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怒殺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怒殺

    此時此際,石昊心有怒火,神擋殺神,佛擋是佛!

    當得悉兩頭蟲子躲在王曦叔祖的身上后,他殺意滔天,果然是王家所為,居然這么居心叵測,要在他渡劫時害死他。

    敵人都這么的卑劣,無所不用了,他自然忍不住,徹底爆發了。

    什么王曦,什么金展,膽敢阻擋,直接斃掉。

    他已經抬起了手掌,開始捏印,要直接對王曦與金展動手,扼殺天才,這不是王家喜歡做的嗎?那么,他也當場示范一番!

    尤其是,現在金展對他動手,要主動出擊,拍過來一只手,想跟他對決,那他就更不會客氣了!

    “展兒,退后!”金展的叔祖在關鍵時刻上前,一把將他拉著后退,讓他那一掌落空,不得不收斂。

    “叔祖,你這是何意?”金展不甘,面色冰冷,執意要出手。

    因為,還從未有人敢當著他的面那樣說話呢,剛才荒居然毫不將他放在眼中,直接言稱,讓他滾,不然就擊斃。

    這是這等的張揚霸氣,不要說是金展,就是其他人都一陣發呆。

    堂堂金展,號稱一代天驕,居然被人呵斥,而其叔祖卻拉著他,不戰而退,這讓人驚詫!

    “石昊,發生了什么?”曹雨生喊道,他自然明白,出大問題了,不然的話石昊何以從雷池中走出,直逼王家而來。

    “他們放出一種奇異的蟲子,想加害我!”石昊沉聲說道。

    “什么?!”一時間所有人都一震,心頭發顫。

    石昊在這里直接揭露,自然是跟曹雨生呼應,為安全考慮,避免有些人狗急跳墻,不顧一切的做出什么來。

    現在說出,他相信,一定會有大人物被驚動,這里的天劫動靜很大,會有人矚目。

    只要有大人物阻止遁一境的人等,石昊就不用擔心了,可以從容的收拾其余的人,想害他的人必須得付出代價!

    “太過分了,如此的歹毒,在天劫中加害荒,完全是喪心病狂啊!現在跟異域大戰,荒殺出了威名,你們卻要害死?”曹雨生喊道,不怕事情鬧大,就是要驚動四方。

    “你們還有人性嗎?”天角蟻也喊道。

    至于小兔子更是賣力,在那里數落,高聲喊著,驚動四方強者。

    其他人也憤恨,群情激動,許多人都覺得,這太過分了,哪怕雙方間有恩怨也不能如此加害。

    如今,正是一致對外時,居然有人敢這般施辣手,要害死自己一方的年輕至尊,無論如何也說不過去。

    “你血口噴人!”王曦的叔祖叫道,面色十分陰冷,到了這一刻死也不能承認,不然的話他就完了。

    事實上,他已經預感到大事不妙,今天他可能比死都要凄慘。

    “老匹夫,你暗中加害我,反倒有理了,還怪我冤枉你?”石昊寒聲道,向前逼去。

    “荒,你不要太過分!”后方,金展沉聲道。

    “滾,一邊呆著去,若非你叔祖攔著救你一命,我必殺你!”石昊說道,很不耐煩,現在他恨透了王家,沒心情理會金展。

    王曦想要張口說什么,但是被她叔祖所阻止,且暗中告訴她,立刻走,不得停留。

    “荒,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你想向我們王家身上潑臟水,也不用這么急匆匆吧,應該想個萬全之策才行。”王曦的叔祖冷幽幽的說道,顯得很鎮定。

    這是半威脅半洗白,到這一刻,他不可能低頭承認,要死硬到底。

    他知道,族人可能不會為他出頭,要放棄他了,但是他自己絕不能認命。

    同時,暗中有強大的族人在施法,要拘走那個石盒,帶走雷靈,不能容忍流落在外。

    轟!

    突然,虛空中一聲爆響,有法力震動,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截斷了此地,想拘禁走石盒的那股法力被震散。

    很明顯,暗中有人出手,阻止了王家的高層。

    現在,除非有人撕破臉皮跳出來,直接奪走那石盒,不然的話沒有辦法了。

    他們若是敢承認雷靈是王家的,是出自他們的族中,說不定會引出其他高手,給予絕世一擊,讓王家飲恨。

    “你這老不死,雖然說半截身子都快入土了,但臉就不要了嗎?”石昊說道。

    他猛的向前逼了一大步,帶著雷光,喝道:“給我出來吧!”他在逼迫那兩頭雷靈,駕馭閃電,向前轟去。

    “開啟石盒,放雷靈走!”有人傳音。

    王曦的叔祖臉色發白,他知道,被族人放棄了,此時萬念俱灰,但還是照做了。

    哧!

    突然,一金一銀兩道光芒沖天,就要逃走。

    “想走,沒那么容易!”

    石昊喝道,他看上了這雷靈,覺得十分強大,如果培養好的話,當真是最頂級的戰仆,太厲害了。

    “小輩,你欺人太甚,分明是你驅趕異蟲沖擊到我這里,還栽贓陷害。老朽不答應,跟你拼了!”王曦的叔祖叫道,向前攻來,要阻止石昊,給兩頭雷靈逃走的時間。

    “老匹夫,無恥到這一步也算是少見了。”石昊爆發,一拳轟出,天崩地裂,雖然沒有直接邁入斬我境,但是卻不弱此境的生靈。

    王曦的叔祖是斬我境的高手,此時,哪怕全力轟殺,但還是吃了大虧,竟被石昊一拳震的咳血,接連倒退。

    “小輩,你這樣是否太欺負人了,得饒人處且饒人!”金展的叔祖開口,見到石昊沖天而去的剎那,順勢轟下來的一拳,他急忙阻止,出手迎擊,幫助王曦的叔祖。

    石昊沒有看那一拳的結果,而是電射而去,追擊兩頭雷靈,想要拿下。

    這一戰,驚動了很多人。

    “這難道是傳說中的雷靈?”帝關中,終于有老古董認出了雷靈,滿是震驚之色。

    王家的人一聲嘆息,他們知道,無論如何這三頭神蟲也回歸不了王家了,光是雷靈二字就足以驚動那些大人物,他們相信,孟天正多半都要出頭!

    哧!

    石昊追上一只,另一只想要逃。

    結果,暗中探來一只大手,想要抓走。

    “砰!”

    忽然,一點微光出現,那是有人點出了一根手指,震開了那只大手,并且有聲音傳來。

    “既然這神蟲是沖著荒而去,因他渡劫而現,理應由他降服。”有大人物做出這樣的決定。

    暗中,那些想要爭奪雷靈的人都一嘆,不得不退后。

    “呀,它動了!”就在這時,太陰玉兔驚訝,因為石昊交給他們保管的東西中,有一枚繭動了。

    并且,它快速破開,一道道金霞綻放,一個生靈破繭而出!

    皇蝶出世,竟在這個時候覺醒!

    一睡就是多年,昔日它得了大造化,吸收了一只古皇蝶的精華,一直在繭中蛻變,等待沖霄而上。

    就是石昊都沒有想到,它在今日復蘇。

    “將它們交給我了。”皇蝶傳音。

    哧!

    太快了,皇蝶展翅,無比璀璨,如同一顆金色的太陽綻放,它閃動黃金翼,沖上了高天,追上另一只雷靈,驅趕著它,接近石昊。

    “喀嚓!”

    那頭雷靈攻擊,釋放閃電,但是皇蝶稍微一振翅,便將所有電芒都震散,不能傷它。

    人們愕然,這是什么逆天的生靈,能跟雷靈一戰?

    石昊驚訝,將一金一銀兩頭雷靈都交給了它,想看一看皇蝶究竟有多強。

    兩頭雷靈大怒,它們是高傲的,有威嚴的,居然被這么小覷,全部向前攻去,駕馭雷霆。

    轟!

    然而,更為可怕的事情發生了,皇蝶振翅間,長空崩塌,如同海嘯,猶若地震般,天地共鳴。

    所有人都驚駭,那虛空湮滅,不斷蔓延,簡直要席卷了蒼宇!

    兩只雷靈的攻擊,不能傷它!

    哧!

    兩頭雷靈突然加速,猛的撲了上去,都張開了嘴,露出最鋒銳的牙齒要撕咬皇蝶。

    那皇蝶看著柔弱,美麗無暇,但是此時泛出的神威足以讓所有人膽寒。

    鏘!

    一對金色的蝶翼,猛力壓落,分別擊在一頭雷靈身上,鏗鏘震耳,將它們直接壓在下方!

    所有人都有點發懵,一只蝴蝶,居然將最殘暴的兩頭雷靈給鎮住,占據上風!

    見到這一幕,石昊放心了,轉身就走,向著王曦的叔祖那里殺去。

    他喝道:“老家伙,該算一算你我的賬了,你王家這就這么下作嗎,為了對付我,真是臉都不要了,什么都敢做!”

    “小輩,你如果再污蔑我王家,別怪我族對你不客氣!”王曦的叔祖喝道,色厲內荏。

    “小道友,莫要欺人太甚。”金展的叔祖也在不遠處說道。

    “做都做了,卻連承認都不敢,王家不過如此。另,你們說要對我不客氣,還談什么欺人太甚?今日我就給你們不客氣一番,先殺上兩頭!”石昊喝道。

    他出手了,毫無保留,駕馭雷光到了近前,轟殺王曦的叔祖,對于斬我境界的生靈,他現在一點也不犯怵。

    轟!

    單只是他駕馭的天劫雷光就足以讓斬我境的人變色,更何況還有他的驚人戰力。

    “你……”王曦的叔祖雖然在對抗,但還是在第一時間就受傷了,大口咳血。

    “住手!”金展的叔祖喝道,想要阻止。

    “我還沒有跟你算賬呢,也敢亂摻和,你也過來吧!”石昊一聲長嘯,揮動手臂,一掛星河般的雷光就沖了過去,轟殺此人。

    “你敢!”遠處,金展怒了,一直在忍著,此時見到石昊這般出手,連金家的族老也攻殺,他終于要爆發了。

    “回來!”遠處,傳來一聲斷喝,阻止金展。

    轟!

    就在此時,石昊動用最強戰力跟兩個老者交手,占據上風,并且重創了他們,讓兩者全都大口咳血。

    “小輩你!”王曦的叔祖怒喝。

    “咚!”

    又是一拳轟來,并且伴著雷光,王曦的叔祖堅持不住,渾身龜裂,如同瓷器一般,身體瓦解。

    “你在此說出究竟為何要害我,我便饒你不死!”石昊說道。

    “你……做夢。”王曦的叔祖不敢背叛家族。

    “那就送你上路。”石昊結法印,居高臨下,向下按去,他現在還需要什么證據?只不過是想折辱王家罷了。

    既然對方不說,他便全力轟殺。

    “噗!”

    一道血光炸開,王曦的叔祖在此被擊斃,徹底爆碎。

    “還有你,我都懶得問,直接送你上路!”石昊對金展的叔祖說道。

    毫無懸念,在他驚濤駭浪般的拳光中,金展的叔祖也是一聲大叫,被擊殺,血染虛空。

    “你敢!”遠處,金展雙目赤紅,殺意滔天。

    還有王曦,站在遠處,臉上滿是震驚之色。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江苏11选五专家推荐号码 广西快3今日推荐号码 网上开棋牌游戏 河北排列7玩法 精准尾数3尾中特期期准 小熊猫配资 20选5技巧稳赚 可微信提现的手机游戏 上证指数走势图东方财富网 青海快三的开奖方式 精准三肖提前公开 涵星配资 九五至尊棋牌苹果版在线安装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查询 一天能赚500元的手机软件 盈股在线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