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元神戰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元神戰

    傳言,當年金太君險些要傾盡族內各種神道資源培養金志飛,若非后來金展出世,實在超凡脫俗,他可能就會成為近代金家的靈魂人物。

    此時,兩強對立,隔空相望,彼此間有雷霆在轟鳴,有電弧在閃耀!

    相差一個大境界,并且,金志飛幼年得大造化,煉就出堅固超凡的元神,孰弱孰強,在人們看來一目了然。

    許多人都為石昊捏了一把汗,這么一個有為的年輕天才不該在此受挫,元神對決,稍一疏忽就是影響終生的大問題。

    “最后時刻了,你還有什么想說的嗎?”金展露齒一笑,很雪白,病態中難得的見到了燦爛。

    這讓一些人變色,這是讓人交代遺言嗎,太霸道了,想不留情而施展辣手嗎?

    “我說了,點到為止。”天空中,吞天獸上的大騎士警告道。

    “我會留情的,不過當今的年輕人好虛名,總覺得自己名氣很大,其實不過是溫室里的豆芽菜,我怕他承受不住,好心提點他一下。”金志飛笑著說道。

    “我前往大赤天邊疆殺異域十王的時候,你還在金家當少爺呢,少廢話,開始吧!”石昊道。

    “好,既然你無自知之明,敢越級挑戰,我就成全你,讓你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你有多膚淺!”金志飛冷聲道。

    “開始吧!”那位大騎士說道。

    轟!

    就在這一刻,兩人都迸發出了驚人的光芒,尤其是眉心,璀璨奪目,如一輪太陽升起,煌煌耀天。

    這股能量太驚人了。許多人都倒退,這還是兩個后輩嗎,居然有這么大的精神力,影響到了周圍空間的穩固。

    這可完全是精神力,是神念所致!

    兩人周圍,虛空撕裂。黑洞浮現,景象駭人,這是何等強大的元神,一念間而已,就能造成這種破壞結果。

    咚的一聲,如同仙庭的戰鼓被敲響,震懾人心。當即很多人面色蒼白,靈魂受到沖擊。

    要知道,他們并沒有在戰場中,隔著很遠,只是稍微波及到了而已。就有了這種劇烈的感受。

    轟!

    金志飛那里,眉心中走出一個小人,璀璨奪目,沐浴著神圣而熾盛的光輝。如同一顆天日在沸騰般。

    太燦爛了,根本無法直視!

    誰都沒有想到。金志飛這么的霸道,直接元神出竅,這是要動用全部力量,全力轟殺石昊啊!

    元神出竅。綻放全部精神魂力,造成的沖擊太大了,這個地方形成可怕的場域,無形中扭曲了時空。

    “快看,真的化成了一輪太陽,這是完美元神的體現啊,至剛至陽,強大無雙!”有人驚嘆。

    許多人都呆住了,小人熔化,成為一輪太陽,冉冉升起,讓許多人都要忍不住頂禮膜拜下去。

    這是傳說中的幾種元神異象之一,化成太陽,意味著金志飛的元神至剛至強,少有人可以比擬。

    這幾乎算是斬我境界的一種完美元神異象!

    荒拿么什么去對抗?許多人都感覺,他兇多吉少了。

    金家的人自始至終都很輕松,一直都帶著笑容,因為對金志飛太有信心了,神念對決,有幾個是他的對手?

    那輪璀璨的元神太陽速度極快,向著石昊那里鎮壓而去!

    “嗯?”

    突然,許多人都變色,石昊眉心沖出的元神之光也很絢爛,照亮了天宇,其氣息恐怖,讓人心驚肉跳。

    這是怎么回事?一個虛道境的年輕人,其元神這么的可怕嗎?

    很快,照亮天宇的元神光收縮,而后凝聚成一口兵器,且光澤發生變化,漆黑如墨了。

    石昊的元神發生異變,那個很強大的小人化成了一口黑色的劍胎,流動著殺伐氣,而后直沖起來,向前劈去。

    “天啊,那是……元神劍胎!”

    “王家的平亂訣!”

    有人驚叫,真的太吃驚了,這是何其不可思議的事,荒怎么掌握了王家的平亂訣?

    平亂訣,威震萬古,號稱最強攻擊劍訣,為有史以來最負盛名的三劍訣之一,是王家的鎮族絕學,外人不可窺秘。

    可如今石昊施展了出來!

    不遠處,那輪元神太陽一震,金志飛一陣遲疑,因為平亂訣名氣太大了,當年殺的異域大軍都飲恨。

    如今可是在進行元神對決啊,這太危險了!

    “不用擔心,王家絕學從未外泄,他在虛張聲勢!”場外,王長河喊道。

    因為,在過去,荒就曾用這種手段恫嚇過對手,最后證實不過是虛張聲勢,是空架子,他并不曾掌握。

    “轟!”

    元神太陽更耀眼了,向前沖去!

    只是,那黑色的劍胎也越發的讓人心悸,如同一道黑色的閃電,向前劈去。

    “咦,不對,真的成劍胎了,怎么會這樣?!”王長河一聲大叫。

    這句話一出,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因為他是王家嫡系,最有發言權。

    場中,金志飛頓時動搖,如果真正的戰斗他無懼,可現在是元神對決,他怎么會不怕平亂訣?

    可以說,實力相近時,若是元神比斗,沒有人不懼平亂訣的,這是殺人元神的無上大法,無解!

    就是這么的瞬間動搖,兩者接近了。

    一剎那,金志飛閃現過各種念頭,意志不再堅定,他怕元神被一剖為兩半!

    另一邊,石昊的元神化成黑色劍胎后,一往無前,沒有一點的退意,毫不動搖,斬殺向前,可以說,全力以赴!

    兩者反應不同,在剎那間遭遇。

    元神太陽發光,施展秘法,祭出法則,向前鎮壓劍胎。

    元神劍胎流動古樸的光澤。有神秘符號閃耀,一斬而過,劈開了諸多法則。

    噗!

    一剎那,兩者撞在一起,天地劇震,虛空中出現諸多黑色的大裂縫。讓一些黑洞漩渦成片的浮現。

    神念一擊!

    是這么的激烈,兩者竭盡所能,相互斬在一起!

    “不,那真的是元神劍胎,王家,你們的鎮族絕學怎么泄露了?”金家的人焦急,一個個面色慘變。

    “啊……”

    場中。天崩地裂,神念一擊,不比真身對決聲勢小,引發巨大的震動。

    可以看到,那柄黑色的元神劍胎剖開了元神太陽。將它斬成兩半。

    “該死,不要啊!”金家的許多人都大叫,金志飛是天縱人物,如果這樣殞落太可惜了。絕不能容許。

    第一時間,就有人動了。要出手干預。

    “嗯,何人敢制造不公?”天空中,那位騎坐在吞天獸上的大騎士喝道,一抬手。將金家幾名強者全部壓制,大手遮天,將他們蓋在了地面上。

    很明顯,這是一位“遁一境”的恐怖人物,是演武場中場層次最高的領軍者。

    在某些場合,這種人被成為至尊,盡管并不是,但卻獲得了那樣的美譽,實力強大之極。

    金家數名斬我境的高手都被他一只大手按在了地上,一動不能動,這讓人駭然,暗嘆遁一境的人果然恐怖。

    場中,金志飛被劍胎直接斬為兩半,發出一聲凄厲慘叫。

    眾人的呼吸都要停止了,這個結果太可怕了,出人意料,一個虛道境的年輕人竟然重創了斬我境的大高手?

    此時,王長河臉色發白,呼吸困難,心臟劇烈跳動,他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家族的無上秘法泄露了?

    “喀!”

    突然,場中,那柄黑色的劍胎也斷裂了,發出清脆的聲響。

    眾人愕然,情況有變,并非他們想象的那般。

    “這平亂訣有問題,荒并未得到真傳!”有人醒悟,知道了真相。

    與此同時,王長河感覺可以呼吸了,剛才驚怒到暈眩,現在發現荒并沒有洞悉平亂訣的秘密,因為那劍胎上的符文跟王家的不一樣。

    “你險些蒙蔽了我,納命來!”金志飛大喝,他那兩半的元神融合,不過光芒暗淡,受創很重。

    他心中十分震驚,自己幼年曾得到養魂神草熬煉元神,神魄強大無匹,今日怎么會跟一個年輕人拼了個兩敗俱傷?

    故此,他想再戰,用盡殺手锏,擊斃對方。

    喀嚓!

    那柄元神劍胎徹底碎掉,化成一大片光雨,在那里飛舞,而后快速組合在一起,成為一頭金色的鯤鵬!

    “嗯,不對,他怎么沒有受傷?”金志飛震驚。

    其他人心頭也一跳,那劍胎明明折斷了,怎么現在其元神不受影響,依舊強大?

    王長河心驚,這是什么法,怎么跟平亂訣一樣?

    顯然,石昊并沒有掌握平亂訣,不過是模仿而已,本質上,他是動用不滅經!

    這一年以來,他一直在摸索,進行各種嘗試,結果發現不滅經最適合肉身,用于元神修煉的話,則很不適應。

    不然的話,那是何其恐怖?

    最終,百般嘗試,也只能將元神當做肉身,稍微運轉不滅經瞬間。

    剛才就是如此,他以不滅經加持元神,讓其堅固無比,進行了一次大碰撞。

    元神雖裂,但在那剎那間,不滅經瞬間的作用,讓他迅速重組,進行復原,并未傷到根本元氣。

    一聲禽鳴,天地動蕩!

    石昊的元神化成了一頭鯤鵬,向著前方撲殺而去,依舊在巔峰狀態!

    金志飛神色慘變,現在他發現對方的狀態這么的完美,而他元神被斬成兩半,早已大傷,現在要吃大虧。

    同時,他難以置信,荒的元神為何這么強大,跟他不受傷前相比,都在伯仲間!

    事實上,石昊的元神本就是這么強大,因為他服食過金菩果、引魂蓮、黃泉果,都是壯元神的神藥。

    此外,他曾多次渡天劫,鍛造元神,遠勝常人。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現階段的元神比肉身還可怕!

    鯤鵬撲擊!

    噗!

    這一次,光雨飛濺,金色的神鳥無恙,而元神太陽則缺失了部分,被鯤鵬險些撕碎!

    “啊……”金志飛慘叫。

    元神飛遁,灑落下成片的光雨,如同血液在流淌,其實這比精血還珍貴,那是元神負傷所濺開的精神力。

    金志飛大敗!

    如果真正戰斗,憑借他斬我境的修為,肯定要占據巨大優勢,可現在因為進行神念搏殺,落得這樣一個下場。

    刷的一聲,石昊的元神歸竅,而后整個人騰起,向前追擊。

    金志飛又驚又怒,這個后輩居然在追殺他。

    石昊的速度太快了,金志飛的元神負傷,竟然還沒有進入眉心內,他就已經殺到了。

    那頭南里神火犀牛載著自己的主人肉身轉身就逃,迅疾若閃電,但是依舊快不過石昊,被他追上了。

    “你……”金志飛發懵,他的元神距離自己肉身有段距離了。

    砰!

    不遠處,石昊從空中落下,一腳踩在金志飛肉身的臉上,將他踢了下來。

    所有人都看的都一咧嘴,光看著都覺得痛,因為金志飛那張臉都變形了,隱約間傳來了骨裂的聲音。

    在金志飛肉身墜落地上的同時,石昊也落下,一只腳踩在他的臉上,將他踏在了腳底下。

    “你曾飛揚跋扈,不可一世,自恃甚高,說了很多,結果如何?不過如此啊,阿貓阿狗一只!”石昊說道。

    這一刻,金志飛險些暴走,怒到發狂,他現在是元神狀態,眼睜睜的看著石昊將他的肉身踩在腳下,這太屈辱了。

    所有人都發呆,居然是荒勝了!

    金志飛惱怒無比,這一刻太難受了,元神在外,想回肉身中,那么就要面對一張大腳踩在臉上的處境,不回去的話,現在對方出手的話,無肉身庇護,極度危險。

    真是進退兩難啊!

    “你不要這肉身了嗎?”石昊問道,砰的一聲,在他的臉上跺了一腳。

    “你住手!”金志飛大喝,實在難堪,回歸肉身的話,那得是多么的屈辱,不回去的話,會出大問題。

    “你服了嗎?”石昊冷淡的問道。

    “我……”金志飛憤怒,曾經說了很多話,奚落這個年輕人,到頭來卻是這么一個結果。

    他覺得臉上火辣辣,等于自己抽了自己一個大耳光。

    “我敗了!”金志飛不甘心的說道。

    轟!

    這個地方,一片噪雜,人們議論紛紛。

    “好了,勝負已分,到此為止吧。”天空中大騎士發話。

    “給你的皮囊!”砰的一聲,石昊輪動右腳,像踢球一般,將金志飛的肉身踢飛起來。

    金志飛大怒,元神沖起,回歸肉身,結果一剎那間,他就感覺到了身上的劇痛,特別是臉上嘩啦啦,因為那里還有清晰的鞋底印呢。

    “氣煞我也!”金志飛又羞又惱,今日之事實在是一種恥辱。

    他想召喚坐騎,發現石昊一躍而起,坐到南離神火犀牛的背上,強行駕馭,收為坐騎。

    “那是我的!”金志飛怒道。

    “這是我的戰利品,如果是在戰場上,連你都是我的戰利品。”石昊冷冷一瞥。

    太恥辱了,金志飛恨不得仰天長嘯。

    這個時候,很多人都看向他,目光異樣。

    金家的一些人面色鐵青,就是金展也來了,冷漠的看著這一切。(未完待續。)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福彩20选5窍门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官网 闲来贵州捉鸡麻将下 江苏快三走势图 深圳十大配资公司 湖北卡五星麻将手机 时时彩软件重庆版 北京pk10计划50期连中 学生如何从网上赚钱 快乐十分计划推荐 青海11选5走势 2019四肖四码期期中特 快乐彩玩法 算平码技巧 上海申穆期货配资 河北十一选五怎么跟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