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五百三十六章 神村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五百三十六章 神村

    幫朋友做個廣告《玄神魔紋斬》修無上神通,戰魔王,圣,滅玄神。

    一頭金色的巨人,高聳入云,渾身毛發閃亮,如黃金澆鑄而成,神力蓋世,手持一根黑色的大棍,橫掃蒼宇。

    嘩啦一聲,大棍掃過,一片山峰跟紙糊似的,飛了起來,而后燃燒,化成灰燼。

    這是一頭金色的神猿,只是頭上生有一對龍角,而且腳掌是紅色的,頂天立地,強大驚人。

    另一邊,一只火紅的雀兒與它相反,不是很大,但卻帶動著滔天的赤火,簡直要焚毀九重天,漫天都是赤紅。

    下方,一些山脈熔化,巖漿滾滾,化成大河,匯成赤色并沸騰的湖泊。

    一猿一鳥大戰,無比激烈。

    石昊驚喜,他自然認出那是誰,而且這種戰斗場面不是第一次見到,早先山寶之爭就曾展現過。

    他們分別是毛球與小紅,時隔多年,再次開戰。

    顯然,兩人的戰場被大陣鎖住了,不然會波及的更遠,此外那戰場有古怪,可以見到毀掉的山峰在慢慢復原,巖漿亦逐步消失。

    “神魔戰域!”月嬋輕語,認出了這是何寶物。

    兩人的戰場是一件法器,世間稀有,魔女就有一件,當年曾在石都困住月嬋,是難得的空間法器。

    朱厭與火紅的雀兒并不是用它來戰斗,而是當作了戰場·演化為一方山河,不然他們的破壞力太驚人,會危及這片大荒。

    “咻!”

    突然,毛球變化,成為一只金翅大鵬,俯沖向小紅鳥·那爪子巨大無比,要將它撕裂。

    小紅翎羽倒豎·嗡的一聲化成一輪天日·撞向金鵬,雖然身體不大,但是霸氣無雙!

    “轟!”

    劇烈的交鋒,羽毛紛飛,兩者皆倒退。

    下一刻,小紅化成人影,只不過渾身都被赤金甲胄覆蓋了·只露出一雙眼睛·背負數十上百柄赤霞神劍,此外在其周圍還有數千柄,陳列虛空中,全都閃爍霞光。

    劍鳴動天,當它拔出一柄劍的剎那,所有赤劍都一起鳴顫,化成無盡赤光·向前一起立劈而去。

    每一劍都是一個符號,組成絕世劍陣,將毛球鎮封在當中,殺氣沖霄漢。

    毛球怪叫,先是化成三頭六臂,勇猛沖擊,戰力飆升,與無盡火紅劍陣對抗·而后又急驟縮小,化成一尊金色戰神·虛影一閃,分化作成千上萬,在陣中沖殺。

    “精彩!”石昊贊嘆,兩人神通不絕,寶術紛呈,變化多端,值得借鑒。

    他們的力量毋庸置疑,因為都繚繞淡淡神火,將邁出關鍵性的一步,那是初步點燃神火的征兆。

    “小哥哥,你怎么去了那么久,終于回來了。”清風很親切,在這里為石昊解說,毛球在柳神的幫助下復原了,而在石村轉移前,大紅鳥帶著小紅也回來了。

    毛球與火紅的雀兒一見面就開打了,天生犯相,雖然沒有生死決殺,但是幾乎每隔幾日都要比斗一場。

    近來,石村的人都習慣了,而清風、青鱗鷹大嬸、還有大壯、虎子他們常來觀戰,進行學習與感悟。

    石昊一聲輕嘆,柳神要離開了,它將毛球復原,幫青鱗鷹一家洗禮肉身,一切都是為了幫助石村,有足夠的力量自保。

    “嗷嗚······”一聲長鳴,似狼似鳥,火紅滔滔,一只兇禽飛來,霸氣無比,撲向石昊,叫囂道:“可敢與吾一戰?!”

    它足有上百丈長,赤霞耀眼,離火焚天,這樣撲擊而下,當真是威勢無雙。

    石昊一笑,仲出一只手,不斷放大,最后將這只兇禽籠罩,使之迅速縮小,最終化成尺許長,在他手中干撲棱,無法沖起。

    它露出本來面目,正是大紅鳥。

    它無比泄氣,道:“拜朱雀為師,還打不過你······”

    眾人大笑,剛才它氣勢洶洶,一副有我無敵的樣子,現在則垂頭喪氣,一臉不甘。

    “有長進,比以前強多了。”石昊笑道,當年他把大紅扔在火國祖地,拜在火紅的雀兒門下,果然強了一大截。

    “二禿子沒回來?”石昊問道。

    清風搖頭,當年一別后,它再也沒有回來。

    “真是不講義氣,拋棄我這當兄長的,獨自跑了。”大紅鳥不忿。

    石昊啞然,二禿子孔求己那可是一位超級尊者,留在石村被大紅鳥教訓的那段日子才算是倒霉。

    不用想也知道,他與那位紅顏知己借助天人族的法陣一起去了上界。

    石昊一嘆,火國的、天人族的,一些故人都走了,這個世界都似冷清了一些。

    “哧!”

    金光撲來,一個拳頭高的金色小猴子落在山崖上,火眼金睛,斜睨石昊,神色不善。

    而后,一只巴掌大的小紅鳥也飛來,帶著火光,落在山巔。

    兩者大戰結束,收起了神魔戰域。

    “毛球你啥眼神,不認識我了?”石昊大咧咧地說道。

    “你趁我失憶,都做了些什么?”金色的小猴子質問,頭上的一對晶瑩的小角已經長出,發出柔和光暈。

    “那幾年啊,我精心照顧你,比如你去偷五色小鸞鳥的蛋,我幫你烤熟,一起吃,比如你盜了一頭孔雀的蛋,逼的我與你一起被追殺,帶著你跳進太陰河逃命……”

    “求別說了!”毛球大叫,這些經歷讓它臉紅,都到了這個境界,怎么還去偷蛋……

    “笑死人了,一代神猿后人,竟是個小毛賊。”旁邊的火紅雀兒不厚道的拍動翅膀,叫嚷著偷蛋賊·笑個不停。

    “小紅,毛球,你們……”

    “閉嘴!”兩個人一起嚷道,尤其是毛球更是咬牙切齒,昏沉了幾年,得到了一個什么爛名字?

    它們來頭非凡·修行歲月并不是很長,可卻要點燃神火了。它們的族中若是還有人活著·一定超級恐怖。

    尤其是毛球·令月嬋一驚,怎么看都跟大鬧西方教、跟丈六金身大戰的那一只很像,同為生生有龍角的特別朱厭,難道是其后人?

    “走嘍,回村!”石昊嚷道,一群人高高興興,歡歡喜喜·開始回

    月嬋與秦昊觸動很深·這還是一個村子嗎?無論是法陣、圣藥、還是強者等,都足以讓各大教發呆。

    “這是一個神村啊。”月嬋輕語,有那株柳樹在,絕對可以用這個名字。

    “毛球,小紅,幫我去捉一只賊鳥。”

    他們回來時,是從村后進入的·石昊望著一株若虬龍般的古老棗樹,上面有個人頭大的鳥窩,他念念不忘,自幼便捉那頭五色雀,但從來沒有抓到過。

    “它很賊,早跑了,很長時間都沒有出現了。”清風道。

    石昊咕噥,再次遺憾。

    當月嬋從皮猴、二猛口中得知·那是一頭賊兮兮的五色小鳥,也是唯一曾經惹的石昊幼年哇哇大哭而從未追到過的小東西后·不禁啼笑皆非。

    “停!”石昊老臉通紅,制止他們,這些陳年舊事,他可不想再提。

    秦昊眼神怪怪的,看著這位兄長。

    月嬋則抿嘴偷著樂,無暇容顏上寫滿笑意,覺得這個兇殘的家伙幼年時很有意思,與她眼中的敵人形象不太相符。

    “他還有什么糗事,能告訴我嗎?”直到這一刻,秦昊才像個少年。

    “問我好了,我都知道。”皮猴得意洋洋。

    “不準說!”石昊腦門子冒黑線,進行阻止。

    “說一說嘛。”月嬋也開口,笑容燦爛,傾國傾城,但此時不再圣潔出塵,請求村中的少年們講解。

    “小昊可有意思了,三歲不斷奶……”

    “錯,八歲時,我們還看到他偷偷喝呢。”

    秦昊愕然。月嬋則不顧形象,花枝亂顫,笑的前仰后合,絕美的容顏上寫滿了開心與幸災樂禍,這就是兇殘的小石的另一面?

    石昊抓狂,老臉通紅,制止不了兒時的伙伴,只能自己抱頭逃去,耳不聽心不燥。

    “小昊,這沒什么,弟妹不是回來養胎的嗎,多笑笑有好處。”虎子道。

    “你們去采摘點梅子,給她吃,最近她喜歡吃酸的。”石昊狼狽逃走前,揮了揮手說道。

    這次輪到月嬋笑不出了,暗自磨牙。

    “小紅,毛球,你們所奪的山寶到底是什么?”石昊問道,這個問題困擾了他很多年,一直想知道。

    “為什么告訴你?”小紅瞥了他一眼,對稱呼它為小紅,表達出強烈不滿。

    “毛球你忘了嗎,是誰帶你去補天閣吃靈藥,是誰帶你去鯤鵬巢看海……”石昊臉皮很厚的說道。

    毛球扭捏,雖然對這個名字憤慨,但是想到過去的種種,跟著這個少年一起經歷了那么多,那些感情是真摯的。

    “那是以一塊天骨打磨成的盒子,里面有至寶,記載有一法,威力無窮,真正的蓋世。”毛球道。

    “難道還比得過七十二變、朱雀寶術嗎?”石昊驚奇。

    “不一樣,它是專門駕馭神通的法,若是學到手,可組合各種神通,令各種寶術歸一,那····…不可想象!”毛球道。

    “知道什么是禁忌經文嗎,這就是其一!”火紅的雀兒也開口道。

    “上界的巨頭下來,所圖之物,這肯定是其中之一!”毛球認真補充道。

    石昊震撼,可是……那天骨打磨成的至寶丟了,而今不知在何方。

    “原本我得到了,可惜傷勢過重,昏迷在湖底······”提到這些,毛球便抓狂。

    這是一個充滿歡聲笑語的夜晚,月光潔白,藍寶石般小湖畔,篝火跳動,男女老少圍坐在一簇簇火堆旁,笑聲不絕。

    金色的烤肉,芬芳的猴兒酒,奔跑的孩子,還有跟著撒歡的閃電犬、紫金神鼠等小獸,交織成溫馨的畫面。

    石昊帶回來很多禮物,有各種寶具,還有成堆的美酒,更有藍龍、九頭蛇、紫金蟻等這樣的純血生靈,肉質鮮美,精氣磅礴。

    不過,那些尊者級兇獸族人只能吃上一點,需要當做寶藥去煉化才行,對于他們來說,蘊含的神力太多了。

    還好,還有更多的遺種,以及其他的珍肴美味,眾人團聚在一起,推杯換盞,有著說不完的話語。

    便是一些光屁股娃也悄悄端起酒杯,滋的一聲偷飲一口,結果被大人制止后,搖搖晃晃,東倒西歪,憨態可掬。

    在這個過程中,石昊送出很多物品,無論是孩子們,還是那些阿叔全都笑的很開心,合不攏嘴。

    特別是帶回來的海量地火液,不僅驚住了村人,便是讓月嬋、秦昊也目瞪口呆,這也太多了。

    后半夜,人們才散去,大部分都回到了村中,還有一些人醉倒在湖邊的芳草地上,呼呼大睡。

    星光點點,月色朦朧。

    村頭的柳樹下,石昊盤坐,在與小塔還有柳神說話,充滿了不舍,就要離開了嗎?

    特別是柳神,對他來說像師尊般,也像是朋友,自幼在它的樹蔭下長大,有著太深的感情,以后再也見不到了嗎?

    石昊喃喃,跟他們對話,很是失落。

    “八域最后封神一戰,我便要走了。”柳神平靜的說道。

    而小塔也是那樣的決定。

    他們同時指點石昊,告訴他應去上界,這里法則不全,大道有缺,不適合他成長。

    “上界,有什么特別的嗎?”

    “上界的大地很堅固,算特別嗎?”小塔笑道,似在取笑。

    “上界有多大,那里的生靈有多強?”石昊喝了一些猴兒酒,臉色紅撲撲,此時若一個淳樸的少年對未知充滿了向往,想要探索。

    “認真說起來,上界無垠,沒有盡頭。”柳神說道,對他的問題認真解答。

    “你覺得,西方教主、補天教的主人、不老天尊等,這些發動大劫的人很強嗎?”小塔問道。

    “很強!”石昊點頭。

    “他們只能探索上界不足一成的區域,九成以上的神秘未知區域,連他們都無法踏足。”小塔道。

    “什么?!”石昊驚呼,酒意一下子消退了。

    “也許,我穿行過原始之門,最終要去的地方就是神秘區域的最深處吧?”柳神輕語,它也不能肯定,只是一種推測。

    踏出那一步,誰又能說清會怎樣呢?

    路有幾條,這便是其中之一。

    過去,巨頭將死,教主暮年,一些人便會去闖那無垠的神秘區域。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财神棋牌APP官方版下载 手机上海明星麻将怎么赢 2018英超积分榜 516棋牌游戏打鱼平台 云南体育彩票11选五走势图 幸运农场开奖号码 广西11选五下载 2020年零九期开奖日期 网赚博客 腾讯四川麻将血流成河下载 股票涨停又跌下来 四川金7乐开奖号码结果 博彩e族首页 免费精准5码中特 琼崖海南麻将从哪下 捕鱼大亨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