箱子被撼動了。

    “啊……”

    神冥尖叫,承受了巨大的痛苦,滿頭火紅色長發亂舞,整具軀體都出現裂痕,要解體了。

    因為,那口箱子的光太盛烈了,照耀而出,仿佛可以瓦解一切。

    三藏也在悶哼,身體抖動,四肢已經斷開,鮮血淋淋,但是很詭異,肢體并不墜地,依舊在那里懸浮。

    箱子上,出現很多紋絡,流動出生命一般的軌跡,仿佛有成千上萬的生靈在訴說,在開口,聲音嘈雜。

    “那是什么?”石昊大吃了一驚。

    那箱子發生了異動,有東西出來了!

    不光是針對三藏與神冥,其中還有什么東西沖著石昊而來,也在針對他!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微乐家乡麻将手机版 极速赛车怎么玩 青海省十一选五最新开奖 股市行情网 棋牌app源码交易平台 最新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四川省金7乐 重庆时时分析手机软件 重庆幸运农场十分钟开奖 多乐彩论坛 七星彩连线走势图 新疆11选5一定牛 一尾中特连准十三期 新宝配资 海南4+1开奖查询 欢乐捕鱼大战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