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五百三十二章 斬殺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五百三十二章 斬殺

    烏云之上,月光皎潔,月嬋的主身秀發飄舞,仙肌玉骨近乎虛幻,她將速度提升到了極盡,竟是縮地成寸這種大神通,不斷出擊。

    若非石昊有鯤鵬神速,在這場對決中一定會吃大虧,這兩種身法都是天下最頂級的,號稱這一領域的極致。

    在石昊的背上,月嬋次身眸子中光彩紛呈,在不斷的推演,認真的琢磨,不時給予石昊啟發,告知敵手的弱點。

    “你執迷不悟,要與我對立到底嗎?”對面,那清冷的仙子出語,她很美,在如水的月光下空靈無比,嗓音帶著磁性。

    “既已分開,你是你,我是我,若要斬我盡管來。”月嬋的次身說道,伏在石昊的背上,不再回顧。

    “那好,斷掉這份緣,你我就此陌路,今日一斬,道盡無情。”月嬋主身輕語,在月輝下更加朦朧,肌體越發晶瑩,散發無量光。

    “小心,她體質特別,可以溝通銀月,衍生無量神力!”石昊的背后,月嬋次身提醒。

    同樣為星辰之力,但太陽與明月距離大地更近,因此溝通起來所獲得的神能也越發的強大,有時堪比神罰。

    “轟!”

    果然,她話語剛落,月嬋主身發光,與這片天地凝結為一起,而天空中那輪燦爛的神月仿佛一下子變大了千百倍。

    無量月輝灑落,讓這里一片銀白,仿佛來到了仙鄉·神圣而燦爛,皎潔而高遠。

    那月嬋仙子立身在中心,所有月華都如水波般向她匯聚而去,可以看到,她成為了光明的化身,一輪神月在她背后形成。

    “嗯?!”石昊驚疑·覺得對方仿佛化成了傳說中的月神般,雅潔而靈動·最為重要的是此時所漾出的神力強大的過分。

    “哧!”

    月嬋一指點出·那銀白光束劃過虛空,若一道雷電劈來,擁有宏大的神能波動,令人敬畏。

    石昊掌心發光,一道真正的閃電轟出,與那光束撞在一起,頓時神輝炸開·激烈爆發。

    月嬋主身邁步·步履輕靈,那天空上,茫茫無盡,像是汪洋一般的潔白光輝洶涌而來,全都匯聚向她的肌體,化成一輪神月,將她包裹在當中。

    她越發超凡·仿佛月宮中的仙子降臨人間。

    成片的符號閃爍,在其體表交織,而后她一聲輕喝:“鎮壓!”

    天空暴動,這一次在她揮手的剎那,神光熾盛,聚集成束,從天穹上方不斷劈落下來,威能浩瀚。

    石昊啞然·這有點離譜。那些光都是從月亮上直接降落下來的,猛力劈下·這像是一場神罰。

    他極速躲避,頭上的人皇寶印發光,化解漫天的月華,消弱這種天威!

    “小心,這才是開始,月華加持,她的力量將暴漲,會凝成真龍、鳳凰等,那樣的寶術會更恐怖。”月嬋的次身提醒。

    石昊點頭,化成一道金鵬,在月亮降下的通天光束中沖擊,殺向月嬋。

    一聲龍吟,銀白月華濃郁,凝聚成一條巨大的真龍,橫貫天穹上,顯得雄武而又磅礴,體積大的驚人。

    這一次的真龍寶術,威能疊加,伴著月之力,圣潔中亦帶著狂暴,恐怖無比,轟隆隆碾壓而至。

    與此同時,一只神凰浮現,赤色中帶著銀白,混合在一起,氣息驚

    在這一刻,石昊有一種錯覺,月嬋的真身仿佛已經突破了尊者境的極限,強大無匹,帶動了整片天地的大道。

    這種感覺很不好,像是無法抗衡。

    “轟!”

    這一擊,龍鳳交頸,同時撲殺,簡直無法力敵。

    石昊被轟飛,嘴角淌血,這是面對同輩人時,感覺到的最強壓力。

    “有意思!”他擦凈嘴角的血,眸光大盛。

    “堅持住,她雖然能調動磅礴的月之圣力,但只有片刻間,不能持久。”在他的背后,月嬋的次身提醒。

    “沒什么。”石昊道。

    在這一刻,他開始演化原始真解的符文之力,讓自身陷入到了極盡空靈的地步。

    “金蓮遍地!”月嬋的次身驚訝。

    此時此際,虛空中化生出一株又一株金蓮,十分神秘,這是一種異象,與大道親近,在尊者境時都很難出現。

    而且,他的肉身此時亦在散發清香,那是大道惶惶、無塵超然以及破盡一切的真義。

    “尊者境,便是生出了一些大道異象,也不可能用來參戰,有用嗎?”月嬋的次身問道。

    不過,她還是很吃驚,這些大道奇景在將來可能會化作真實的道痕,能參與到大戰中去,那個時候,將威力無窮。

    石昊不語,一瞬間而已,下方的皇宮龍氣沸騰,滾滾而上,注入這些金蓮內,越發璀璨,釋放出一股無量神能。

    并且,他頭上的玉璽亦如此,溫瑩中傳出龍吟,震動天地,數不清的天龍飛出,條條粗大,沒入金蓮。

    僅此一刻,虛空中一片璀璨,所有金蓮都搖動,帶著大道的氣息,拔根而起,向前轟殺而去。

    天上的月輝被擊散,遍地金蓮!每一次搖動,它們都伴著一種大道轟鳴聲,強大而可怕。

    “轟!”

    最為可怕的的沖擊發生,大道金蓮與真龍還有仙凰遭遇,爆發出驚世的波動,讓高天都在劇烈搖動,符文燃燒。

    這是一次恐怖的大對決,最終月光潰散,金蓮暗淡。

    兩道身影倒飛,全都狼狽不堪,石昊的嘴里再次咳血。而對面月嬋的主身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只有關鍵部位還有雪衣,雙腿修長·藕臂晶瑩,一片瑩白,都露在外面,她的口中也溢出血液。

    “就是現在,速速鎮壓!”月嬋的次身傳音,告訴石昊·月光圣力消退時,主身將有短暫的衰弱期。

    “好!”石昊點頭·極速沖了上去。

    他一聲長嘯·渾身電芒閃耀,周圍浮現無盡的大星,全都是閃電構筑的,狻猊寶術呈現,肆虐高天。

    在各種神力中,雷電毫無疑問是最暴虐的,用以攻擊虛弱的敵人最適合不過。

    當然·這不是全部·石昊也已經在催動劍氣了,在雷電中伴生著一株又一種草,簡直要斬開了虛空。

    此外,他的右拳化成了金色,不斷轟出,那是鯤鵬在咆哮,震耳欲聾!

    僅這一瞬間而已·他一下子施展出三大神通,每一種都可怕無邊,足以活活將同代中的翹轟碎。

    便是尊者擋在眼前,也得要逃避,不然難逃被轟殺的命運!

    月嬋變色,迅速倒退,但是很快就被雷電淹沒了,肉身瑩瑩發光·電芒與她的護體符文碰撞,轟隆作響。

    “哧!”

    一株草的劍意爆發·絕世犀利。

    月嬋祭出寶術來阻擋,但還是被斬傷了,一道劍氣洞穿了她晶瑩的藕臂,鮮血長流。

    眼看另外幾株草發光,絕世劍意將要斬到她的頸項、前胸、頭顱等要害部位,月嬋的主身再次施展補天術。

    她不可能總是動用,需要一定的時間才可以,而此時剛剛能祭出,不過她的神力似乎處在衰弱期,威力不是很強。

    她的肩頭再次中了一劍,鮮血濺起很高,負傷不輕,晶瑩藕臂沾染上了血滴。

    與此同時,石昊的拳頭不斷砸落,鯤鵬俯沖,強大無比,月嬋的主身迅速倒退,在這一次交鋒中,她幾乎被壓制,口中噴血。

    若非頭上的黃金小鼎發威,不斷垂落下神芒,阻擋住了石昊的攻擊,她則危矣,很可能會被斬殺在此。

    然而,石昊頭上的寶印也是上古神器,爆發神威,與那黃金小鼎撞擊,接連閃耀神紋。

    而在此時,石昊開始準備催動至尊骨,因為現在又可以動用了,要進行最后的一擊,將月嬋主身鎮壓。

    “嗡!”

    隕石飛來,發出燦爛的光輝,密密麻麻,轟擊向石昊。而月嬋主身,則利用這個機會,轉身就走。

    “追,正是鎮壓她的好時候,她已遭受重創,且月之神力退盡,正處在最衰弱的時刻。”石昊的背上,月嬋的次身輕語道。

    石昊估量,這隕石大陣雖然威力強絕,但是卻布的有些粗糙,單一攻擊一個方向可以,但是以他的身法游走,絕對可以避過,故此追了下去。

    敵手負傷,且處在最衰弱的時刻,機會難得!

    虛空中,隕石密密麻麻,這是一座粗糙的法陣,可召喚各種山峰、巨石等,呼嘯過虛空,威能恐怖。

    “向左百丈,向前疾馳……”月嬋的次身指點,石昊橫渡法陣,速度飆升,快速接近月嬋的主身。

    “小心,這法陣雖粗糙,但也有些變化,別走錯,千萬不要追丟她。”月嬋的次身指點,讓石昊迅速逼近,開始攻伐。

    在這片密布隕石的蒼穹上,大戰再次開啟,虛弱的月嬋主身不斷咳血,再次遭創。

    “轟!”

    前方傳來巨響,一片霞光綻放,月嬋似在燃燒潛能,要與他進行最后的生死對決。

    “她要拼命了,快將我送回青銅寶盒內,不然我可能會在你們最后的決戰中被神力碾碎。”月嬋的次身說道。

    最后的決戰,肯定會無比慘烈,她現在修為被封,擔心殞落。

    石昊微笑,道:“你不說,我也要將你送進寶盒世界中,看我這最后一擊,動用至尊骨頭,將她斬殺。”

    說罷,他通體發光,符文密布,與此同時將月嬋的次身送進青銅盒內,收了起來。

    前方,月嬋的主身似預感到不妙-,極速而去,并未跟他對決。

    下一刻,天地暴動,石昊的至尊骨這一次的威能超乎想象,竟傳出宏大的誦經聲,無量符文沖起。

    逃出去一段距離,月嬋的主身倏地停住了,看著那道異常強大、帶著滔天符文而來的人影,她淡然一笑,十分從容了。

    “嗯?”發光的石昊,符文遍體,像是在燃燒,他突然也止步了,露出驚容,因為無論如何也無法接近前方的麗影。

    明明很近,但卻像隔著一片天塹,可謂咫尺天涯。

    他不禁愕然,而后極速倒退。

    “晚了。”月嬋主身綻放無量光,身上的傷口迅速愈合,裸露的肌體瑩白透亮,爆發出無以倫比的力量,她秀發披散,靈動若仙,道:“你以為我真的不敵你嗎,什么衰弱期?同輩一戰,我從未敗過!只是,像你我這樣的人幾乎很難殺死,若一心想遁走話,會有各種方法,我不得已示弱而已!”

    四周,無量神光騰起,虛空中各種符文璀璨,接連八重法陣復蘇,浩瀚莫測。

    “神級大陣,八座······你真的看得起我。”石昊似乎非常吃驚,而后咬牙道:“這么說來,你的次身在欺騙我?”

    “她雖然有了異心,但我們畢竟同源,剛才不過是為了引你入甕罷了,而今你已經安全的將她送進青銅寶盒內,那么可以送你上路了!”月嬋主身冷笑道。

    “其實,早就可以發動法陣了,可是不引你進入中心,終究是不放心啊。”她輕語,搖了搖頭。

    “等一等!”石昊叫道。

    月嬋主身十分果斷,不給他任何機會,剎那激活這些法陣,轟隆一聲,神級氣息爆發,當場將中央的那道身影擊碎,爆發出絢麗的芒。

    當神級力量消失,那道身影自然早已毀滅,原地只留下一個青銅寶盒,懸浮在布滿符文的虛空中。

    月嬋的主身仲出一只纖纖玉手,將它撿起,道:“想要打開,有很大的難度,不過去上界后請一位大師出手,終究是能開啟的。”

    她深吸了一口氣,在這里站立良久,如水的月光灑落,讓她朦朧而出塵,飄逸而驚艷。

    最后,她開始收拾陣旗,也不想耽擱過久,拆掉了神級法陣的各大法旗等,很多都是藏于隕石中。

    “小石不過如此。”她輕笑,無比的燦爛,美的讓人神馳目眩,身上衣裙破碎,雪白晶瑩的肌體大片的露在外面,無暇無疵。

    沒有意外發生,她停駐了片刻后,心神放松,而后準備就此離去。

    忽然,一塊隕石炸開,一片密密麻麻的符文沖出,伴著輪回之力。

    “嗯?!”月嬋的主身大吃一驚,美麗的瞳孔急驟收縮。

    她竟然再次見到石昊,他胸部近乎透明,一塊骨發出無量光,上面盤坐著一個小人,此時竟長身而起,沖出體外,并且迅速放大,與石昊一模一樣,挾至尊神威殺來。

    這一刻,月嬋的主身一陣冰涼,她立刻知道,剛才毀掉的石昊是至尊骨上盤坐的身影,并非真身。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重庆幸运农场游戏官网 三分彩全天480期计划 发行股票的分录 太行山西麻将安卓下载 新加坡生肖彩资料大全 新加坡天天彩资讯网 安徽快3下载安装 互联网最新赚钱项目 河北11选5遗漏真准网 天才麻将少女无修风车 香港49选7永久公式 广西快3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评论赚钱2元一条 甘肃11选5历史最大遗漏 pk10缩水 玩腾讯分分彩大小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