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關外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關外

    金志飛敗了,而且很不體面,曾被石昊踩在臉上,踏在地上,這可是金家近代有數的奇才之一!

    一群人躁動,金家的人差一點就沖上去,跟石昊算賬。●⌒,

    只不過,這是帝關,容不得他們撒野,不得不忍住怒火。

    堂堂一族的天縱人物,不到四十歲就晉升斬我境,何其的驚艷,放眼九天都罕有,可是在這里卻遭受奇恥大辱,讓金家都跟著蒙羞!

    “真是恥辱啊……”金家一位長老咬牙切齒,目光冷冽,那一腳不僅是在踏在金志飛的臉上,也像是踩在了他們的臉上。

    一個二十余的年輕人,英姿勃發,橫擊上一代的極負有盛名的天縱奇才,這是何等輝煌的戰績?

    石昊黑發披散,目光如電,端坐在南離神火犀牛身上,巋然不動,俯視著金家、王家等人,鎮定自若。

    這一戰,讓所有人都看到了他可怕的潛力,如一輪驕陽騰空,他的未來有無限可能!

    各族都在低語,在議論,覺得這個年輕人日后的成就一定會了不得,可能會成為一位震古爍今的無敵至尊。

    “這就是荒嗎,見面更勝聞名啊!”

    “不愧是在大赤天邊疆連勝十場、擊斃十王的后起高手,果然厲害,潛力十足。”

    各族的修士,不吝贊譽。

    “出關!”就在此時,天空中的吞天獸上那位大騎士下令,各族的軍隊全部調動,開始出發!

    人喊獸嘶,兵器寒光照耀天穹,大隊人馬殺氣騰騰,踏上一座巨大的傳送陣,真正要出征了。

    石昊騎坐在的紫金犀牛身上,此獸騰起陣陣紫霧。伴著神圣光輝,跟著大隊向前走去。

    金志飛咬的牙齒都在響,太恥辱了,他的坐騎被人奪走,駕馭在身下,對于強者來說這是何其沒有顏面的事。

    他在原地站了片刻,而后也動身了,依舊要出關。

    “志飛,你狀態不佳就不要去了!”一位老者勸阻。

    “不行,我來帝關就是為了磨礪自身。另外我對關外幾種故老相傳的造化很感興趣,不想錯過!”金志飛道。

    他也是自由身,不受征調,出關后可以自由行動。

    “小叔,我陪你一起去!”金展開口,他號稱一代天驕,是金家近代的第一奇才,潛力無邊,被整個族群寄予厚望。

    金志飛搖頭。很堅決,道:“不,我自己去,不會有問題。你計劃下一次出關。不要打亂自己的節奏,無需為我擔心。”

    “呵呵,金家的道友不用擔心,到了關外。該擔憂生死的是那個小子。”王長河走來,笑瞇瞇的勸說道。

    “希望如此!”金家的人點頭。

    大軍浩浩蕩蕩,走進傳送陣。一隊又一隊甲士,來自不同的種族,全都十分強大。

    石昊也上路了,進入傳送陣,光芒一閃,從這里消失。

    接著,他出現在一座巨大的祭壇前,發現這里聚集了更多的人馬,一眼望不到邊。

    有些生靈的體形實在太龐大了,比如數千丈高的黃金巨人,如同山領般粗大的雙頭古蛟,還有山岳般的青色巨狼等!

    很明顯,騎坐在吞天獸上的大騎士所統率的只能算是大軍的一支,還有很多支,在這里匯合。

    “出了此地就算是關外了,你等一定要小心。”

    “記住,殺敵就是在護佑你們的妻兒,在保護你們的親人,男兒當凌絕頂,要有氣吞山河的志向,沙場就是你們證明自己的地方,用戰血去譜寫鏗鏘戰歌!”

    幾名老者站在宏大的祭壇上,鼓舞士氣。

    “好了,上路,希望每一個人殺敵后都可以活著回來!”一名老者說道,同時取出金色骨塊,填在祭壇上的縫隙中。

    轟!

    一瞬間,成片的光幕騰起,籠罩了此地,形成一片浩瀚天圖,將所有人修士都覆蓋在下方。

    遠處,是聳入蒼穹的高大城墻,是由星骸堆砌成的。

    近前祭壇發光,開啟一條通路,沿著它走出去就是關外,就算出關了!

    刷的一聲,非常的整齊,所有人都在一剎那間消失,從城墻內的這塊區域離開,不見了蹤影。

    虛空模糊,隱約間,所有人都感覺自身被分解了,途中看到一顆又一顆星辰新生、衰敗、毀滅。

    他們知道,通過了最為可怕的界門,不然不會有如此體驗。

    像是過去了一個百年那么久遠,又像是才匆匆片刻間,時光紊亂,讓人分不清長短,所有人都一陣搖動,發現已經站在一片大地上。

    向后望去,混沌澎湃,不斷翻涌,一座高聳入茫茫蒼穹深處的巨城,矗立在那里,萬古不倒,永世長存。

    那就是帝關,已經在身后,處在混沌中。

    “我們的天地,在混沌那一邊嗎?”

    “這就是關外!”

    當人們回頭,真正向前望去時,第一次出關的生靈都是一震,畫面蒼涼,景象似陳舊的水墨畫,很久遠。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這是一片大戈壁,一望無垠,血色的落日巨大無比,如同一頭不朽的蠻獸鎮壓在天邊,通紅而妖艷。

    關外景色,粗獷而奔放。

    大漠中,有很多烽火,先人點燃,數千年都不熄,甚至有的已經長存數十上百萬年了。

    一條大河,從大漠中穿過,從古至今,從來沒有干涸過,水澤滔滔,呼嘯而過。

    仔細觀察,所有人都覺得發瘆,那河水鮮紅而妖艷,如同神血在流淌,從古到今,其血色永不褪。

    “相傳,它是黃泉的一條支流,本是黃色的,但被戰場上的強者血液染紅,自此赤紅不變,血腥撲鼻。”一位遁一境界的大騎士說道。

    尤其是。血色長河奔涌時,不時濺起浪花,會有一些骨架浮出水面,都很奇異,有雪白晶瑩的,有金色的,還有發出烏光的。

    河中不知有多少骸骨,都屬于昔日的強者,甚至不乏長生骨!

    死了多少人,戰死了多少生靈。根本沒有辦法統計,這是兩界最大的戰場,也是葬地!

    喀!

    突然,有人向前走時,砂礫下出現骨塊。

    “地下也是骨?”

    一頭黃金獅子體形龐大,跟小山似的,將大漠踩的塌陷,結果發現,沙子下骸骨太多了。不忍目睹。

    “這……”第一次來這里的修士都心驚,因為在沙漠下,枯骨的數量不見得比沙子少。

    轟!

    有人揮動袍袖,飛沙走石。前方的大漠被清理出來一大片,結果遍地神骨,瑩瑩發光,至今神道氣息依舊不滅。

    這也太多了。都殘缺的厲害,很難分辨屬于哪一部位,碎骨無窮。

    當年大戰慘烈。也不知道兩界有多少生物埋骨大漠中。

    “嗯,泉水,它是血色的?!”一位青年驚呼。

    大漠中,數十里外有一口血泉,汩汩而涌,隔著很遠就能聞到血腥味,在血泉旁邊還有一株極其美麗的花朵,妖艷的讓人心醉。

    “地獄之花,誰都不得臨近!”大騎士當即臉色就發白了,連他都十分恐懼,感覺到陣陣寒意,駕馭吞天獸不斷倒退!

    “一朵花而已,能有什么大不了。”有人小聲嘀咕,不以為意。

    一頭貔貅上的老騎士頓時喝道:“你懂什么,這種花朵連至尊都無法觀賞,你若湊上前去,保準死無葬生之地!”

    這是一位宿老,很有威望,讓年輕的修士都一陣頭大,聽著他的獅吼聲,不敢反駁。

    直到他停下,才有人細聲細語,放低姿態請教,道:“前輩,這種花很可怕嗎?”

    “唯一慶幸的是,它離成熟還要很多年,不然的話所有人都要死在這里!”貔貅上的老騎士說道。

    大騎士神色凝重,盯著那朵美麗到極致的妖花,心有余悸,道:“幸虧離成熟還遠,不然這是一樁大禍啊,不過未來這片戰場肯定會鮮血漫天。”

    眾人驚駭,仔細聆聽。

    “相傳,地獄之花來歷神秘……”

    有人說,他是真仙死后魂變所致,借助戰場上無數生靈的鮮血澆灌,再生出來。

    也有人說是無敵的不朽者死后,另類再生,扎根在億萬生靈鮮血浸染的魔土中,吞掉仙骸,生出此花。

    當年,有一位至尊第一次見此花妖艷,美麗無暇,忍不住走到近前,結果手指剛觸及,自身就爆碎了。

    同一日,那朵地獄之花成熟,于這里全面綻放,花香彌漫數十萬里,天地赤紅,若晚霞覆蓋,結果在此范圍內的生靈不分敵我,全部化成血漿,皆滅與此地!

    那無盡的血液,化成小溪,匯聚而來,被那朵地獄之花吸收。

    這一刻,年輕人毛骨悚然,再也不敢大意,看著那朵花,雙腿都在發顫,這簡直是蓋世魔花啊!

    “派人回去,稟告孟天正前輩等,需要真正的至尊持仙道至寶,在此花沒有成熟前鏟除掉,不然會出大禍。”

    “來不及了,它已經走了。”大騎士嘆道。

    果然,那血泉干涸,地獄之花沒入大地下,從那里消失。

    在它未成熟前,有很強的自我保護意識,可以飛天遁地,就是遁一境皆的大修士都無法追上。

    “越過這片大漠,疆域會更廣闊,有神藥神脈、古葬域、天獸森林等,你們要去哪里?”有人問石昊、金志飛這樣的人。

    同來的有幾名可以自由行動的天才,可以離隊,自主選擇去磨礪自身。

    “第一次來到關外,我愿隨大軍而心,真正見一見兩界交鋒浩大場面!”石昊說道。(未完待續……)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五分彩是正规的么 广东好彩1开奖查询 多乐彩开奖视频 辽宁体彩11选5计算方法 九游棋牌官网? 陕西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多多棋牌游戏下载 陕西体彩11选5八码遗漏 五分*是官方彩吗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 高手论坛免费精选资料 快中彩走势图app 四肖免费期期准 乐禧白城麻将安卓 海王捕鱼九游 江西优乐麻将下载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