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六百三十四章 得法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六百三十四章 得法

    河水在天空中平靜地流淌,如瓊漿玉液,晶瑩點點,光澤燦燦。只是當中一些神尸在沉浮,破壞了它的美感。

    石昊立身在這里,默默感悟,這一次他收獲極大,雷霆之力突桎梏,超脫了狻猊寶術的局限,邁出了一大步。

    他靜時若磐石,一旦身動,閃電繞體,每一個毛孔都在噴薄電光,擁有一種神秘而強大的雷電法力。

    “好強!”連他自己都在輕嘆。

    掌握了它,那無疑會是戰力倍增,雷霆是世間最可怕的力量之一,達到極盡,可令世間失色。

    要知道,無上魔尊最后都殞落在仙道雷霆中,上蒼降下劫難,以禁忌閃電將之擊殺,身死道消。

    過去,石昊雖然精修雷霆,但是一直在狻猊寶術的框架中,無法超脫。直到今天他才突破,邁出那至關重要的一步。

    “超脫后,可以進軍無上雷電領域,使這一神通不斷進化。”

    他有一種野心,不斷研究、參悟雷霆之法,使各種閃電符文融匯一爐,開創禁忌神通,不弱世間的十大寶術等。

    尤其是,現在他不能動用下界的法與道,免得被人發覺,更需要自身突破、演化,開啟其他的神通。

    一雙銀色的眸子睜開,像是劍鋒般,在遠處閃耀,盯著石昊。

    天河晶瑩,帶著光芒,在虛空中流淌,映照的附近都一片明亮。

    不過,在稍遠處,迷霧依舊,朦朧與昏暗無比,如同惡魔島其他各處一樣。充滿了神秘與未知。

    這是一頭猛獸,無聲無息的接近,而后猛的爆發,在長空中奔來,帶著無數銀色的電芒。撲殺向石昊。

    在惡魔島上,所有兇靈都懂得雷霆術。

    石昊平靜轉身,早已覺察到這頭兇獸在接近,抬手間,掌心飛出一道匹練,轟向這頭尊者境的巨獸。

    這是一頭蜥蜴。銀白的軀體,冰冷的眸子,在這塊區域生活上數百年了,在尊者境也是少有的高手。

    惡魔島有魔尊真血,有仙道雷霆之力,滋養出一些神秘而強大的生靈。充滿了未知與危險。

    然而,兩者第一次碰撞,這頭蜥蜴就發出了慘叫,擁有四百年道行的它,一身銀色雷電被擊穿,渾身鱗甲紛飛,鮮血淋淋。

    它不敵石昊。第一次交手遭受重創。

    石昊化掌為刀,伴著一道雷電,向前斬去,數十丈的銀色巨蜥快速躲避,并且吐出護體寶具阻擋。

    但是一切都晚了,那雷電如刀芒劈落,斬開它的寶具,擊穿他的皮甲,將之攔腰截斷,血雨紛飛。

    最后。轟的一聲,雷霆之力炸開,這頭尊者境的銀色巨蜥粉碎,化成一片灰燼。

    牛刀小試,雷霆之威非同凡響。石昊很滿意,他沿著天河繼續向深處進發。

    這半個月來,他始終如此,修行一段時間后就前行一段時間,這條天河附近,雷霆之力濃郁,這是修行閃電符文的寶地。

    在這場修行之旅中,他走走停停,每次盤坐下來時,都會取出那株金色的異草,研究其中的符文,收獲極大。

    “等到了最深處,服食這株草也許有奇效。”他輕語。

    異草沒有意志,不懂修行,但卻蘊含著一些神秘的紋絡,依據他的猜測,應該是當年的仙道雷霆的殘紋,散在惡魔島上,被這株草吸收了一些。

    “這塊石頭歸我。”打神石道。

    異草十分絢爛,扎根在一塊人頭大的奇石內,當中同樣蘊含著雷霆與符文,兩者合在一起,宛若烈日橫空。

    “等我參悟透徹了再說。這些符文雖然不全,很殘缺,但有極高的意義。”石昊道,他之所以能突破狻猊寶術的桎梏,與此有莫大關聯。

    并且,他相信,一旦服食這株草,經過草內一絲仙道殘文的洗禮,肉身會更加與雷霆親近,寶術將精進。

    “這詛咒讓人受不了!”打神石憤憤不已。

    沿著天河而行,最為可怕的不是那些兇獸的襲擊,而是詛咒之力,這種東西無形無質,難以對抗。

    這也是為什么,都知道仙墳在長河的盡頭,連一些教主都無法靠近的原因所在。

    這種詛咒很可怕,一旦沾染上,無法根除的話,可以讓人快速衰弱,最后道基磨滅,肉身崩潰。

    據傳,曾經有一位上界巨頭就是因此身死,一下子警醒了很多強者,不敢再探查。

    “這詛咒之力與修為成正比,越強的人感受越強烈。”石昊輕語,這是來到惡魔島上后從其他人那里了解到的消息。

    也許凡人所受詛咒最小,但是憑他們又怎能對抗沿途的兇獸呢?寸步難行。

    石昊又前行了八百里,所受的壓力更大了,這種詛咒很可怕,在其體表形成紋絡,妖艷而詭異。

    不過,石昊依舊可以對抗,能不斷的磨滅掉,但也有感受到了一種壓力。

    他曾戰勝過仙殿的詛咒,故此對這種神秘力量并不懼怕,對抗時有些心得,依舊在一路前行。

    兩日后,石昊已經沿著天河走到了極深之地,詛咒符文閃耀,如星辰般密布虛空,居然真實顯化了出來。

    “咦,有人曾經在這里閉關,布下過一些法陣。”他快速來到河邊,這里有一座石山,凌空而懸,巍峨不動,寂靜無聲。

    他前行二十幾日了,沒有見到一個人,此時見到這樣的地方,不得不驚訝,有強者跟他一樣竟深入了此地。

    他飛上石崖,在一塊高臺上見到了一行字,剎那間身體劇顫,快速沖了過去,用手摩挲那些字。

    那些字斷斷續續,透露出刻寫者的一些心緒,讓人與之共鳴。仿佛真切的感受到了。

    “昊兒……你……還活著嗎?”

    簡單的一句話,透露出一種遺憾、關愛,還有凄涼,讓石昊當場眼睛模糊了,大叫道:“爺爺。我還活著!”

    當年,十五爺脫困而出,一路殺進石都,得悉孫兒失去至尊骨,早已消失十幾年,何等的悲憤與不甘。

    但是。他不相信自己的孫兒死去了,后來前往不老山,要去救子,結果卻遭劫,意外來到了上界。

    “爺爺,我還活著。你不要傷心,我們會重逢的!”石昊大呼,聲音震動天河,他恨不得立刻見到祖父,告訴他,自己還在世上。

    十五爺進入上界,即便得悉消失十幾年的孫兒后來又出現了。進行雙石大戰,橫推天下敵,最后多半也要再次黯然。

    因為,后來七神下界,舉世皆知,石昊為迎戰他們,最終戰死。

    石昊胸膛起伏,很長時間才平靜下來。

    “爺爺,你在前方嗎?”他喃喃自語,祈盼重逢。想立刻見到老人,告訴他,自己不僅活著,還要踏出一條無敵路。

    石昊心潮澎湃,更加希望變強。邊修行邊上路,走向仙墳。

    “好長的路!”

    他一邊修行一邊趕路,前后加起來快一個月了,居然還沒有到盡頭,而且詛咒發光,越發的濃郁了。

    突然,前方雷霆沖霄,霞光如云,有一個人形生靈在演化雷法,強大無匹,驚人之極。

    “還有人走到了這里……”

    石昊露出異色,他以為除卻自己之外,早先一起進入惡魔島的人都已止步,沒有想到在這里還能見到另一人。

    “這個人……了不得!”石昊心頭一驚,遠遠觀望,這個人血氣滔天,像是一頭史前巨獸般,無比恐怖。

    他覺得,此人不會比來到上界后見到的那些初代差,真的太強了。

    忽然,漫天雷光斂去,化成一頭兇禽沖入那個人的體內,露出他的真身,這讓石昊訝然,曾經見到過。

    這個人面色蒼白,看起來很消沉,目光暗淡,缺少那種飛揚的光彩。

    “是他!”石昊恍然,一起踏入惡魔島,第一眼見到這個人時就知道,絕對的強橫,可能是一個初代。

    現在看來,多半就是如此!

    那個人自然也看到了石昊,向這邊望來,兩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遙遙對視。

    最后,石昊邁步向前走去,道:“兄臺了不起,將雷道寶術修到了出神入化之境。”

    “道兄謬贊了。”這個年輕人搖頭。

    他不像一般的年輕天驕那般神采飛揚,讓人總覺得有一股暮氣,缺少一股蓬勃的活力與朝氣,或許也可以說他很穩重。

    簡單的交流了幾句,石昊意外得知,此人名叫李云聰,來自天隕州。

    石昊心頭一動,他想到了那則傳聞,道:“聽說天隕州出現一個重瞳者,號稱不該的神話,是真的嗎?”

    這件事早已傳出,重瞳者出世,戰敗天隕州一位初代,引發各方關注。

    李云聰一陣沉默,最后點了點頭,道:“我就是那個與重瞳者交手的人,大敗。”

    石昊愕然,沒有想到其中一個當事者就在眼前,出乎他的預料,此人是一個初代,但卻在那一戰中慘敗!

    “對不住,我不知。”石昊表達歉意。

    “沒關系。”李云聰搖頭,那一戰他竭盡所能,但依舊敗了,的確不是對手。

    “那個重瞳者有多厲害?”石昊心中不算很寧靜,他出道后第一場生死大決戰,便是同石毅展開的,無比艱苦,自身都差點廢掉。

    “我雖然與他大戰了五百招,但全程都被他壓制,重瞳寶術一出,鎮壓一切,果然是不敗的神話。”李云聰輕嘆。

    他自出生后,從來就沒有敗過,威震數州,在天隕州同代中絕對的無敵,是第一人。

    可是重瞳一出,擊破他所有的光環,全面壓制他,縱然他施展了初代獨有的至強寶術,也根本不敵。

    石昊心中一凜,李云聰非常了不得,可感受其體內的可怕神威,但依舊敗了。

    這個李云聰身為初代,絕對沒有一點水分,甚至應該是當中的佼佼者,足以說明了重瞳的逆天之處。

    “他什么樣子?”石昊問道,因為心中有種懷疑。

    “自信,從容,身材修長,雙眉……”隨著李云聰的描述,石昊心頭劇震,那個人怎么與石毅如此相像?!

    李云聰很坦誠,都說了出來,他大敗后離開天隕州,前往一處又一處傳說中的禁地,進行探索,想讓自身突破。

    “聽聞惡魔島殘留有仙道雷霆,我恰好想重走一條路,修行雷法,故此來了這里。”

    石昊聽聞,道:“巧了,我也想研究雷道法則,故此深入這片禁地。”

    兩人雖有戒備,但卻聊的很投機,最后竟開始切磋,只動用閃電符文,不施展其他寶術。

    在李云聰的身后,出現一只兇禽,展翅擊天,帶著無盡的雷云,籠罩高天,極其驚人,讓天河都涌出大浪。

    “我得到一本秘籍,記載了太古兇禽雷天雀的法與道。”他說道。

    石昊吃驚,那絕對是雷道中的一種可怕的大神通,他也不隱瞞,告知自己學有太古狻猊的寶術。

    “好,不相上下,正好切磋。”李云聰驚訝,蒼白的臉上露出幾許潮紅。

    這是一場大戰,看起來激烈無比,其實中規中矩,兩人都不下殺手,只是為了感悟法與道。

    雖然都有防備,但并不妨礙這種切磋與交流。

    最后,石昊道:“這兩種寶術不相上下,不如我們交換如何?”

    李云聰驚異,但很快點頭,道:“好,可以交換!”

    若是一般的人絕不敢這么草率,必然要戒備、謹慎無比,但是這兩人都是非常人,各自底氣十足。

    李云聰取出一塊骨片,上面詳細記載了雷天雀的法與道,這是他昔日在一座上古洞府中得到的。

    石昊見他這般坦誠,也沒有任何隱藏,取出一塊骨,認真刻下完整的狻猊寶術,并無任何遺缺。

    兩人很投機,談了不少修行上的心得。

    最后,石昊取出那株金色的異草,請他觀看,詢問這是何物,究竟有多大的價值。

    “好大的造化啊。”李玉聰吃驚,他曾聽聞過,惡魔島上有一些奇異的植物,內蘊一絲仙道雷霆符文,堪稱無價之寶。

    “這種東西,需要熬煉成液,然后服食下去,靜心體悟,可以讓雷道法則快速大成。”李云聰說道。

    他直言,如果石昊修行雷天雀的法與道,配合這種異草,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練成,有驚人的神效。

    石昊大喜,他原本就想融合各種閃電符文,進軍無上雷霆領域,使之進化為禁忌寶術,現在正好可以順勢而為。

    “我以為自己得了一種大造化,已經很不錯了,想不到荒兄也有這樣的際遇。”李云聰取出一段紫色的神木。

    “這是何物?”石昊不解的問道。

    “這是雷神木,在天河中浸泡了無盡歲月,蘊含著無窮雷霆力,可以助我修行。”李云聰說道。

    石昊倒吸了一口冷氣,對方果然不簡單,居然敢從天河中撈取東西,一般人若是這樣做,必成劫灰。

    “運氣而已,兄臺不要冒險,我可是險些在死河中。”李云聰有些后怕的說道。

    最后,兩人分別,各自都要去閉關,參悟雷霆領域的法與道。

    數日后,石昊盤坐,在其身前異草開始化開,成為金色的液體,瑩瑩燦燦,當中有很多符文閃爍,映照出諸天,甚為神秘!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最新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 30选5今天开奖号今日奖池多少 贵阳捉鸡麻将必胜技 股票趋势分析 上海天天彩选4走势图 黑龙江22选5 01 04 06 09 出来过吗19 捕鱼王2有没有挂 黑桃棋牌网址是多少 福建11选五5前3走势图 网络打鱼锁定玩家的ip 姚记电玩 电子游戏官网 浙江6+1走势图新浪 微信捕鱼送分 姚记棋牌官方正版 江苏7位数第20049期 西甲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