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黃金血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黃金血

    夜空下,那生靈一步一步走來,身材修長,可是見不到真容,周身都被墨玉般的黑金甲胄覆蓋著。

    冰冷金屬戰衣,晶瑩的光澤,烏光爍爍,這個人有種妖異的氣韻。

    看不見真容才覺得神秘,來自異域則顯得詭異,想不引人矚目都不行,隨著它接近天神書院,所有目光都投了過去。

    在此過程中,它身上的黑暗仙金甲胄發光,有大道符號不斷亮起,在探測這個世界的各種規則。

    “你這是在挑釁嗎,在這里了解情況,而后帶回去消息,更好的同我們開戰!?”天神書院的一位長老說道。

    “它是一位使者,只是送信而已,你們多想了。”

    虛空中,恢宏的祭壇上方,龐大的三頭王在開口,它的形體真的很壯闊,遮蔽星月,實在過于巨大。

    就是它開口說話的聲音,都隆隆如雷鳴,震懾人心。

    “將信拿來!”一位長老開口。

    在得知三頭王只是虛影,并非真身降臨后,眾長老長出了一口氣,不然的話天知道要死多少人。

    黑暗仙金戰衣流光溢彩,這個人冷漠上前,鏘的一聲,從它的戰衣中飛出一塊玉石書,沒入一位長老的手中。

    天神書院的數位長老都湊了過去,一起看信,當場就皺起了眉頭,全都露出怒色。

    “勸我等歸降,怎么不說直接讓我等自殺?”四長老冷笑道。

    “信中有寫到。賜予你等不朽!”遠空,黃金光流轉,巨大的蜘蛛軀體展動。顯得無比猙獰而嚇人。

    黃金三頭王氣勢懾人,縱為虛影,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對抗與面對的。

    “笑話,說的真好聽,賜予我等不朽?可這世間有幾個生靈能真正不死,當年你們跨界而來的先祖,如今還剩下幾人。可擋的住歲月?!”書院中的五長老更是斥道。

    “都還活著,來這個世界征戰的英雄祖先不曾老去。歲月怎能傷他們,都說了,他們是不朽的!”黃金三頭王嚴肅的糾正。

    當聽到這些話語,在場的人皆倒吸冷氣。內心深處生出一股無力感,也許不需要對抗了,結局早已注定。

    “無需灰心,不要氣餒,他們如果足夠強大,早就過來了,何必費盡心機的游說。”久不出面的二長老開口,鼓舞天神書院的弟子。

    “說的也是,那些人能活下來幾個。不過是為了威嚇我等罷了。”曹雨生叫道,一群人跟著響應。

    “我等愿意建一個神國,人人超脫。都會不朽,幫助這世間每一個人!”三頭王說道。

    “真是說的比唱的都好聽!”二長老諷刺。

    “要說的那些話,我等都已經寫在信中,為舉世生靈謀求不朽的計劃也列在當中,你等當仔細研讀。”三頭王說道。

    “舉世同不朽,你在夢囈嗎?”一位長老禁不住冷笑了起來。這太離譜了。

    “或許,這個世界有些人對我等不了解。以訛傳訛,說我們窮兇極惡,罪惡滔天,但這都不真實。”黃金三頭王說道。

    人們愕然,他到底給書院中的長老一封什么樣的信,它在說異域的生靈很溫善嗎?這太離譜了。

    在眾人的印象中,異域的生靈記載于骨書中,從來都是十惡不赦的,現在異域的三頭王居然要行這種事。

    “休要胡言亂語,你等不過是想探查而今的天地究竟如何了,還扯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做什么!?”

    三長老很嚴肅,一眼盯住了站在近前的使者,可是任他琢磨,都看不透此人,包裹年齡、性別等,無法看清。

    “轟!”

    天神書院的五長老出手了,向著那身穿黑色甲胄的生靈招手,想禁錮其元神,免得到時候自殺。

    他可沒有留情,若非那黑暗仙金戰衣被人曾經被絕世高手加持過,刻下神秘紋絡,此人定然難逃這一劫難。

    “叮!”

    便是如此,也不會成為這個生靈無損的理由!

    五長老的那只手擦中黑色甲胄,如同敲在金石上,非常的清脆,那是仙金在輕鳴,有所緩沖,抵住神力,令人心神劇震。

    “你要殺它嗎?”黃金三頭王的聲音傳來。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等待什么,不就是想利用此人為你等探測天地的規則與限制嗎?不要妄想!”五長老喝道。

    同時,他這次真的動用了道行,運轉了神力,準備要將那被黑暗仙金甲胄覆蓋著軀體的生靈擒殺。

    “談不朽,爾等不信。如今有一個十分不簡單的人站在你們眼前,還是不能認出,或者說早就被你們遺忘了。”三頭王說道。

    眾人詫異,他想表達什么,這樣的話語等很容易讓人不解。且,就在這一刻,三頭王搶著出手了。

    “哧!”

    蛛絲如瀑布,在星空下垂落,晶瑩透亮,看起來讓人覺得心驚,分明是一頭大蜘蛛變異,還在吐絲結網呢。

    雖然長了三顆腦袋,但結果還是出了問題。

    蛛絲禁錮那個使者,并擋住天神書院的五長老,三頭王不過是虛影而已,居然也能自己出手,一道神光沖過。

    在鏗鏘聲中,三頭王念咒語,那黑暗仙金鑄成的甲胄有些部分發光,翕張開來,而后噗的一聲輕響,使者負傷。

    “他怎么會傷自己人,瘋子!”有人叫道。

    “咦,那里怎么有金色的液體,分散在那個使者的周圍?”

    這里發生了一些奇異的事,看起來很妖,故此吸引了許多人的注意力。

    “那是血液,金色的血液,天啊,這是什么生靈?!”有一些人驚嘆。

    那種血液太圣潔了,很美麗,一點也不血腥,有一種說不出的氣息。

    這引發轟動,或許有些種族的血液帶著金光等,但跟眼前所見絕對不一樣,它是那么的神圣而瑰麗。

    分明是一種血液,但卻如此吸引人注意,也著實不簡單了。

    “為什么會流淌金色的神血,他到底有什么來頭,三頭王分明話中有話,到底怎么回事?!”

    書院中的弟子不明白,都露出狐疑之色。

    可是院中最強大的幾名長老卻都變色了,包括五長老,立刻停手,不再輕易招惹。

    “是那種血液,沒有錯誤!”

    “想不到,時隔漫長歲月后,這種血脈還能再現世間,不曾斷絕,真是一則讓人振奮而激動的好消息!”

    天神書院的幾位長老在說話,手指在微微逗,相當的震驚,一個個神色無比的激動。

    “呵呵,總算有人還記得,有這種血液的人在世間。”三頭王大笑。

    “請問前輩,究竟是怎么回事?”書院中有人詢問。

    “他是守護者的后人,唯有這一脈的人血液最神圣,是金色的!”二長老答道。

    人們倒吸冷氣,他是守護者的后人?

    “那是什么時代的人?”雖然隱約間猜到了,但是人們還是想求證。

    “仙古紀元,他們做了太多的事,守護此界,雖人丁稀少,但卻不斷征戰,抵擋外敵,直到這一族全部戰死,被耗光。”

    以守護這一界為準則,立下無盡大功,該族被稱作守護者,雖然人數有限,歷來不過一手之數,但特征明顯,只要負傷,他們流出的就是金色血液,神圣無暇。

    該族久遠到可以追溯至最古老的年代!

    所有人都以為,該族徹底滅絕了,有數的幾人也戰死了,沒有后代留下,不曾想今日被三頭王帶來一個體內流淌著金色血液的人。

    據聞,該族之所以強大,就是他們的金色血液為他們提供了無敵的力量!

    “這是守護者的后代,怎么會在你們那個世界?!”就在此時,連大長老都被驚動了,再也坐不住。

    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守護者絕后,因為他們昔日立下了蓋世功勞,不能無后人,不然太殘忍了。

    “你是什么意思?”四長老喝道,不明白三頭王怎么會帶來一個這樣重要的人物,守護者的并未絕后,必須要保護起來。

    對于這個世界來說,守護者曾經付出了太多!

    “唔,我們研究了很久,所謂無敵血脈,至強血液,其顏色也是會變的,這次帶回來給你們看一看。”

    在場的人自然不信三頭王的話語,怎么可能會隨意送回一個體內流淌著金色血液的人?(未完待續)

    ...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在线股票走势图 新未来分分彩软件 股票下跌 什么棋牌游戏最好玩 茅台酒股票代码 信誉棋牌 新疆时时彩11选5 下载大连娱网棋牌 股票长线短线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 宁夏11选5任选五遗漏 分分彩期期中毒胆公式 体彩山东快乐扑克3投注 如何在网络赚钱 广西快3 开奖结果今天 15选5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