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八百三十五章 光明城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八百三十五章 光明城

    神秘的仙古藥園,栽種滿了各種神草,還有長生藥!

    石昊的眼睛當時就亮了起來,跟兩個小太陽似的,他異常向往。

    可是,虛天神藤接下來的一句話,立刻讓他沮喪了,明確的告知他,那古園很難尋到,它在虛空中漂流。且,便是見到也不可進去。

    因為,天神踏足都要死!

    石昊嘆息,他現在無比渴求仙藥,不然的話,后面的路很難走了,在進行下去多半要身死道消,沒好結果。

    看來,還得提升實力,他覺得要在這仙古呆上很長時間,總會有機會的。

    同時,他想到了另一則事,道:“這里有很多天神嗎?”

    “有些特別的區域有,你們活動的范圍,一般情況來說碰不到。”虛天神藤告知。

    仙古,浩瀚無垠,很難探個究竟。

    “我們進來多長時間了?”石昊問打神石,他一直在修行,都忘記了時間,體會不到歲月的流逝。

    “一年半。”打神石道,告知了確切的時間。

    “還好,比我想象的短多了,我以為已經數年逝去。”石昊道,他看向皇蝶,發現它結了一個黃金繭。

    自從吃了那株如紅珊瑚般的圣藥后,皇蝶就結繭、蟄伏當中沉眠了,一直不曾蘇醒。

    它還是一只幼蟲,直接就吞掉了一株圣藥,這很驚人,其他傳說中的神獸剛出生不久時也不可能如此生猛。

    “再相見時,應該破繭化蝶,顯現出真正形態了吧?”石昊很期待。

    此前,皇蝶雖有翅,但那只神力結晶,并非真正的蝴蝶翅膀,而它一直是個肉呼呼的金色蟲子,有點像蠶。

    “走了,我們去那些小千世界轉悠一遭。看一看老朋友都怎么樣了。”石昊神清氣爽,修為達到神火境中期,實力大進,有種精力過剩的感覺。

    他們來到了當初發現虛天神藤的地點,石昊曾與藍一塵還有洛道相約,在此相見,只是因閉關而早已超期了。

    在一個隱蔽的角落。有一行字,留下一個地址——光明城。

    顯然,那在另一個小千世界,料想應該很有名,不然的話不會只留下這簡單的幾個字。

    泡影迷蒙,小千世界眾多。彼此相通,構建成浩瀚仙古。

    石昊進入一個小千世界,不久后就見到了幾個生靈,都來自外界,而今已經成神,向他們打探光明城。

    幾人都懷著戒心,怕被襲殺。隔著很遠跟他對話,因為即便同來自外界,也不時會發生廝殺。

    “那座城池很有名,在光明界,很多神火境的人都會前往,在那里交換各種天材地寶。”

    石昊聞言點頭表示感謝,依照他們所說的坐標,再次前往另一個小千世界。

    一年半過去。眾多進入仙古的天才,大多都點燃了神火,一個個都修為強大,開始尋找自己的造化。

    在這片土地上,靈藥眾多,采到圣藥也根本不稀奇,若是運氣足夠逆天。直接摘到骨書所記載的天神果,一步登天也不是沒有可能。

    數百萬修士進來,彼此間也有交流,有時也需要交換尋到的法器、藥草等。甚至交換一些洞府密地的消息。

    光明城,就是基于此而繁盛起來的。

    事實上,這是一座古城,早就存在了,據傳每次仙古開啟后,這里都很熱鬧,會成為一處重要的坊市。

    甚至,一些不愿冒險的、修為偏弱的天才,就長居在此了,不去尋造化,安心在這里經營,當起了生意人。

    他們因此而得到的天材地寶不見得比在外面歷練的人少。

    “光明界,真的很大啊。”石昊嘆道,他們進入這一界數日了,終于看到了地平線盡頭的一座城池。

    遠遠望去,城墻并不是多么高大,但是占地很廣,城中隱約間有無數股血氣彌漫,那是強者匯聚的體現。

    “類似的城池有百座,分布在不同的小千世界,都是修士間用來交換‘造化’的重要聚集地,不過光明城應該是最大的十座古城之一。”

    在路上,有同行的人,都在趕往前方那座巨城,要去交換手中奇藥、功法、神圣寶料等。

    “久前有人出手三枚神果,引發了轟動。”在路上,有不少人,邊走邊議論。

    石昊來了興趣,向人請教。

    “好像是孽龍樹上結出的銀色果實,吃下去一枚,不用修行,直接就可以突破到真一境。”有人道。

    “這么稀奇?!”石昊吃了一驚,一枚果實可以立地造就一位真神,這很逆天。

    “自然,還有比這更厲害的東西呢,只不過沒有人拿來交換而已。”有人說道。

    “那孽龍果被誰購買去了?”石昊問道。

    “兄弟,我勸你別亂打主意了,無論你付出什么都買不到,而且可能會將自己身上的珍物白白搭進去。”有人小聲告誡。

    “為什么會如此?”石昊不解。

    “那東西,與其說是交換出去了,不如說是迫于壓力,送給了古代的怪胎,你能從那種人手中買走嗎?”

    石昊聞言蹙眉,古代的怪胎都出世了嗎?

    結果,他得到答案,并沒有,越是那種傳說中的強人越是出關慢,一批人依舊在坐關,要超越傳說中的極境。

    “如何超越極境?”石昊心頭一動。

    “一些古代怪胎,比如說絕艷古今的六冠王等,你以為他們會如我們一樣晉升神火境嗎?人家要另類成神,走的是不一樣的路,一旦出關,一個人就足以橫掃我們所有人,天下無敵!”

    “吹吧。”石昊撇嘴。

    “你別不信。這樣的人積淀了幾世,所為何故,一直在摸索,在前進,直到這一世有了把握,才要踏出那一步。”

    石昊聞言,心中一震,他點了點頭。歷經幾世摸索,的確會有巨大的收獲,多半是找到了適合他們的無上路。

    這批人不出關,但是他們有一群手下,有一些強大的追隨者,在為他們收羅各種天材地寶。

    因為,他們要走另類路。所需神圣藥草等越多越好,而自身并無時間去采集,有專人為他們出手。

    可以說,這城中最強大的勢力,都與古代怪胎有關。

    “當然,仙殿傳人、黑暗神子等少數幾個當世年輕至尊也絲毫不弱。同樣有一群強大的追隨者,為他們搜集天材地寶。”

    這是當下的現狀,提到的那些人不可招惹。

    終于,光明城臨近了,已經可以清晰的看到古老的城門,整座城池都由一種金色的巖石筑成,光輝燦燦。

    這也是它名字由來的原因。

    臨近城前。石昊向路上遇到這同行者問了一下進城后需要注意的事項。

    “在城中不得激戰,若有恩怨,必須出城去解決,不然會惹眾怒,群起而攻之。”

    這是一種限制,怕光明城被毀掉,所有修士都必須遵守,保證里面祥和而寧靜。可順利交換各種神物。

    “不要惹仙古內的原住民。”另有人提醒。

    石昊還沒有來得及在各個小千世界出沒,對此很了解實在很少,認真請教,結果很吃驚。

    原住民分兩種,一種不可接近,生活在神秘之地,異常危險。這是仙古內最原始的生靈。

    還有一種所謂的原住民,為歷代進入仙古的天才因意外而未能出去,留下來后所繁衍的后代,他們很強。秉承人不犯我不犯人的原則。

    原住民來光明城,也是為了交換天材地寶。

    “原住民中的老家伙,得有多強?”石昊問道。

    “第一種原住民不了解。第二種很強,但也不會太過逆天,因為聽聞,他們這樣外來者雖然棲居了下來,但只要到了一定境界,都會莫名其妙的死掉,或者瘋了。”

    這則消息讓石昊大吃一驚。

    “有人說,這是那批最原始的仙古生靈干的。”一人小聲說道。

    “不見得為真,那批原始生靈平日不知道為何,都躲在一些特別的區域內不出來。”

    他們進城,彼此分開,都各自去交換所需了。

    城池很大,發出淡金色的光彩,神圣而祥和,宏偉如一座天城降落在人間,散發古樸的道韻。

    每當仙古開啟,這些古城便會恢復人氣,熱鬧無比。

    “龍血草,五萬年藥齡,走過路過不要錯過。”

    “圣藥,稀世寶貝,誰能拿出一種讓我滿意的寶術,就與他交換。”

    剛一進城,就感覺到無比熱鬧,到處都是地攤,還有各種恢宏的店鋪,更有高大如宮闕的拍賣行等。

    “鳳羽銀精,可鑄天神法器,僅此一塊,價高者得。”

    “我發現了一座古洞府,疑似仙人遺跡,誰出的起高價,我便告知。”

    這些叫賣聲都是源自點燃神火的修士,可是在這里卻如普通人一般,親力親為,因為所有人都有這樣的實力。

    “哎呀,黑暗神子的手下收走了一只三足金蟾,那可是稀世藥引子啊。”

    “那邊也出了好東西,一位古代怪胎的追隨者從城外尋來一株引魂蓮,這可是能讓元神破碎者再生啊。”

    “真想奪過來!”

    “你瘋了,他們可以在城外奪別人的東西,但你若是敢出手,必死無疑。”

    石昊進城沒有走多遠,僅這一段路就聽到了這么多,瞬間對這光明城有了一定的了解。

    “有人見過藍一塵、洛道嗎?”石昊向人打探,大大咧咧,很是隨意。

    旁邊,頓時有人側目,露出異色。

    路邊,一個擺地攤的神火境高手目光閃爍,問道:“你認識他們?”

    “我是他們的大哥,你見過嗎?”石昊道。

    “想知道啊,現在走出城門去,過會兒估計就有消息了。”這個神火境的修士嘿嘿的說道。

    “是嗎,那我去看一看。”石昊點頭,轉身向城門那里走去,他知道,那兩人也許出意外了。

    而且,兩人似乎鬧出的動靜不算小。有不少人知道。

    顯然,那個擺地攤的神火境修士心地不夠好,石昊這樣走出城門的話,若是有人也在找那兩人,一定會來圍堵他。

    因為,城內不得激戰,而城外卻可以解決恩怨。

    “純粹是在找死。”擺地攤的修士冷笑。看著他的背影,一點也不同情,反而幸災樂禍。

    石昊大大咧咧,很隨意,就這樣出城了。

    果然,有生靈跟了出來。而且不算少,足有十幾名。

    時間不久,石昊回來了,依舊在向人打探藍一塵和洛道的下落。

    還是在剛才的地方,那個攤主抬頭,不禁愕然,驚聲道:“你剛才不是出去了嗎。怎么還能……回來。”

    在他看來,那樣出城必死無疑。

    石昊一笑,道:“剛才那十幾人告訴我,那兩個家伙得到了一件了不得的稀世神珍,被人逼迫與索要,不得不逃走,你知道他們去哪了嗎?”

    “我不知,如果你……再去城外走上一遭。估計有人會知道。”攤主說道。

    石昊點了點頭,道:“也對。”

    他再次離去,結果一下子足有二十幾人跟著離開,因為更多的人注意到了這里的情況。

    “有仙殿傳人的手下,有黑暗神子的追隨者,還有古代怪胎的人,這樣跟出去。你還能活命?”擺地攤的神火境修士冷笑。

    然而,半個時辰后,他揉揉了眼睛,看向城門那里。一下子呆住了。

    那少年又出現了,正在打著飽嗝,并且手里抓著一只金黃色的雞腿在啃。

    “我的娘誒!”他差點嚇趴在地上。

    那肯定不是什么雞腿,分明是剛才那群人中一個實力非常強大的黃金鸞,就這樣……被他給吃了?

    攤主發毛,左等右等,出去那幾十人沒有回來一個,他寒毛搜搜倒豎,難道說……都讓他給吃了。

    看著石昊打著飽嗝,一路晃蕩過來,攤主徹底毛了。

    “饒命啊,我不是故意的!”他冷汗狂流,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覺得肯定遇上了一個怪物,不然何以敢將各大勢力的生靈都給吃掉。

    石昊并不在在意,將擺在攤位上的一株圣藥撿了起來,道:“稀世大藥,你居然能采摘到。”

    “碰巧而已,送……送你了。”攤主顫聲道。

    “那就謝謝啦,你能告訴我那兩人去哪了嗎?”石昊問道。

    “我……真不知道,很多人都在找,但我知道,他們得到了什么寶貝,才引發各大勢力覬覦。”攤主說道。

    “究竟是什么東西?”

    “一只八珍麒。”攤主說道。

    “什么,天下第一珍肴,號稱世間最美味的東西?!”石昊當時就急眼了,憤怒無比。

    攤主發呆,總覺得不對啊,這位發脾氣的原因,怎么有點不對頭。

    八珍麒,位列太古八珍之首,雖然號稱天下第一珍肴,但是最大的價值可不是體現在美味上,而是其驚人的藥用價值。

    無論是圣藥,還是神藥,如果跟它一塊熬燉,都可以讓藥效數倍激增,可以說價值無量!

    “誰,敢惦記我的第一珍肴,找死吧!”石昊大怒。

    攤主無語,他確信沒有聽錯,這主怎么像個吃貨啊,不先惋惜藥用價值,卻先因美味遺失而生氣。

    “有不少大勢力出手,包括黑暗神子的人,仙殿的人,古代怪胎的人。”

    “這群人找死!”石昊說道。

    “那兩人曾說,八珍麒早已有主,不久后那人就會來取。只是,有些大勢力的人揚言……”

    “揚言什么?”石昊問道。

    “揚言只要他們身后的人敢來,人腦袋給打成狗腦袋。”攤主小心翼翼的說道。

    “我餓了!”石昊說出這樣三個字。

    攤主起初沒明白,略微發怔后,醒悟過來,寒毛簌簌炸立。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十大正规配资平台 吉林长春心悦麻将 特马网站今晚开特马 快赢481开奖视频彩票网 陕西高频十一选五走势图 股票市场的分析 上海麻将 黄大仙精选一肖一码大中特 股票亏钱了怎么计算补仓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号码 捕鱼星力游戏平台 双色球开奖查询 福建体彩22选5玩法说明 幸运农场开奖走势 江苏e球彩总进球数图 浙江12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