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柳神心中的世界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柳神心中的世界

    “柳神,那是怎樣一個世界?”石昊想知道,他一直在尋找答案,柳神要去哪里,將做什么。

    “我所熟悉的世界不復存在了,我所生活的故土早已焦黑,我所認識的人都已死去。”柳神看著天際,望著莽莽群山,很是蕭索。

    這還是它第一次露出這種氣質,跟以往不同,有落幕,也有懷念,還有感傷,它像是看到了一個又一個故人在掙扎,最后逝去。

    “柳神!”石昊呼喚,他看到了朦朧霧靄中那雙眸子,原本清澈如水,可是此時卻深邃如深潭,它沉浸在哀傷的世界中。

    遠處,不滅生靈還有齊道臨在等待,并不知道這里的情況。

    柳神站在山上,幽幽一聲嘆息。

    “我要去的地方,不知有多遠,路途漫長,踏過那原始之門也許可以到達,還有一種可能,也許我那真身已經化成一灘污血。”柳神說道,道出那是何等的艱辛。

    石昊聞言,心中大動,強大如柳神都如此,別人還怎么能成功?

    可是他想去那里,跟柳神一同探索,是柳神造就了他,自然要跟它一起上路,并肩作戰。

    “仙古紀元,有仙存于世間,結果還是失敗了,這一紀元還不曾見到一個真正的長生者,能如何?”柳神輕語。

    “給我時間,我一定有資格去參戰!”石昊說道,他要跟著上路。

    “昔日曾經有仙,卻都戰死了,你即便能達到那個高度,覺得能改變什么嗎?”柳神反問。

    石昊一陣沉默,想到了仙古遺地中的一切,他在擂臺上勝出,被傳送進終極造化地,曾遇到一面“絕望之墻”。

    那是昔日無上強者的絕望。悲觀無比,認為有人得到了上一紀元留下的造化也無力回天,改變不了什么。

    而現在,柳神的情緒也有些低落,顯而易見,它也認為,便是有高手崛起,也很難逆天改變什么。

    “我會變強的,可以無懼一切,橫推九天十地一切敵!”石昊說道。

    “便是那樣。也還是不夠啊,九天十地無敵,也只是在這片殘碎與破裂的世界稱尊。”柳神搖頭。

    “我會更強,強到一個人就可以足以扭轉任何戰局,所向披靡,橫推古今所有對手!”石昊說道。

    真有這樣一天嗎?柳神聞言,靜靜站在那里,看著遠空,又看向石昊。輕輕一嘆。

    這樣的路太難,也許會失去太多!

    “漫長歲月后,也許會有那樣一個人,獨自站在歲月長河上。回首萬古,獨伴神道。”柳神說道。

    隨后,它回頭,看向石昊。道:“可是我不希望你走這樣的路,因為會失去太多,太多!”

    “柳神你可以告訴我嗎。你所要去的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世界?”石昊這樣追問。

    “仙古一戰,太慘烈,有人去過那里,但沒有人到達終極地,我也只是在尋覓,要去看一看,了卻心愿。”柳神說道。

    石昊聽明白了,柳神所說的那個地方,應該是敵手所在的地方,不同于三千州等地。

    在說這些話時,柳神的眼中有緬懷,有悲傷,還有一種奇異的光彩!

    “我會變得足夠強,我能夠到達那里,跟柳神一起去征戰!”石昊大聲說道。

    “你知道那是怎樣一個地方嗎,需要多久才能臨近嗎,需要多么高深的修為才有資格一戰嗎?”柳神搖頭,道:“你全都不了解,不懂。”

    “不管怎樣,我都會努力的。”

    柳神依舊搖頭,道:“如是有一天,星空炸裂,乾坤傾覆,只剩下你一個人,雖無敵世間,但到頭來卻只能回憶。看紅顏白發如雪,葬歸黃土,看故人衰敗,沉睡墓地,到了那個時候,你還會覺得值嗎?”

    石昊握緊拳頭,他不知道,為何風華絕代的柳神都不那么自信了,要跟他說這些?

    柳神,應該是無敵的,超然的,可現在卻在告誡,讓他莫要輕言踏上一條不歸路。

    “我心堅如鐵,將會大步前行,一往無前!”石昊大聲說道。

    “那就等你真的站到足夠的高的領域中吧,不用我說,你也會遇到,見到那些,明白一切。”柳神說道。

    “我該怎么走才能去那個世界?”石昊追問。

    “先過了邊荒那一關吧。”柳神道。

    石昊心頭大震,無數強者負責鎮守邊荒,只是為了守住那條路,不讓人踏足,不能過來而已。而今,卻是要過了邊荒,主動殺進去,才有尋到一條路,有可能到達那個世界。

    這難度太大了!

    上界有人可以做到嗎?最起碼,現在無人能走到那一步!

    “我就是要創造奇跡,改變歷史,超越古今,早晚有一天會走向那里!”石昊發誓,目光堅毅。

    隨后,柳神跟石昊說了許多話,涉及很多,包括石村往事,下界故人等,它不愿再談太過沉重的話題。

    這道烙印,是柳神進原始之門前留在天地中的,時間無多了,不久后就會消散。

    石昊傷感,他怕那真身進入白色骨門后,真的永遠不會出現,再也見不到了。

    故此,盡管柳神不再說嚴肅的話題,他也在追問,想要了解更多,將來好去尋找,踏上那浩瀚征途。

    “好吧,我將消散,在離開前施展最后一種法,看一看日后會發生什么。”柳神點頭。

    那是什么法,可以看到將來的事嗎?石昊心頭震動!

    漫長歲月,古今悠悠,柳神施展此法次數是有限的,此時這烙印將消散了,竟要施展此種。

    可見,它是多么看重石昊,要為他來單獨施展一次!

    遠處,不滅生靈動容,齊道臨也眼巴巴的看著,不知道會發生怎樣的事。見證到怎樣的一種情況。

    “你確信,要看嗎?”柳神問道。

    “我……”石昊心驚,真的會看到未來嗎,提前了解那些會有什么后遺癥嗎,對他對柳神來說,是好還是壞?

    “我確信,想看一看!”最終,他給出這樣的決定,因為唯有如此才能了解更多,看一看柳神心中的世界。

    “好吧。讓我準備一番。”柳神點頭。

    時間不長,柳神盤坐山峰上,吐納日月精華,自身仿佛同大宇宙共鳴,跟諸天星辰脈動一致了。

    其身影模糊了,白衣化成霧靄,如同仙氣,在這里蒸騰與彌漫,整片天地都失去了應有的光彩。有的只是朦朧。

    在這一刻,一股莫名的力量在洶涌,在擴散,以柳神為中心。仿佛回歸到了開天辟地前,有的只是原始,還有孤寂。

    混沌光灑落,仙氣迷蒙。恍惚間,在那開天辟地前,也有生靈。也有大戰,在遠方,不在近前!

    “嗯?”石昊發呆,所見到的模糊景象是真的嗎?

    轟!

    突然,天地間爆發出一聲驚雷,打斷了他的思維。

    柳神動了,不斷結印,口誦咒語,一時間讓這里狂風大作,煙云滾滾,霞光滔滔,時光碎片飛舞!

    一切都改變了,不同于剛才,柳神在施展一種,要讓石昊得見他想要知道的未來!

    “轟隆隆!”

    在此時,有鬼神哀鳴,有仙魔咆哮,都是虛影,都是印記,也許可以說是昔日戰死的英靈再現,是他們的殘碎印記化成。

    這天地間,各種異象皆呈。

    “你想看到什么,用心去看吧!”柳神低喝道。

    它在做法,用最后的力量施展這種大神通,干擾了天地的規則與秩序。

    轟隆隆!

    一道大河滔滔,從眼前奔騰而過,時光之力沖霄,隆隆而行。

    那是時間長河嗎?石昊不知道,但是卻在河岸邊看到了一些景物,讓他心中劇震。

    有些是故人嗎,一晃而過,看他們由風華正茂走向耄耋暮年,垂垂老去。

    當然,所謂耄耋之年是虛指,那多半是數千年,甚至萬載后了吧?

    “時間無多,快!”柳神催促。

    石昊心中一凜,沒有再看這些旁枝末葉,他要看最終之地,看最后的結局,看柳神的內心世界與將來的一切。

    轟!

    所有景象都變了,時間長河翻騰,他仿佛被沖向了前方,看到了最終之地。

    得見了心中最關切與想洞悉的未來!

    一瞬間,石昊看到了一個自己,一個與他一模一樣,但卻明顯更加深邃的自己!

    那個人,很年輕,但是眸子中卻有無盡滄桑,仿佛可看透古今未來!

    石昊心頭悸動,因為那個自己也已望了過來,仿佛看到了此世的他,跟他凝視,眼中帶著落寞。

    一個人,在那一世!

    他獨存世間,立在萬道之上,品嘗孤寂,忍受著萬古的悲涼,再回首,竟然什么也沒有!

    這就是石昊看到的景象,他心中劇震。

    “不,還有,怎么會只剩下我自己,我要看到柳神的一切,未來它在哪里?”石昊喝道,讓此世的自己靜心。

    隨后,他看到了。

    一株焦黑的柳樹,早已折斷,永寂那里。

    那一世,他一個人孤獨的站著,仰望蒼宇,一聲大吼,聲動彼岸,他要殺向遠方。

    “我不信!”此世的石昊大吼,怎會是這樣一種景象。

    那一世,他神道絕巔,太過孤寂,舉世茫茫,什么都不復存在了。

    唯有一株焦黑的柳樹在他的身后,可是它已死去,已經折斷,只剩下一截黑色的斷木樁。

    這個景象太過凄涼!

    舉世無故人,無生靈,只有他自己,站在那里,就是柳神都化作焦土中的斷木,伴著他的孤寂與凄涼。

    “不會這樣,一切都可改變,未來將會被我扭轉!”石昊大吼,他不能接受這個結局,也不相信會這樣,他要改變這一切。(未完待續,!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幸运农场玩法及奖金 产业基金配资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详情 鸟叔捕牛达人 股票融资工具_杨方配资平台 复式二连三连码组数计算 期货配资怎么挣钱 免费三肖必中特 福建11选5前三直 趣彩票2019版官方下载 河北快3综合走势图表 十大融资炒股平台 宝宝浙江麻将下载 重庆时时彩分析图软件 _澳门足球博彩 网络 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