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八百三十四章 斬己身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八百三十四章 斬己身

    石昊真的被驚住了,怎么會跟他容貌一樣?

    若僅止于此也就罷了,連寶術都一樣,能施展出相同的法,這對他觸動極大,心中波瀾滔天!

    此人滿頭灰白色長發,已是暮年,被他以雪亮的戟刃刺穿身體,流了一地的黑色血液,帶著一股腐爛的氣息。

    石昊心頭劇跳,晚年的自己就是這個樣子嗎?看著對方,被這樣釘在地上,他有些心顫。

    這是怎么一回事?詭變充滿了迷。

    石昊盯著此人,一身仙古紀元的服飾,充滿了歲月的氣息,帶著古老與滄桑的時間積淀,尤其是那根青銅短矛,刺穿眉心,從后腦穿出,無比的刺眼。

    “世間……有輪回嗎?”石昊的聲音略微發顫。

    這個人難道與他有關?真的太像了,若非瞳孔化成了死灰色,甚至連氣質都神似,怎么會如此的像。

    看到這里,石昊竟有一股凄涼的感覺,若有輪回,這是……自己嗎,仙古時代黯然收場的一個老者,是他嗎?

    思及到這里,他的心在悸動,在顫抖,竟生出一股悲意,這種晚景太過哀涼!

    從服飾、兵器來判斷,這個人很古老,多半真的是仙古紀元的人,若有輪回,石昊不敢想象了。

    “如果有前世,我這么的可悲嗎?”

    任誰見到這樣一個自己,都會黯然。

    一個老人,灰白發絲披散,眸子暗淡,身上淌下黑血,分明發生過最可怕的事,落到這一凄涼境地。

    而今,更是被一個容貌一樣的“自己”擊殺!

    思及到這些,石昊心有愴意,怎能如此。這一切讓人神傷。

    他有點恍惚,想到了太多,輪回,歸宿,上一紀元,今世……

    突然,他警醒。這是怎么了,他道心堅固,不可動搖,便是遇到再可悲的事也不該在戰斗中神情恍惚才對。

    石昊醒轉,他覺得自己的心緒被莫名力量左右了,不然的話。不至于這樣沉湎以及失態,到了他這種境界,不應心緒難寧。

    一瞬間,石昊目光清澈,道心穩固,元神發光,額骨無比亮堂。

    而也正是在這時。他發現被大戟所刺穿的人渾身骨文交織,那是輪回術在發光,即將成型,要爆發出來。

    這種符文很盛烈,一下子就沖了出來,同石昊所施展的絢爛寶術不同,它所發出的光,陰森而恐怖。

    這是烏光。成片成片的射出,帶著大量光雨,當然那光點也都是黑色的,陰冷而幽森,并有種腐敗的氣味。

    “破!”

    石昊大喝,這是他的天生寶術,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多么的可怕與難纏。但他也知道如何去針對。

    他以骨文對抗,有針對性的進行瓦解。

    并且,他在第一時間,動用了法力免疫這一奇異的能力。守護己身,讓輪回法無法作用在自己的軀體上。

    果然,雙重手段奏效了,他直接擋住了輪回術。

    下一刻,石昊眸子冷漠,無情出手,骨文交織,從的身體中沖出各種符文,化成神劍、道鐘、神塔等。

    并且,他運轉原始真解,化腐為奇,全力鎮殺。

    “轟!”

    這一擊,將原本就已經龜裂的這個生靈擊斷,從腰腹部裂開,分為兩段。

    地上的生靈,沒有生命氣息,無血氣波動,更無情緒,但是此時卻開口了。

    “你……殺我?”

    他嘴里向外躺黑血,眸子暗淡,目光渙散,聲音很蒼老,有中悲意,

    石昊目光平和,低頭俯視著他,從他的軀體中抽會大戟,靜靜的看著。

    “為什么?”那渾濁的眸子中,帶著迷茫,嘴唇發黑,帶著腐爛的味道,這樣問道。

    哧!

    猛然間,石昊高舉大戟,用力劈了下去,毫不留情。

    這一瞬間,雪亮的戟刃如同彗星橫過蒼穹,照亮了大地,也照亮了石昊的眸光,他堅定,果決,沒有遲疑,信念如鐵。

    噗!

    一聲輕響,他立劈了此人,從天靈蓋斬進,將他劈為兩半,黑色的血濺出去很遠,落在青石路上,觸目驚心。

    “是誰殺了我,而我又是誰?”

    那身影,發出最后的一道聲音,就此不動了,并且他開始腐爛,地上出現大片的黑色液體。

    石昊寂靜,盯著那里,很久都沒有說話。

    “就這樣殺了,可他與你一模一樣,該不會真的有什么關系吧?”打神石說道。

    它在遠處看的清楚,覺得今天的事情太妖邪了,充滿了詭異,解釋不清。

    “詭變而已,別說是一具與我一樣的尸體,就是來一個活生生的人,與我一般無二,也擾不了我的道心。”

    石昊的目光很清澈,道心不可動搖。

    “你,不怕真的有關系嗎?”打神石道。

    “我不信輪回,更不信他與我有關,詭變而已,這是小道,憑此也想亂我心緒?”石昊抬頭,望向虛空。

    他盯住了那盞古燈,懸在百丈高處,如同一個坐標。

    石昊身體爆發璀璨的光,萬丈雷電加身,凝聚成一桿閃電槍,而后他猛的擲出。

    當!

    這一槍擊中半空中的幽幽古燈,讓它搖曳出一片鬼火。

    “殺!”

    石昊沖天而上,手持虛空戰戟,立劈此燈,并且爆發了全部的潛能,動用所有力量。

    砰的一聲,此燈炸開,化成符文碎片。

    石昊并未住手,而是引來一千四百道火光,一條又一條古路亮起,照耀此地,神圣而祥和。

    那些火光匯聚,化成一個洪爐,將那些碎片包裹,最后將之焚燒了個干凈,化成虛無,什么都沒有剩下。

    隨后,他降落在地。

    那具尸體,血肉腐敗。露出白骨,地上黑血流淌。

    隨著時間推移,黑血干涸,那白骨失去光澤,而后竟然碎掉,化成骨粉,完全的成為了粉末狀。

    至于血肉與黑血也不復存在。一陣清風吹過,化作塵埃。

    石昊想要將那桿青銅矛取來,結果發現,它才離地而起就寸寸斷裂,化成銅粉,簌簌墜落下來。

    就是那釘穿詭異生靈眉心的短矛也是如此。像是風化般,直接成為粉末,如同塵埃。

    “經受不了歲月的力量,遠本早就應該化成黃土了,結果一直保留軀體,直至現在被擊破后,終是塵歸塵土歸土。”石昊輕語。

    他更加相信了。這是仙古紀元遺留下的一具尸體。

    同樣,他依舊引來青石路上的道火,將這些塵埃、碎屑燒了個干凈,不復存在,避免有意外發生。

    “這世間,只有一個我,道心不可撼。”石昊說道。

    “居然熬過來了,成功擊殺了他。”虛天神藤戰戰兢兢。從打神石后面露頭,確信不祥消失后,它才長出一口氣。

    “針對不同境界,出現不同的詭變嗎?”石昊思忖。

    虛天神藤連忙點頭,道:“昔日的五冠王也曾做出過類似的推斷,他覺得,這當中有陰謀。有規則,有生物,有大恐怖。”

    石昊默默思索了很長時間,他無懼。目光更加堅毅了,道:“我期待,看下一次還能出現什么!”

    他開始療傷,默默修養。

    剛才,他完全像是跟自己戰斗,太艱難了,劇戰兩千多回合,雙臂都快折斷了,虎口崩裂,更是曾大口吐血。

    一天一夜后,石昊睜開了眼睛,他沒有耽擱時間,繼續沖關,引來一千四百道火光,焚燒真我。

    這是一場生死磨難,隨著火光加多,一條又一條青石路亮起,石昊的路越發的艱難了。

    這一次,他幾乎將自己燒廢,體內出現一千四百個光團,蘊含著符文,交織著骨文,在煅其肉身,焚其元神。

    九死一生,當一切結束時,石昊在地上仰躺了大半日,一動不能動,完全沒有人模樣了。

    若非嘴里含著一截神藥,估計直接坐化了。

    “小子,你別嚇我們,修行不是這樣進行的,你這是在燒命啊,別走下去了,這是一條絕路。”打神石說道。

    古代這樣的人都發生了意外,沒有好下場。

    “無妨。”石昊坐起,隨著神藥化開,他逐漸恢復,修養了很長時間,再次血氣旺盛。

    不久后,石昊又一次開始沖關,不肯停下,隱約間他覺得,第一千五道火光點燃后,也許會不同了。

    因為,三千青石路,將燃燒過半了。

    “詭變一次比一次兇險,萬一再來,你多半避不過去了,不能再走下去了。”虛天神藤提醒。

    “按照你所說的五冠王的經歷,還有我這兩次詭變的時間間隔,離下一次出現還有些時間。”石昊道。

    他執意要點燃一千五百道火光,因為這是半數之變,他覺得可讓實力提升一截,成神路更堅實,實力強大后也能更好的應付詭變。

    火光騰騰,席卷九天,這種場面很震撼。

    這一次,石昊的血肉幾乎被毀滅干凈,無數的符文在骨骼還有干枯的肌體中出現,閃爍,交織。

    此外,他的元神在縮小,但更加凝實了,越發的璀璨,在火光中騰起圣光。

    燦爛的元神竟由拳頭大縮小了一半,這不是削掉了道行,而是凝聚、熔煉,這是千錘百煉的結果。

    它越發的通透,如同水晶。

    元神在變強。

    但這一次,比以往都艱險,這是一種煎熬,一千五百道火光焚身,半數青石路點燃,照耀天上地下。

    石昊險些被毀掉,當一切落幕時,他咬牙坐起,強忍著昏睡過去的沖動。

    便是有神藥在手,這次也足足修養了十幾天,他才慢慢恢復過來。

    的確不同了,當石昊恢復過來后,在運轉法力時,體外有神霞澎湃,有光霧氤氳,伴著一些異象。

    這不是他身體發出的,而是天地為他降落、顯化的。

    石昊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在體內流淌,他露出訝色,已是到了神火境中期!

    “可惜,神藥耗盡了。”他輕聲一嘆。

    虛天神藤只剩下了根須以及一小段藤,不能再服食了,不然會讓它元氣大傷。

    “該去外面看一看了,不知道藍一塵與洛道是否尋到一些稀世大藥。”

    當聽到他這樣一說,虛天神藤立刻放松了,放下了心中的顧慮。

    “同時也該試刀了,看一看我閉關后的成果如何。”石昊說道。

    他也想知道,這么長時間過去,仙古深處發生了什么,出了什么造化,以及古代的怪胎有什么動靜了。

    “只是,接下來的路不太好走了。”石昊皺眉,毫無疑問,下一次的詭變不會太遠了。

    同時,這條路消耗過巨,一整株神藥都耗光了,接下來用什么?讓他頭疼。

    忽然,石昊想起了一件事,問虛天神藤,道:“我曾看到你演化一只雪白的龜載著一個白衣女子,那是怎樣一株藥,你看到過它?”

    “的確見到過,那是仙古紀元遺存下來的長生藥,曾專屬于仙。”虛天神藤點頭。

    石昊一下子來了興趣,眼中光芒燦燦。

    “此地有一個神秘的藥園,有各種神草,都可延年益壽,如朱果、麒麟樹等,還有長生仙藥……”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城市赛车2018下载 河北福彩20选5开奖结果 贵阳抓鸡麻将下载安 街机捕鱼电玩城游戏 南京麻将机 手机捕鱼大亨 闲来麻将源码 王中王免费精选资料 广东南粤风采36选7走势图 捕鱼王是不是可以赚钱的 波克棋牌下载到桌面 长春麻将小鸡飞蛋免 直两码中特 浙江6+1中后面一个 双色球246算法必中6红 白城人的麻将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