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三百二十三章 滅魔蛛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三百二十三章 滅魔蛛

    起初,所有人都有點發懵,皇城的中央天宮以及整座廣場而起,隆隆轟鳴,橫渡虛空,降臨在城外校軍場!

    這是何等的手段,是石皇所為,還是說這片天宮真的是一件超級法器?

    大旗招展,重兵黑壓壓一大片,一個個兵士血氣很重,如一群虎狼,或擎戰戈,或持利劍,殺氣騰騰,盯著眾人。

    “人皇駕到!”有人大喝。

    很快,殺氣消失,有戰將上前施禮,帶領那些兵士有條不紊的布置

    校軍場無比的浩大,比皇宮的演武場還要大很多倍,一眼望不到邊,恍若來到了一片空曠的死地。

    有人低語,這里曾經是一片上古戰場,沾染過神魔的血液,導致寸草不生,生機枯竭,但卻是練兵的好地方,磨礪他們的意志與殺意。

    天穹上,一只魔蛛矗立,它真的跟山一樣龐大,通體碧綠,很多蛛毛寒光閃爍,像是一條條戰矛般,晶瑩中閃爍冷冽光澤。

    它心中很不寧靜,剛才整座天宮以及廣場凌空而來,竟然將它也裹帶在內,直接出現在校軍場,著實讓它震動。

    “人類少年,你可以選擇一種死法。”魔蛛說道,其音不高,但有一種大威嚴,在長空下激蕩,讓校軍場跟著一陣轟鳴。

    人們尋找石昊,尊者出現了,已經要動手,他在哪里?

    某一片區域很靜,所有人都在眼巴巴的看著,引得其他人也都望來,終于看到了正主,不禁目瞪口呆。

    他……還在吃!

    “怎么還在吃呀?”有人驚叫,有點抓狂,這個家伙太淡定了吧。

    他盤坐在玉桌前,前方橫著一根金色的蛛腿,剝開金色的皮·里面是鮮嫩而晶瑩的肉,他正在大快朵頤,滿嘴生津,不時還喝上幾口芬芳的酒漿。

    “我請客·別客氣。”他一邊吃還一邊招呼周圍的人,比如雨族、石子騰、拓跋家族,當然還有太古神山的一些少年等。

    一群人都暈菜,誰敢吃啊,這不是找死嗎,魔蛛若是看到,能放過嗎?而石子騰、雨族等更是臉色鐵青·這也囂張了。

    “現在你想死都難,我決定讓你活下去!”太古魔蛛的聲音若奔雷,震的虛空都在發抖·顯然它怒了。

    有時候活著比死亡更可怕,它想以最酷的手段鎮壓石昊,讓他飽受折磨,日日身處煉獄中。

    “大蜘蛛,你說話真無趣,我從來就沒打算死,何用你來廢話。”石昊道,已經站起身來。

    眾人有點麻木了,這還是一個化靈境界的少年嗎·對尊者沒有一點敬畏之心,要知道就是王侯見到也要顫栗,跪地臣服。

    而他在做什么?呵斥一位太古神山的尊者·就如同在訓斥阿貓阿狗般,隨意而自然。

    太古魔蛛眸光冰冷,這么多年了·有幾人敢對他無禮,而且是一而再再而三,他沒有言語,但是一種森然殺意卻已彌漫整片校軍場。

    很多人臉色蒼白,當場差點昏厥過去,承受不住這種威壓。

    還好,中央天宮中騰起一片金色的火焰·驅散了森寒,讓這里重新暖洋洋·眾人不再受影響。

    這就是尊者,一喜一怒都可影響到眾生,令他們或大喜或大悲,情緒波動劇烈。

    “還有沒有,青天神山那只鳥來了嗎,一只魔蛛不是我對手,最好你們聯手一起上。”石昊當眾叫板。

    他現在可著勁的拉仇恨,不怕敵人多,就怕對頭少,反正是要使用小塔一次,希望能讓價值最大話。

    青鸞尊者一直在殿宇中飲酒,眸子冰冷,此時聞言,推開玉桌,走到了虛空中,俯視下方,一語不發。

    顯而易見,那種殺意早已透出,必然要擊殺那個少年。

    “還有沒有,誰還敢與我一戰?”熊孩子叫嚷,一副睥睨天下英雄,為我獨尊的氣概。

    他知道,在北海時殺了不止一位尊者的靈身,若是這些人也來了,肯定不會放過他,他希冀都出現。

    可惜,任他在那里叫嚷,沒有人再現。

    “鯤鵬巢一戰,我記得斬了好幾個老頭子,怎么都沒來嗎?”他輕語。

    聽在眾人耳中,這無疑更炸雷似的,已經過去了很長時間,北海大戰的一些消息傳到了陸地,早有人聽到了一些傳聞,只不過很模糊,現在被證實了。

    這個熊孩子當真是厲害!

    “好了,不要裝瘋賣傻了,你可以去死了。”青鸞尊者說道。

    “讓我來,慢慢煉化他,何必一定要置他于死地呢,上蒼有好生之德。”太古魔蛛冷冰冰的說道。

    有時候活著比死更痛苦,殺一個人簡單,但折辱一個人可能會更令他痛苦,太古魔蛛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

    石昊向前邁大步,進入校軍場,道:“在開戰前,我想問你一件事,能否回答?”說魔蛛冷聲道。!

    “我的祖父在哪里,你是否出動真身追殺過他?”石昊問道。

    “他死了,你見不到了。”太古魔蛛冷幽幽的回應。

    石昊并不相信,道:“對付我這樣一個化靈境的小修士,你至于嗎,連實話都不敢講。”

    “一個人類修士而已,殺了又如何,活著又如何,不過螻蟻,何需放在我的心上,何需記得他。”魔蛛說道。

    “你這樣不屑,還不是被我的祖父殺了靈身?別太自以為是。”石昊冷笑。

    天宮附近,有很多人議論,人們也都想知道大魔神的下落,聽聞曾被逼,離開了皇都。

    “大魔蛇遭遇魔蛛尊者,受了重傷,但并未死去,前往域外,去尋石子陵了。”侍衛長開口。

    石昊吃驚,終于聽到了祖父的下落,果然是被魔蛛逼得遠走他鄉,還好活了下來。

    “當日是你?!”魔蛛看著那灰衣老人,眸光冷冽了起來。

    石昊一驚·想到了來皇都時,柳神開辟一條通道,他踏入當中,在沿途見到有人大戰·其中一頭山岳般高的大蜘蛛與一人搏殺,竟映照在虛空通道中。

    難道說,他的祖父被追殺,侍衛長去救援了?聽魔蛛的意思,應該是才認出侍衛長。

    “一只金翅大鵬甘愿躲在皇宮中當侍衛,很離譜!”太古魔蛛說道

    眾人聞言,莫不倒吸冷氣·心中震撼,皆不可思議地看向侍衛長,這個老人有如此大的來頭?

    侍衛長沒有說話·退在一旁,守護著天宮。

    “你的祖父很幸運,但我給我他的教訓也足夠他銘記終生,能活下來是他的運氣,一個人族修士而已,也敢與我爭雄,不知天高地厚。”魔蛛冷笑。

    石昊心中憤怒,祖父肯定受傷了,讓他眸子中噴火·第一次在天宮前表露這般劇烈的情緒波動。

    “你修道數百年,也好意思顯唄,我祖父不過修行區區數十載歲月·你便奈何不了他,還被殺了靈身,也敢囂張?我若是你·一頭撞死在地上算了。”

    魔蛛大怒,當日他的靈身被人攔截,遭遇重創,故此才在皇都中發生意外,舊事重提,讓他惱怒。

    “好了,先收拾他吧·區區一個螻蟻而已,何必浪費口舌·依我看直接斬掉算了。”青鸞尊者開口。

    “那就一戰吧。”石昊步入校軍場內,口中竟開始吟誦咒語:“游歷在太虛中的戰魂啊,請聽從我的召喚,跨越無垠的世界,來此一戰吧。”

    眾人石化,這家伙在干啥?

    “他在施展詛咒嗎?”

    “不像,感覺是那太古的咒語,可以召喚天外隕星墜落,甚至能呼喚來神魔。”

    “不會吧,有這么厲害的神通?”

    一群人都被鎮住了,就是那蒼穹上的太古魔蛛也沒有敢輕舉妄動,靜靜地看著。

    因為,他總覺得事情不對勁,這小子又沒有瘋,憑什么敢這樣叫板,他想看一看對方到底有什么倚仗。

    事實上,石昊一邊在吟唱咒語,一邊在與小塔溝通,問它能否做的隱蔽一些,不然這件器物曝光,不知道會惹出怎樣的亂子呢。

    “至尊殿堂的英靈,請你們復蘇,跨越星空之門,降臨在荒域,助我斬妖除魔,降服毒蛛……”

    他不斷吟唱,可結果什么都沒有出來。

    這不禁讓人眼神怪怪的,覺得他像是個神棍,哪有這樣出手的,這根本不是什么神通,并未有符文出現。

    “我當怎么回事,一個人在瘋言瘋語,憑此也敢唬我。”太古魔蛛冷笑連連,降臨而下,磅礴威壓透發,他要讓熊孩子跪下,壓迫他雙腿。

    然而,石昊的咒語突然間起了作用,這里陰風怒號,神臺隱現,上古兇獸嘶吼,震動天地!

    整片天地的氣息都變了,若隱若現,有巨大的蒼龍橫空而過,咆哮震天,接著朱雀釋放神火,沖上九霄。

    一股黑色的旋風席卷了整片校軍場,恐怖氣息彌漫,那風眼中有巨獸矗立,有魔禽睥睨,虛影浮現,震懾人心。

    “怎么回事?”所有人都發毛。

    “天啊,天地間怎么飄起了血色的毛發?”眾人驚悚。

    黑色旋風變了,化成紅毛旋風,那是真實太古兇獸毛,在風中被吹的到處都是,兇煞氣息滔天。

    “啊,不!”

    太古魔蛛大叫,聲音驚天動地,驚恐無比,下一刻,人們看不到它了,被那紅色的旋風吞了進去。

    年度評選還在繼續,大家投給完美世界一票呀,每個人都有免費票。謝謝啦。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财神捕鱼游戏网址 分分彩双面稳赢有诀窍 今日股票价格查询 e球彩 开奖 湖北30选5一等奖 模拟炒股软件 大唐斗地主下载 股票大盘下载 五分彩官网 山西11选5走势图彩经网 联盟挂机赚钱软件骗局 北京pk10基本走势图360 香港六盒宝典资料大全2020 大庆52麻将安卓版 山东11选5过年停吗 中国体育彩票飞鱼开奖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