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五百九十七章 諸王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五百九十七章 諸王

    “子陵,你什么意思?”一名老者開口,面現不愉之色,道:“你的長子失手殺了我族一個核心子弟,你還咆哮我等?”

    “都給我出去!”石子陵吼道,他又怎能不明白發生了什么,若非石昊靈覺還在,被驚醒了過來,就被人不明不白的害死在這里了。

    “石子陵,你別太過分,你的長子殺了我族的嫡系子弟,你不懲罰也就罷了,還這樣說話,太過分了。”那個手拄青木杖的老嫗陰沉著臉說道。

    “滾!”石子陵怒發沖冠,長子生命垂危,即將死去,還被人這樣針對與加害,最后還被反咬一口,他怒火填膺。

    “鏘”的一聲,在他的手中出現一根黃金戰矛,雙手青筋浮現,用力握住,現在不需要解釋什么了,他不惜一戰!

    “你……還想動武?”幾名老者都沉下臉。

    有兩人更是逼向前,針鋒相對!

    “都給我消失,你們出去!”秦怡寧也怒了,蛾眉倒豎,杏眼圓睜,點指所有人,斥道:“昊兒如果損傷一根頭發,這下界不老山就不要留了!”

    這些人神色一冷,心中雖然有怒,但是卻都隱忍了。因為秦怡寧身份不一般,而今她那一系在上界勝出,掌控了一切。此外,植入仙骨的秦昊,畢竟是她的孩子,將來要登臨至尊位!

    屋中寂靜,那些人退走了。一盞青銅懸掛,燭火搖曳,很昏暗。石昊又昏迷了過去,他每次都只能清醒片刻,越發的嚴重了。

    石子陵坐在床邊,沉默不語,顯得很壓抑,究竟要如何做?

    “時間不多了,不能再拖了,隨著時間的推移,昊兒的身體越來越虛弱,每時每刻生命都在流逝。”

    石子陵聲音嘶啞,痛苦無比,眼睛帶著血絲,霍的站了起來。

    “你要去做什么,去挖我們另一個孩子的骨嗎?他……會怎么想,而且可能會死掉,用他的生命換去哥哥的性命?”秦怡寧帶著淚問道。

    “難道眼睜睜的看著昊兒死掉嗎?時間每過去一分,他都會虛弱不少,已經拖了一整天了!”石子陵苦悶,望著窗外,夜色迷蒙,星光暗淡,一片烏云飄過,更顯壓抑。

    燭火暗淡,床上的石昊臉色蒼白,閉著雙目,身體越來越不行了。

    石子陵握緊拳頭,道:“不行,一定要救活昊兒!當年我們就負了他,不在身邊,他那么幼小,獨自在武王府經歷了那么血淋淋的事,衰弱險死。后來,我們又將他一個人放在石村,從來沒有盡過義務,沒有好好地照顧過他。這些年來,他所取得的成就都是自己努力所致,小小的年紀,一個人從石村中走出,在大荒中面對兇禽猛與各種強敵,一步一步征戰,最后崛起。”

    石子陵深吸了一口氣,道:“他看似輝煌,威震天下,但當中到底又經歷了多少苦難?那是他自己奮爭的結果,而我們又做了什么?從來沒有守護過他,沒有做到父母應盡的義務,什么也沒有為他做過!”

    秦怡寧落淚,坐在床前,拉著石昊的一只手,輕輕摩挲,看著他氣若游絲,越發衰弱,心中發堵。

    長子從沒有恨而過他們,一個人殺到秦族,為了救他們脫困,不惜血戰最強大教之一不老山。

    秦怡寧顫聲道:“到底該怎樣做?昊兒命運多舛,而這一次難道真的沒有其他辦法了嗎,挖出另一個孩子體內的骨,也將會承受死去的風險啊,這何其殘忍。”

    “我們已經失去過一次昊兒,上一次沒有保護好他,沒有盡好身為父母的義務。這一次難道還要眼睜睜的看著他離世而去嗎?我一生都會愧疚與難安!”石子陵眼睛中的血絲更多了。

    “可是,另一個孩子你考慮過嗎?對他又是何等的不公與殘忍。”秦怡寧說道。

    “不管了,老二有心結就有心結吧,救昊兒要緊,不然他馬上就要死去了!”石子陵何嘗不知這樣做的后果。

    “父親,你要挖我的骨嗎?”房門被推開了,秦昊出現,面色平靜,雙眸幽深,站在那里,不再邁步。

    石子陵張了張嘴,什么話也說不出了。

    “可以,父親、母親,你們如果覺得這樣能救哥哥,就來取我的骨吧。”秦昊說道。

    “孩子,你不要多想,在我們心中,你與哥哥同樣重要,不會犧牲你。”秦怡寧垂淚說道,非常痛苦。

    “荒域石國戰王、明王、鵬王到,前來拜訪,請開山門!”

    就在這時,長音震空,傳到不老山深處,顯然來人是乃是尊者境高手,驚起一片波瀾。

    “報,石國的人來了,竟有……三位尊者!”有人稟告。

    不老山內許多人變色,在這沒有神的時代,尊者也很難見到了,石國竟然一下子出現三大尊者,讓人震顫。

    “石國諸王駕到,這是要針對我們嗎?”一個老嫗手拄青木杖,臉色陰沉似水,感覺很不妥當。

    山門處,明王、戰王、還有鵬九一字并開,在他們的身后還有很多強者,全都是王侯,身著戰甲,寒光閃爍,而每一個人都抱著一些木盒,裝著寶藥。

    所謂鵬王就是指鵬九,這是石昊親封的。

    “諸王請進。”

    最終,秦族開啟山門,將他們迎了進來,料想是為石昊而來,難起征戰。

    不過,不老山的人著實很心驚,三大尊者領軍,皆背負著神靈法器,這可是強大的震懾啊,若是鬧僵,后果難料。

    而在他們的身后竟沒有一個兵丁,所有人都是王侯,這么一批強者一起出現,絕對可以滅掉一個大教!

    在石昊出事后,戰王、鵬九等發動一切的力量,收集各種古丹方,向各大教求取圣藥,不計一切代價,只要能治好石昊,付出什么都可以。

    而今,他們帶來了大量的丹藥,甚至求取來一株圣藥,就是要保住石昊的命。

    要知道,天下圣藥太稀少了,只有個別的太古神山,以及西方教這樣的不朽傳承,才能擁有一株。

    可以想見,鵬九他們到底花費了多么大的代價,才取來一株!

    至于其他各種靈丹等,數不勝數,都積成了一大堆,不像是藥,倒像是成袋的糧食了。

    “陛下!”

    “人皇!”

    幾位老王看到石昊慘白的臉色時,全都聲音顫抖,老淚都快落下來了,這還是威震天下的小石嗎?

    渾身都是傷,如龜裂的瓷器般,隨時會解體,沒有一點血色。這與昔日他英姿勃發、指點江山的神武姿態相比,差的太遠了。

    當日,石昊不顧性命之危,只身入皇宮,去解救秦風與幾位老王,讓他們活了下來,可自此之后他自身卻不斷與神開戰,落到這一步。

    “陛下你一定要挺住,活下來!”一位老王說道。

    屋中站滿了人,都是來自石國的王侯,可是石昊卻閉著目,始終陷在昏迷中。

    “拿碗來,化開這半枚圣丹!”戰王開口。

    除卻一株圣藥外,他們還得到半枚殘丹,是圣級寶藥,擁有神效。

    時間不長,秦族的人送來一個玉碗,散發靈氣,有霞光閃動。

    戰王向里注入一些靈液,想化開這枚圣丹,讓石昊服下去,可以延緩衰竭,增加生命力。

    “嗯,不對,這碗內有些許靈氣在躁動!”戰王本身也對醫道研究甚深,不然也不會由他化開圣丹。

    他快速將靈液等倒出,定在虛空中,脫離那個碗,皺著眉頭,仔細研究,最后勃然大怒。

    “誰送的碗,找死嗎?”他雙眉倒豎,眼中射出兩道神芒。

    這碗若是一般的尊者都看不出,若非戰王心細,昔日曾經見到過一個,多半也發覺不出異常。

    “看似是一只靈碗,但其實是噩運之碗,刻有詛咒之紋,不斷使用,對病人有極大的傷害!”

    當戰王道出后,石國來的諸王全部暴怒。

    “你給我過來!”鵬九探出一只大手,一把將送碗的人的脖子抓住,拎了過來,這個人當即翻白眼,將昏死過去。

    幾位老王也不多說,徑自探其識海,但這只是一個下人,并不知情,不過卻意外發現另一樁事。

    “什么,此前有人要殺石皇,被陛下自行化解了?!”明王勃然站起,怒發沖冠。

    “秦族,你們想死嗎,想被滅族嗎?!”戰王更是大喝,聲音傳出去,震的成片的宮闕搖動起來。

    “是誰這么張狂,來到我不老山,還敢這樣放肆!?”遠方傳來回應聲,一群老者出現。

    “你們害我石族之皇,還道貌岸然,想作死嗎?!”一位相對來說還算“年輕”的王侯喝道。

    “我族好心救助小石,爾等不思報答,還這般污蔑,是何道理?”手持青木杖的老嫗陰沉著臉說道。

    “狗屁的救助!”鵬九斷喝,直接出手,道:“就沖你大模大樣喊我石國人皇為小石,就知道你的心到底怎樣。”

    他化出一只鵬爪,金黃而鋒銳,十分巨大,一下子就籠罩了那里。

    “你敢!?”老嫗顯然身份不一般,揮動青木杖,這是一件寶具,想要對抗。

    “我有什么不敢!”鵬王喝道,金色鵬爪落下,將那青木杖擊斷,將她一把抓了起來,如同拎著小雞仔,讓她差點斷氣。

    “放肆!”一股龐大的威壓涌來,秦族的尊者出手。

    “是你放肆!”明王出手,將他震退。

    “不老山,你們竟敢這樣加害,而且不是第一次了,究竟都我石族之皇做了什么,想被滅族了嗎?!”戰王更是強勢,大聲吼道,震動整片不老山。

    石子陵夫婦守護在石昊的床前,并不阻止,他們也怒了,沒有想到這些人小動作不斷,竟然敢如此。

    “好囂張,你竟敢揚言滅我不老山?”秦族那位尊者怒聲道。

    “滅了你們又如何,我石國還怕你們嗎,害我族人皇,掃平這里也沒什么!”戰王寒聲道。

    與此同時,明王、鵬王全部上前,什么話也不說,各自從背后取出神靈法器,隨時要發出最強一擊。

    不老山眾人凜然,這可是三大尊者啊,是當世目前的最頂級戰力,可以鏟除一個大教了。(未完待續。,!)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秒开快三下载 幸运28是不是全国开奖 幸运农场app官方下载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预测 福彩3d跨度振幅走势图表 000977股票股吧 湖北福彩快三 财神到配资 河南11选五5开奖走势图 快乐12开奖结果 上海11选5计划预测 快乐双彩网 在线配资公司航推荐久联优配 体彩泳坛夺金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控 体彩6十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