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劍胎之秘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劍胎之秘

    石昊驚詫,呆立當場,居然會發生這種事,它在叩首,這劍胎有什么來歷?

    葬士,詭異、神秘、強大,便是異域修士聽聞都要膽寒,臉上變色,今日一名強大的葬士被驚擾出世,結果在這里竟是如此表現。

    它形體威猛,能有一丈高,背負一對寬大的腐爛羽翼,漆黑霧氣翻涌,如同一個魔神從地獄中走出。

    毫無疑問,這名葬士很強,銀色瞳孔如同刀鋒一般,隔著有段距離,就讓人皮肉劇痛,要裂開了。

    石昊的俘虜,異域的那名年輕修士,臉色蒼白,沒有一點血色,完全被嚇住了。

    這一刻,在他的眼中,石昊絕對是一個大魔王,連葬士都在朝拜?這沒天理,讓他寒毛都倒豎。

    因為,他被石昊扔在地上,觀看角度不同,不知道葬士是在膜拜劍胎,而且他也不認為這口拙樸的劍有什么來頭。

    他所看到的是,石昊鎮定的站在那里,俯視葬士,任它叩首,而自身很矜持,也很自負,連動都沒有動一下。

    其實,石昊是身體僵住了,沒有預料到這個結果,不知該怎么回應。

    忽然,他心中一凜,感覺到了一股寒意還有殺氣,立即橫劍在胸前,守護己身。

    因為,這名葬士膜拜完畢后,霍的抬起了頭,盯著了石昊,那雙銀色的眸子實在太亮了,有些刺人,并且有一股殺意彌漫。

    呼!

    大風呼嘯,黑霧滔天,這名葬士直接探出一只大手,漆黑如墨,向前抓來,對石昊果斷的動手了。

    拜劍胎跟跟臣服完全是兩碼事,它雖然敬畏劍胎,但是對石昊卻沒有什么敬意,居然要直接格殺。

    石昊揮劍胎,并且向后極速倒退,他壓根就沒有抱幻想,沒那么容易脫險,指望一名傳說中的葬士臣服,那不現實。

    噗!

    地上那名俘虜還沒有明白怎么回事,就被黑色大手抓爛,成為一團血泥,他死的很冤枉,到最后都滿是不解。

    鏘!

    石昊震劍,格擋那只大手,跟它血拼,他不能束手就縛,哪怕知道希望不大,也要力拼到底。

    很明顯,葬士對劍胎敬畏,帶著一股天生的懼意,居然不敢觸及劍胎,它在倒退。

    這很矛盾,它膜拜劍胎,卻想殺持劍胎的石昊,它心情復雜,銀色瞳孔中都在閃耀詭異的光芒。

    “磨噠骨坎……”

    它張嘴,吐出一串晦澀難明的話語,這太古老了,根本無法辨別,不能探究是何年代的語言。

    石昊也算是經的多見的廣了,了解很多種語言,甚至連異界語都能說上幾句,可現在卻發懵,一點也聽不懂。

    當然,他也明白,如果能聽懂那才怪呢,葬士太古老了,連安瀾、俞陀都要去挖掘,比他們都歲月悠遠,根本無法考證是何年代的生物。

    接著,葬士眉心烏光點點,擴散開來,形成朦朧漣漪,在釋放古怪的神識。

    這一次,石昊終于透過神念,模糊的理解了它的意思,它在問劍胎怎么出現他的手上,速速道出。

    之所以很模糊,是因為以神識力詭異,沒有生之氣,帶著濃郁的幽冥之力,跟石昊神識相沖,兩者不相容。

    石昊謹慎戒備,捕捉到一縷識念,大致了解后便快速倒退,怕元神被侵蝕!

    “劍胎有什么來歷?”并且,石昊反客為主,這樣追問葬士。

    “磨噠骨砍哀默……”葬士聲音發寒,大聲呵斥。

    這一刻,石昊想到了很多,這根本不是行尸走肉,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古尸,不是簡單的死后通靈,因為它居然有記憶,有意志!

    葬士很有可能是一個族群,一個神秘而強大的未知種族。

    它們終年在葬土下沉眠,在等待一個時機,遲遲不肯復蘇過來,有不為人知的驚天大秘。

    當然,關于這些不是石昊一個人的猜測,有許多都是那名俘虜告訴他的,異域有不朽有過諸多猜想。

    葬士冷漠,關于石昊的喝問,它根本不回應,只想從石昊這里了解到一些什么。

    轟!

    黑色的大爪子再次拍來,可怕無邊,山地崩塌,石昊口中咳血,這僅是余波而已,正面被避過了。

    這一次,他舉劍胎,向前劈去時,葬士又驚又懼,猛的一咬牙,居然直接向前抓來!

    石昊有些不解,對方分明這么強大,為何如此懼怕這口劍胎?

    嗡!

    虛空劇顫,劍胎輕鳴,發出奇異的光華。

    下一刻,石昊終于知道,葬士為何這么懼怕了,它當場顫栗,不斷的倒退,不敢臨近這口古劍。

    在強大的外界壓力下,特別是在葬士獨有的死氣刺激下,劍胎發光,璀璨如神虹,橫貫這里。

    這口劍胎全面爆發了,釋放出強大的威能。

    成片的光雨灑落,煌煌劍光驚鬼神,壓蓋天日,太過絢爛與刺目,圣潔無暇,宛若飛仙的光雨。

    而在劍胎上,更是浮現出一個人形生靈,舉霞飛仙,那是劍胎上的印記,這一刻真實浮現。

    此情此景,讓人很懷疑,如同有人在飛仙,過于炫目。

    當然,這還并不是全部,因為這些石昊早在很久以前就見到過!

    在這神圣畫面之下,另有隱情,也是葬士所懼怕的原因所在。

    人形生靈飛仙,在其腳下,在光雨外的暗淡之地,浮現出更為壯闊的景象。

    那是一片古葬區,墳頭無數,大淵漆黑,古穴成片,不知道葬下了多少生靈,這場景很模糊,宛若在染血的殘陽下,在傍晚中,在昏暗內定格的畫面。

    鮮血在流淌,成為河流,漫過一片又一片的葬地,無聲而可怕。

    一座不起眼的古墳是裂開的,有一口銅棺橫陳,唯獨它沒有被血水浸染、臨近,而在銅棺上坐著一個人形生物,一只手抱著膝,側著頭,望向染血的夕陽,一動不動。

    這很模糊,非常的不真切,無論石昊怎么努力都看不清楚。

    但是,這畫面絕對是震撼的,讓石昊發呆,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覺,覺得發瘆。

    要知道,這片景象,就在飛仙畫面之下,都是大羅劍胎映出的,是它造就的!

    一柄劍胎,兩種烙印,兩個場景,第一次齊現,被石昊捕捉到。

    上方,光雨密集,神圣無比,有人形生靈在飛仙。

    下方,葬區連綿,血水流淌,一口銅棺橫在墳頭上,一個生靈坐于棺上。

    不遠處,那名葬士十分懼怕,自然是對血色殘陽中的葬區以及那口銅棺還有坐在上面的生靈恐懼。

    怎么會如此?

    在石昊的認知中,大羅劍胎是神圣的,同時也有殺伐氣,是仙家寶具的粗胚,可現在居然發現了這樣的一面!

    “我以前沒有見到過,神圣飛仙烙印之下竟還有這樣一幅畫面?”石昊震驚。

    他仔細盯著手中的劍胎,在其上果然還有一些模糊的痕跡,是那葬區的景象,此時因為劍胎輕鳴,顯現出來,造成兩種畫面齊浮現的場景。

    他意識到,這劍胎遠比他想象的還要神秘,還要久遠!

    在三千州時,一些人認為它是天然形成的寶具,因為它最早是從古礦中的一塊巖石中挖出來的。

    持有它的歷代劍主最后都不能善終,皆死的很慘,它很不祥。

    而在九天上,也有一些人盯著它看過,覺得它很像是昔日一位仙王的佩劍,看著十分眼熟。

    而在異域,同樣有強者認識,昔年,奪不滅經時,鶴無雙因緣顯現,曾言這劍胎跟煉仙壺一般久遠。

    同時,鶴無雙還曾貶此劍,哪怕它再逆天,也是邊角料鑄成的。

    可是,而今看來,所有人都錯了,這劍胎的神秘程度不可想象,遠比所有人預料的都要古老,來頭大的了不得。

    因為,它涉及到了古葬區,這名葬士認得它!

    須知,葬士不屬于此紀元,就連俞陀、安瀾都在挖掘葬區,認為它們太古老,需要掘開古地才能洞悉。

    石昊確信,劍胎多半貫穿了幾個紀元,有常人無法想象的根腳!

    此時,劍胎振動,上方是飛仙之景象,下方是葬區的可怕畫面,讓人驚悚。

    那名葬士在后退,它很害怕那個坐于銅棺上的生靈。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湖北快三走势图 福建快3三开奖结果今天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 3d杀号定胆定跨定尾 北京福彩pk10官方网站 十一运夺金计划软件 多乐彩什么号码容易出 比较赚钱的行业 股城模拟炒股 平台秒秒彩能玩吗 今日大盘分析预测 股票集合竞价规则 黑龙江11选5遗漏数据 黑龙江体彩十一选五 三分彩开奖结果提前知道 黑龙江快乐十分0240577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