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四百零三章 禽獸大發神威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四百零三章 禽獸大發神威

    頭獅子聞言,通體散發熾盛黃金光,對方太囂張了,芻著所有人的面敢揚言要收它為坐騎,這是在樹立大仇大怨!

    眾人回頭,想看一看到底是誰這么強勢,要在這次聚會上出手,這是要引發一場驚人的大對決嗎?

    黑霧彌漫,那里站著幾名年輕人,都穿著玄鐵戰衣,通體閃爍烏光,氣息強大無比!

    有些人恍然,這是洪域的黑羽族修士,為該族近年崛起的幾大天才,數日前石昊曾在那片懸空的殿宇中收拾該族強者,他們這是要報復。

    這幾人認為收拾他們的那個少年是小石,若是在這里收九頭獅子為坐騎,這對于其結拜兄弟石昊來說是一種折辱。

    “你們算什么東西!”數年過去,九頭獅子早已成長到了一個十分可怕的地步,不怒自威,渾身金光璀璨,盯著幾人。

    黑云再次翻涌,在那幾個天才強者的身后,又出現兩位中年人,慢慢化出人身,冷漠的看著九頭獅子。

    眾人一驚,黑云族不好惹,在洪域時便是出名的強族,雖然進入了荒域,但強勢作風不減。

    “你雖然很強,但終究是淪為坐騎的命!”黑云族的一位年輕人冷聲道,這是徹底撕破了臉皮,哪怕是在聚會上出手也在所不惜。

    主要是因為數日前,他們太丟臉了,那件事早已傳到不少人耳中,先被一只鳥羞辱,而后又被那少年三步踏飛。

    現在他們的強者到了,必須要強勢起來,將面子找回。

    “想死就過來吧!”黃金獅子很霸氣,這么多年過去,它早已成長起來,少了過去的稚嫩,成為了該族的繼承者。

    呼的一聲·狂風大作,飛沙走石,這個地方一下子黑暗了下來,魔云澎湃·黑霧翻騰,快速將此地淹沒。

    黑云族的強者出手,向前撲去,烏云滾滾,一會兒化成人形,一會兒化成神秘符號,符文密布。

    “轟!”

    烏光灑落·撞向九頭獅子,散發出一股磅礴威壓,若一顆巨大的星辰撞擊而下。

    九頭獅子沒有動·屹立在原地,只是正中的頭顱發出一聲咆哮,宛若天崩地裂,鬼哭神嚎,茫茫黃金波濤沖起,許多人大叫,捂住了耳朵。

    這是名副其實的獅子吼大神通!

    若是演化到極盡,一吼之下,天穹裂開·大地沉陷,無與倫比,針對敵人時·直接可讓敵手崩碎。

    此時,黃金光芒如濤,轟隆而鳴·沖向高天,席卷那片烏云,震撼人心。

    所有人都發呆,這九頭獅子太厲害了,僅一擊而已就震碎了烏光,沖散了云朵,讓天穹一陣搖動。

    這是怎樣的一種威勢?眾人倒吸冷氣。

    在場的人恐怕也只有石昊親身經歷過·當年在百斷山脈時,他為了降服黃金獅子·手段用盡,打了很長時間。

    數年過去,這門神通早已不可同日而語,威力也不知道提升了多少倍。

    黑霧潰散,一個年輕人從半空墜落,七竅流血,臉色蒼白,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體表盡是密密麻麻的裂痕。

    他差一點就爆碎,遭受重創,失去了一戰的能力。

    “好強,真是太厲害了,不愧為敢吞食神明的種族!”

    “這頭黃金獅子要逆天嗎,這一脈實力驚人,難怪傳說它的祖先吃掉過太古神王,威能無邊啊。”

    人們驚嘆,這頭獅子真的很強大。

    黑云族那幾人臉色陰沉,真的很丟臉,原本想報仇,結果剛一交戰,他們這一族的修士就差點死掉一個。

    烏云滾滾,一個年輕人走出,他的眼睛帶著紫芒,身上的甲胄發出絢麗的光,每一步邁出這院子都在顫抖。

    “咦,這是黑云一族最厲害的天才,他竟然也要出手了。

    所有人都看出來了,此人絕對的強大,有在同代人中爭霸的實力,在場的很多強者自愧不如。

    他一步一步邁出,氣勢不斷攀升,宛若一座黑色的魔山般,到了最后,讓天地跟著轟鳴。

    突然,一縷奇異的波動傳來,生生擊散了這種氣勢,火靈兒身畔,一名老仆人走出,身著灰衣,面容蒼老,但是一腳跺下,這里一切都寧靜了。

    “火族公主,你要做什么?”黑羽族的天才冷聲問道,他自然知道,這肯定是火靈兒讓那老仆人出手的。

    “這是一次聚會,不是比武大會。”火靈兒淡淡地說道。

    “便是聚會,也沒有不讓人決戰這一說法,我輩修士,向來直接,一言不合就可擂臺上決生死。”黑云族的青年強者說道。

    “公主,讓他過來,這種人我不介意多殺幾個。”九頭獅子說道,連瞳孔都是金色的,話語平靜,但是卻無比強勢。

    火靈兒一陣遲疑,而后點頭道:“好,既然如此,你們可在擂臺上決戰。”

    這片殿宇與園林間,栽種有古藥,甚至有七片葉子的星辰草這種稀世瑰寶,自然不允許破壞,不能當作戰場。

    “起!”

    就在這時,莊園內有一名老者喝道,開啟了一座大陣,而后一座巨大的平臺升空,懸在高天上。

    眾人驚疑,竟然是可以橫在高空中的角斗場,不愧是一國皇族,有這樣華麗的對決場地。

    刷的一聲,黃金獅子化成一道金光沖了上去,屹立在平臺上。

    霧靄翻涌,黑云族的青年也化成烏光,沖了上去,道:“你的確與小石結拜了嗎?若是收你為坐騎,不知道他會是什!么表惰.。”!

    九頭獅子無比冷漠,并不動怒,而是很威嚴,道:“就你這樣的貨色,也配與石昊為敵?!”

    “你……”黑云族的強者神色更陰冷了。

    “我是石昊的結拜兄弟,自認為遠不如他,但收拾你們這種東西足夠了,不信你來試試看!”黃金獅子冷漠的說道。

    眾人聞言,皆心中震動·這黃金獅子的強大有目共睹,卻這樣高舉石昊,而蔑視黑云族的強者。

    “的確如此,這種東西也敢來現眼·不知道天高地厚。”就在這時,有生靈接口。

    諸強回頭觀看,只見一只鳥兒撲棱著翅膀飛來,通體烏黑,怎么看都像是一只烏鴉,它大模大樣,十分輕蔑的看了一眼黑云族的修士。

    “是它·那只鳥又出現了!”有人怪叫。

    數日前,就是這只鳥而已,抽了火牛族與黑云族的修士一頓·那大嘴巴扇的啪啪響,著實兇悍。

    黃金獅子聞言,沖它點了點頭,自然認出了這個嘴很賤的烏鴉,正是當年在百斷山中十分無恥的大紅鳥。

    火靈兒也露出喜色,她見到大紅鳥,自然知道石昊來了,應該就在這片莊園中。

    “該死的鳥兒,斬了你!”一頭散發赤紅火光的兇牛大吼·聲動長空。

    眾人驚疑不定,這難道真是小石養的鳥不成?所有人都轉頭,四下尋找那個少年·可惜沒有見到。

    “爺還怕你不成,一會兒等獅子吃飽了,從擂臺上下來·我再與你一戰。”大紅鳥大剌剌的說道。

    “本座現在就斬你!”那頭火紅的兇牛踏著寶具,繚繞著火光,沖上高天,要殺大紅鳥。

    “跟爺逞兇,一會兒宰了你,統統吃掉!”大紅鳥兇殘的叫道。

    眾人聞言全都一怔,難道真是小石來了·這鳥的語氣,以及嚷嚷著要統統吃掉·絕對是一脈相傳啊。

    此時,擂臺上一場大戰已經開啟,九頭獅子對決黑云族第一天才,激烈無比,戰氣浩蕩,震動了整片蒼穹。

    眾人驚異,就是域外的大族也都心中悸動,這絕對是兩大不世天才,這樣的對決在這一輩生靈中很難見到。

    勢均力敵,兩者很快大戰了上百回合,黃金光淹沒天地,烏云籠罩蒼穹,格外的激烈。

    轟的一聲,黑云族的強者整具軀體都消失了,化成烏云,而后交織閃電,氣息恐怖,宛若一片劫云。

    所有人都心中一顫,想到了一則傳說,該族很神秘,能夠演化出天劫,自身化作劫云,可以活活劈死敵人,宛若上蒼出手。

    這也是他們的祖先在無盡歲月前敢攻進西天教寶剎的底氣所在,可惜最終惹出了那個老教主。

    劫云隆隆而動,宛若一片黑色的汪洋,巨大的閃電劃過,雷霆滾滾,電芒滔天,恐怖絕倫。

    所有人都呆住了,這第一天才果然名不虛傳,如此手段,有幾人可敵?這是非人力能抗衡的天劫啊。

    黃金獅子無懼,矗立在擂臺上,九顆頭顱同時發光,它張開巨口,大聲咆哮的同時,每顆頭顱的口中都噴出一個符號。

    九個金色符號烙印虛空中,燦燦發光,散發出一股至強的氣息,如九尊神明臨世!

    “殺!”九頭獅子冰冷的喝道,那九個符號連在一起,化成一條金色的光帶,沖進了劫云中,崩毀一切!

    那雷霆竟然都崩開了,各種閃電被摧毀,九個符號閃耀,化作不朽殺陣,錚錚作響,鎮殺一切。

    黑云族的天才露出本體,身上有幾個前后透亮的血洞,而后身體竟爆碎,戰死天空中,直接就殞落了。

    黃金獅子冷漠的說道:“就憑你這樣的貨色,也想召見我的結拜兄弟,敢找他的麻煩,不知天高地厚,差遠了!”

    眾人發呆,據傳這黃金獅子曾為石昊的坐騎,在百斷山中載著他大殺四方,現在僅它而已,就掃滅了域外強族的天才。

    “嗷······爺跟你拼了!”就在這時,高空上傳來那只“烏鴉”的叫聲,似乎氣急敗壞。

    這些年來,黃金獅子得了大造化,故此很逆天,有了驚人的蛻變。至于大紅鳥,雖然也進步很大,但是還比不上眼前的敵手,差點吃大虧。

    它從來都不是善茬兒,再次揮翅間,爆發出盛烈的烏光,一道通天劍芒斬出,將那火紅的兇牛腰斬!

    噗的一聲血花飛濺,那頭兇牛的兩段軀體墜落了下去。

    “這是……怎么了?!”很多人吃驚。

    “跟爺斗,你還差遠呢!”大紅鳥叫道,不過很心虛,偷偷將一截烏黑的斷劍收了起來,那是補天教的鬼爺送給石昊的圣物,進入這片莊園后被它從石昊那里拿來防身。

    現場一片寂靜,所有人都心頭震動。

    要知道,小石一直不曾現身,可是他曾經騎乘過的九頭獅子以及他所養的一只鳥就替他掃平了一切,這讓人驚悚!

    他自己得多么強大?一只魔禽加上一只兇獸就可以威懾眾人!

    小石未出,禽獸發威,令諸強忌憚不已。

    “很好,傷我不老山后代的人就是那個小石嗎?不管他是哪家后人,都要嚴懲!”不老山的一位中年人目光冷冽,氣息雖已內斂,但還是若洪荒古獸般恐怖。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篮球赛事 意甲联赛冠军次数排名 血战到底麻将ios版 遇乐拱猪下载 官方腾讯分分彩开奖直播 30选5今天开奖号209 中国正宗麻将单机 股票基础知识入门新 30选5走势图表 qq麻将单机 陕陕西11选5走式 平特肖公式计算加9是什么 澳洲幸运8开奖网 股票上涨下跌的原理 快乐扑克标志 山西体彩11选五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