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八百二十五章 食為天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八百二十五章 食為天

    山地中,只有石昊一個人站立,背后一對巨大的黃金翅膀,點綴著一些漆黑的斑紋,如覆天之云!

    地上,一群生靈伏尸,鮮血斑斑,而為首者是頭龐大的蛟龍,頭顱落地,眉心裂開,元神熄滅。

    這個景象,讓人震撼。

    石昊如同一堵魔山,矗立在那里,四野寂靜無聲。

    一個少年站在斑駁血地上,這是一幅非常可怕的畫面,妖龍道門的人全部覆滅,只剩下他一個人,宛若魔王臨世。

    “這就是你們想要的鯤鵬寶術。”石昊盯著虛空,露齒一笑,面孔清秀,很燦爛。但沒有人敢小覷。這種戰績,誰會視他為懵懂少年?

    無形中,他有一種威嚴,還有種霸道,這是煌煌戰績,殺出來的結果。

    “怎么會這樣?!”

    妖龍道門的人要瘋了,這個結果讓他們怒血沖頂,無法承受,所有人都急紅了眼睛,一族初代,就這么殞落了。

    毫無疑問,妖易是一族翹楚,未來注定要崛起,會發出燦爛的火光,身為初代,將璀璨很多萬年。

    結果,他剛成神就被人擊殺,那么的無情,一只神翅劃過,頭顱便滾落在地,猩紅的血刺痛了該教所有人的眼。

    “身體干枯,缺少生機,還屠了一條蛟,得好好休養一番了。”石昊噗通一聲,扎進那泉池中。

    粘稠的液體,如甘露般。芬芳撲鼻,他盤坐下來。開始煉化寶液,補充身體所需。

    這個泉池很圣潔,光霧氤氳,璀璨奪目,是這片小千世界中的一處稀珍寶地,妖易便是在此成神的,得了大造化。

    “可惜了,這池寶液不多了。”

    石昊輕嘆。不過對他來說應該也差不多了,渾身肌膚發光,神性物質不斷涌入,沒入其軀體內。

    在青石路上,他被道火煅燒,筋脈、血肉、骨頭都等遭受了劇烈的沖擊,受損不輕。

    但也正是因此讓他點燃了身體一百零八處光團。也算成神了,令其戰力突飛猛進。

    不過,這條路還沒有到盡頭,他還要繼續,而今只是暫時的修養,讓身體恢復過來。不然再這樣下去,快耗盡元氣了。

    真到了那個時候,會有油盡燈枯的危險。

    一天一夜后,泉池內彩霧濃郁,全部蒸騰而起。將這里籠罩!

    石昊成神后消耗巨大,吸收一池寶液內的所有神性精華。讓這里波動劇烈。

    此時,他的身體鼓脹,充盈了起來,不再干枯,沒有了焦黑,肌膚白皙透亮,如同羊脂美玉般。

    便是發絲也重新生長,垂落到腰際,烏黑而濃密,他整個人都在散發生機,勃勃富有朝氣。

    身上的傷口等都已愈合,不過還能看到,體內有一百零八道光團,透過血肉發出光輝,甚是燦烈。

    這傷不算致命,但需要一段時間修養,畢竟是一百零八種道火焚燒的,至今還有殘余之力在涌動。

    泉池,是經過漫長歲月的積淀,才凝聚成這么一汪寶液,妖龍道門的人耗去了很多,殘留的被石昊全部煉化。

    至此,這里幾近干涸。

    石昊走出寶池,將那條蛟龍拎了過來,抽筋剝皮,動作嫻熟,讓他遺憾的是,那龍筋早已斷裂,符文磨滅。

    “六冠王是怎么做到的,可以收集對手的原始符骨等。”石昊自語。

    妖易的天賦寶術不存于世了,隨著蛟筋斷開,而被毀掉,他無法得到。

    不過,他也不是多么遺憾,那雖然是初代寶術,但比不過他擁有的,貪多嚼不爛,至此他開始放開身心。

    “最近太勞累,該補一補身體了。”石昊笑的很開心。

    他找了一處清泉,洗凈蛟龍,將斷掉的蛟筋還有那瑩瑩發光的蛟心等,全部放進一口紫色的骨鼎中,開始熬燉。

    外界,所有人都無言。

    而妖龍道門的人看到這一幕,眼前發黑,一個個都快氣炸了肺,簡直要昏過去了。

    “妖孽,竟敢如此!”

    就連該族的天神都受不了,怒發沖冠,恨不得飛進仙古,一巴掌將石昊拍成肉醬,所有人都怒不可遏。

    這是一族的初代,一般來說,不會戰死,會受到全教上下的保護,更不要說被人吃掉了。

    眼前這一幕,實在是一種恥辱!

    威名赫赫、俯視上界的一方古老道統——妖龍道門,此時感覺像被人狂扇耳光,清脆而響亮,打的他們眼冒金星。

    他們的初代,竟淪為了別人的“口糧”,這很難想象,情何以堪?!

    “快熟了,熱氣騰騰,真香啊。”小千世界內,一個少年守著骨鼎,使勁的咽口水。

    整整一條蛟龍,體積龐大,都被他給剁開了,扔進紫瑩瑩的鼎中,加入靈泉,催動道火,不斷的熬煮。

    隨著時間的推移,鼎中蛟肉透亮,霞光噴薄,肉已經燉爛,熟透了,湯汁潔白,如同甘露般,香氣撲鼻。

    幸虧他修為深厚,道火超凡,不然根本燉不熟。

    “天上龍肉,地上驢肉。這東西是蛟,也算是小龍了,味道一定很不錯。”石昊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他從乾坤袋中搬出幾壇老酒,開始大快朵頤。

    外界,妖龍道門的人簡直快氣死了,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敵人,讓人吐血,恨不得飛撲過去一腳踩死他。

    就是其他大教的人也都面面相覷,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九個月以來,他們見到了太多的年輕翹楚,從來沒有一個像這么兇殘,斬殺對手完畢還要吃掉!

    這家伙看起來相當的俊秀,可結果卻難以常理度之!

    妖龍道門的真神怒嘯。實在受不了,可是又忍不住去看。結果一個個氣到胃疼,肝疼,肺疼,七竅生煙!

    火云洞、羅浮真谷、冥土、魔葵園等門派的修士擦汗,暗自慶幸,還好自己門派中的弟子沒有遇上這個家伙。

    然而,好景不長,那魔王般的少年一邊吃蛟肉。一邊向外吐骨頭,點指向地面上一具尸體,道:“起來吧,我知道你沒死,故意留你一命。我有話問你,火云洞、羅浮真谷他們的人都在哪里,感覺一條蛟不夠吃。”

    不僅趴在地上的生靈嚇到哆嗦。簌簌發抖,就是外界,那兩個道統的修士們也是一顫,神色大變。

    一條蛟還不夠吃?你的胃口有多大!

    “我……不知道。”地上的神火境高手爬起來后,腿肚子轉筋,看著這個魔星。他戰戰兢兢,實在被嚇壞了,開什么玩笑,連族中的初代都被煮熟吃掉了,他就是有十條命也不夠殺啊。

    “快說。不然也吃掉你!”石昊威脅。

    外界,火云洞、羅浮真谷的人又氣又怒。同時還非常擔心,真怕那條蛟全都招了,為他們的弟子惹去大禍。

    因為,這個家伙太兇殘了,連妖易都給吃了,誰不為弟子擔心?

    “我真不知道。”那條蛟都快癱軟了,并不知情,怕石昊一瞪眼將他也給煮熟了。

    石昊大吃特吃,起初還吐了一些蛟骨,最后全部咬碎,嘎嘣嘎嘣作響,嚇到那個妖龍道門的生靈臉都綠了,這就是傳說中吃人不吐骨頭的存在啊,今天真的遇上了!

    事實上,妖易為初代,蛟筋還有蛟骨都蘊含著最本源的神性精華,對于目前受了一些道傷的石昊來說是大補物。

    所以,他不吐出來。

    半個時辰后,一整條蛟龍都讓他給吃了,甚至連湯汁都喝了個干凈。

    然后,他盤坐在那里,渾身發光,煉化血肉寶藥,補自己的身子,想讓那些傷盡快痊愈,還再次去修煉。

    他渾身精氣四溢,每一寸肌膚都在噴薄霞光,修復傷體,他被一層光包裹了,神圣無限。

    大半日后,他才睜開眼睛,那個蛟族的高手一直沒敢動,始終站在那里,沒有逃走。

    “看在你還算老實的份上,我再給你一個機會,如果你知道天國、冥土、魔葵園、獸海、天人族等這些道統的弟子在哪里,帶我前往,也可以考慮給你一條生路。”

    外界,但凡被點到名字的大教,他們的修士都是心頭一跳,這家伙極度危險,盯上誰都多半要倒霉。

    除非是最強初代,或者古代怪胎,不然一般人肯定不是他對手。

    “我……好像見到過冥土的人,進入了一方生機勃勃的小世界。”妖龍道門的弟子結結巴巴的說道。

    “唔,不錯,頭前帶路。”石昊點頭。

    外界,冥土的人一個個臉色難看,一群人不僅對石昊忌恨,更是看向了妖龍道門的人,目光不善。

    “這個孽徒!”妖龍道門的人氣惱,很不自在。

    “快看!”有人點指石碑,讓眾人看向那兇殘的少年。

    “這……”一群人都擦汗。

    這家伙真沒治了,兇殘到沒邊,他以法術將一地蛟龍尸體縮小到半米多長,抽出一根蛟筋,將它們穿成了一串。

    十幾條半米多長的蛟龍,神輝閃爍,被穿成一串,這樣掛在身上,這景象說不出的詭異!

    “氣煞我也!”妖龍道門一位天神大叫,胸中有一股惡氣,眼前發黑,身體一陣搖晃。

    這是一個生機勃勃的小千世界,里面山峰秀麗,草木發光,云蒸霞蔚,到處都是靈氣,不時可以見到靈藥、異果等,香氣濃郁。

    “你確信,冥土的弟子來到了這里,他們不是喜歡死氣沉沉的地方嗎?”石昊問道。

    “他們由死而生,尸體煥發生機,產生靈智,最喜歡有生機的東西,這里草藥眾多,他們很可能在尋圣藥、神藥等。”妖龍道門的弟子解釋道。

    外界,冥土的人臉色越發的難看。

    “真期待啊,我什么都吃過,就是沒吃過鬼,這次一定嘗嘗啥滋味。”石昊一副很希冀的樣子。

    妖龍道門的弟子頓時一個趔趄,差點沒被嚇趴在地上。

    外界,一群人也都發呆,一臉石化的表情。

    至于冥土的人,一個個臉色發黑,很多人都憤怒了。

    小千世界雖然不是很廣袤,但方圓也足有數萬里,石昊轉悠了兩日都沒有見到冥族的人,倒是采了一堆寶藥。

    而在此期間,他也在進一步的療傷,令身體逐漸恢復。

    第三日,遠方黑霧滔天,且伴著火光,隱約間傳來鳳鳴聲。

    “是冥族的人!”妖龍道門的弟子說道,確信那黑霧就是冥氣。

    石昊帶著他,駕馭閃電,瞬息橫空而去,很快就到了目的地,他發現應該是冥族的人在追殺一個女子。

    “嗯?”他看著眼熟。

    那女子一身赤色戰衣,身段高挑,雙腿修長,腰肢盈盈一握,胸部豐挺,雪白的頸項,美麗的面孔,甚是動人,正在邊戰邊逃。

    石昊認出,在下界時就見到過,與她有過交集,也算是故識了。

    她是紅凰,曾與藍雨、水月、瑩瑩等幾名麗人一同下界,為上界的貴女,跟石昊也算相處不錯。

    很快,身材火爆傲人的紅凰就沖了過來,見到石昊的剎那,先是一呆,而后臉色發白,尖叫道:“鬼啊!”

    石昊大叫晦氣,身形一晃,到了她的近前。

    “見鬼了,我眼花了,怎么看到一個死人?是了,你也成為冥族的一員了,是由尸而人。”紅凰尖叫。

    “妞,吵什么,你見過這么英俊的鬼嗎,來,感受一番我的陽剛與溫暖。”石昊笑嘻嘻,拉起她的潔白的藕臂,放在自己身上。

    紅凰大吃一驚,對方的速度太快了,跟閃電似的,竟沒有躲避過去,她驚聲道:“你這死鬼……敢占我便宜?!”

    “是你占我便宜好不好,你在摸我呢。喏,這樣才算是我占你便宜。”石昊示范,單手托著她瑩白的下頜,另一只手搭在她的肩頭,笑瞇瞇的說道。

    “你是……石昊,還活著?!”這一刻,紅凰仔細感應,確信氣息不會有錯,一時間呆住了,都忘記了被他托著雪白晶瑩的下巴。

    “自然是我。”

    “天啊,你還活著,所有人都以為你死了,上界的教主都這么認為,你居然……又蹦跶出來了。”紅凰又跳又叫,美麗的面孔上寫滿了激動,見到一個被認為死去多年的人,心中實在難以寧靜。

    “后面追殺你的是不是冥族的人?”石昊問道。

    “是,太可恨了,他們搶了我一株圣藥,還追殺我。”紅凰憤悶。

    “真是太好了,我正在尋找他們,一會兒請你吃鬼。”石昊笑了。

    “什么,吃鬼?你到底是人還是鬼?”紅凰睜大了美麗的眸子,高聳的胸部劇烈起伏,看著眼前這個少年。

    “當然是人,我的意思是,請你吃烤熟了的鬼。對了,他們當中有不是人形的吧?”石昊問道。

    “有!”紅凰暈暈乎乎,先是被追殺,然后“活見鬼”,現在又聽到他胡言亂語,真是有點頭大。

    “那就沒問題了,一會兒油煎、水煮、燒烤、清蒸那些東西,我們一塊嘗嘗鬼是啥滋味。”石昊說道。

    紅凰大眼撲閃,以手撫胸,終于明白了不少,看著他的背影,心頭劇烈起伏,居然在這里見到了他,依舊如過去那么兇殘,要吃鬼。

    不過,她也很安心了,覺得站在石昊的背后,什么都不用怕了,因為這少年有種無敵的自信風采。

    要吃鬼的少年大喊一聲,還差點作料,來點月票,拌著吃。求月票!

    謝謝大家。

    .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上海选四开奖公告 localhost 富贵棋牌网站下载 金蟾捕鱼游戏玩法技巧 海南4+1是什么意思 六台宝典图库 正版猛虎报 北京体彩网-快中彩 1肖一码免费大公开 麻将技巧口诀 街机千炮捕鱼3.0版本 手机真人脱麻将3安卓版 近二十年欧冠冠军 武汉麻将口口翻下载 巴萨2018西甲赛程 天天爱麻将 股票k线图三条线 e球彩 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