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三百零六章 究竟是誰【第三更】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三百零六章 究竟是誰【第三更】

    斷劍發抖,嗡嗡轟鳴,像是在渴望,要飲神靈的血,黑!色劍怵出現斑紋,一塊又一塊,絢麗中帶著深邃。

    最后一擊,石昊拼盡力氣揮出,而那對面,雨神的投影終究是沒有睜開眼睛,只抬起了那只手,向這個方向拍來。

    根本沒有辦法躲避,那是神的一縷虛影,無處不在,那只手掌傾覆天地,包裹了一切,要將石昊一把抓在手心中。

    終于,斷劍發光,若一輪黑色的太陽般劈在那只大手上,而且它自行脫離石昊,若一條黑龍,吟動九天,纏繞上大手。

    “啵!”

    一聲輕響傳來,那半凋零的蓮花徹底的磨滅了,什么都沒有剩下。而虛空中,盤坐的雨神虛影,也終究是開始龜裂,難以穩住。

    尤其是被黑龍纏繞的大手,慢慢散開,宛若一片光雨,終究是解體了!

    這原本應是轟轟烈烈、最強的一次大碰撞,結果雨神投影不穩,自行解體,沒有爆發出預想中的恐怖神威。

    一縷又一縷符光散盡,光雨暗淡,最后什么都沒有了,從此地消失。

    石昊身體踉蹌,痛飲了一大口猴兒酒,甘美的漿液乃是圣藥之下最好的療傷藥,他的肌體噼啪作響,所有骨塊都在鳴顫,散發晶瑩光澤,血肉抖動,迅速修復。

    街道上鴉雀無聲,人們很震撼,靜靜地看著。

    雨族眾人初時發呆,愕然,滿臉不相信的神色,而后震怒。

    “雨神,怎么能這樣?!”他們大叫,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雨神你究竟在哪里,為什么不能回歸?”雨族眾人難以理解,這么多年過去了,雨神為何始終沒有消息·今日匆匆投下虛影,卻又立刻消散了,難以溝通。

    下一刻,雨族眾人大吼:“殺了他!”

    不能給石昊療傷的機會·趁此機會將他擊殺,這是每一個人的心思,一起向前沖,寶光飛舞,兵器錚錚。

    斷劍橫空,沖在最前邊的十幾人被烏黑的劍芒掃過,全被腰斬·上半身向前沖,下半身已經倒下,鮮血汩汩。

    石昊站在原地不動·目光冷幽幽,看著所有人,咕咚一聲,他再次飲下一大口猴兒酒,渾身散發寶輝,肉身迅速復原。

    直到這時,街道上的人們才沸騰,雨神投影消散了,沒有能發動最后的雷霆一擊·令眾人吃驚而又遺憾。

    一個少年而已,居然這么強悍,敢這樣逆天向上沖·與不可思議的神之虛影開戰。

    “神靈投影都沒有能將他鎮殺,竟然是他笑到了最后。”人們心頭大震,這里一片噪雜·整條街道都是人影。

    此時此刻,皇都中各大勢力都有強者趕來,在此觀戰,見證那一結果。

    “他是……虛神界的熊孩子?!”

    終于,有人喊出了這樣的一句話,道出了他的身份,此前很多的疑惑都消失了·知道了他是是誰。

    “沒錯,就是他·那柄斷劍源自補天閣,曾被他執掌,在虛神界大開殺戒!”

    現在一切都明朗了,難怪雨族這么憤恨他,洞悉他的身份后不顧一切的出手,想將他斬殺。

    “天啊,竟然是那個兇殘的孩子,幾年過去,他也長大了!”

    這個地方很亂,對于在虛神界那個開了十洞天的家伙,誰人不知,哪個不曉,當年曾引發一場轟動。

    正是因為他,導致一場大波瀾席卷虛神界,所有人都不會忘記。

    消息傳開,皇都各處皆震,很多人都想見一見這個家伙,但是由于種種原因,過去在現實世界中很難與他相遇。

    現在,他的真身竟然進入石國皇都,各大家族莫不一驚,要知道當年很多人都在尋覓他,結果都無所獲。

    這是要激起天大的波瀾嗎?當年的熊孩子主動現身,他不可能來送死,肯定有后手,不然何以敢一戰。

    雨族眾人眼睛紅了,雖然被石昊威勢所懾,但是殺心依舊不減,雨神是他們的精神寄托,是他們無敵的源泉印記所在,怎能被褻瀆?

    哪怕是因為雨神自己的問題,導致投影過于虛弱,最終破散,但他們也難以忍受,一個少年而已,竟持劍而上,發動了最關鍵性的一擊。

    “神不可辱!”

    雨族深處,那片古老的殿宇間,有大喝聲傳來,那些閉關的人物被驚動了,從道境中醒轉,皆已出關。

    石昊漠然,凝視前方,心中承認,雨族真的很強大,剛才那群人聯手竟施展出禁忌神通,召喚出了雨神虛影,不僅匪夷所思,還十分可怕與驚人,稍一不慎就會殞落。

    “不可辱?只允許你們辱別人嗎?”石昊冷聲問道。

    他收起斷劍,抬起烏黑的手掌,猛地向前拍去,“轟”的一聲,宮闕崩開,殿宇炸碎,秀麗的園林龜裂,一大片院落化作廢墟。

    那里有光沖起,有符文閃爍,但是卻改變不了這個事實,大陣沒有能守住這片殿一片古建筑被毀了。!

    像是昨日重現,大魔神來此地不也是如此嗎?今日一個少年又是這般,拆毀雨族古殿,推倒一層層院落。

    沒有什么比這更讓他們憤怒的事情了,這相當于將傷疤揭開,再撓了一下,新傷舊創,鮮血淋淋的痛。

    這個時候,建筑群深處一群老者邁步走來,那是宗老還有老祖,是雨族最強大的一批人物,終于現身了。

    而此時,石昊通體的光芒也斂去了,露出真身,當然并未卸掉那黑色的不滅金身,平靜地與他們對望。

    “果然,真的是他!”

    不光是雨族,就是街道上,以及遠空的人們也能看到石昊的真容了,正是當年那個兇殘的孩子,被徹底證實。

    不光雨族眾人心緒難平,就是其他人也心情復雜,這可是一個十洞天者啊,就這樣現身了·獨立此地。

    這個地方有四大家族的人,有拓跋古世家的修士,還有其他被石昊在虛神界大殺的勢力,皆心頭火氣。

    但是·沒有人輕舉妄動,剛才石昊的表現著實嚇人,那是王侯級的戰力。

    很多人盯著他那黑色的甲胄,覺察到應是與此有關。

    不動用鯤鵬寶術,不吞納雨道九重天精氣,石昊失去了剛才凜凜戰氣沸騰的異象,現在很平和·有點返璞歸真的味道。

    事實上是,雨族的宗老也看出了一些門道,那蓮花的綻放·似乎成全了這個少年,寶術被克制了。

    “少年人你欺人太甚,在虛神界斬我族人,現在又登臨我府,在這里攪鬧,當我族沒人了嗎?!”一位老者喝道。

    “太囂張了,當誅!”

    雨族諸強附和,很多人親身經歷過虛神界的事,當年被這個少年斬落頭顱·在現實世界中修養了很長時間,難以忘記。

    那種痛苦,那種生死·跟真實發生沒有什么區別。

    “非是我欺人太甚,而是你們太健忘,自己做過什么不清楚嗎?我來這里不過是為了反抗·你們做的孽太多,也許只會記得別人針對你們,永遠不會想起自己所犯的錯。”石昊答道。

    “你究竟是誰?”就在這時,一位中年人突然大喝道,眸子光束湛湛,盯著石昊,想要從他的臉上看出端倪。

    因為·族中有少部分人懷疑,這個兇殘的孩子很可能是當年本應死去的那個“禍患”·是石子陵的幼子。

    “哈哈······哈哈哈······”石昊大笑,面向那些人,沒有說是,也沒有說不是,近乎嘲諷與蔑視的笑聲讓雨族眾人覺得格外的刺耳,但凡對當年有所了解的人都是一顫!

    “取透骨鏡來!”一位老者低語道,他盯著石昊,心思不寧,神色越發的的凝重了,這種感覺很不好。

    “你們看呢?”另一位重要人物開口,詢問左右的人,越發覺得,他的眼角眉梢很像石子陵,亦有大魔神的一縷神韻。

    這讓一干重要人物臉色難看,很不自然,心臟劇烈跳個不停,那個孩子……難道真的活了下來?

    起初,他們也只是猜測而已,心血來潮做了一番聯想,不曾當真,可是數次打交道,讓他們那種懷疑越來越加深了。

    “透骨鏡取來了。”有人低語,呈現一個灰色的石匣,像是被塵埃埋上了,暗淡無光澤,充滿了歲月的氣息。

    “雨族人在干什么,似乎取來一件了不得的古寶。”府邸外有人低語,向廢墟中張望。

    石匣被打開,里面墊著獸皮,一位中年人快速打開,取出一面骨鏡,由原始符骨打磨而成,晶瑩富有光澤。

    “哧”的一聲,骨鏡復蘇,繚繞彩霞,綻放出一道道符文,充斥著一股神秘的力量。

    “咦,這難道是傳說中的透骨鏡,可以照出神魂,映現血脈與骨骼本源?”遠空,有王侯驚呼。

    “雨族果然了不得,不愧是出過神靈的世家,連這等上古圣物都有,當真不凡。”有人驚嘆。

    那瑞霞排列成特別的符號,整個鏡面如同一只眼睛般,射出奇異光束,驚動了王侯級人物,他們認出此物。

    透骨鏡,可追溯血脈本源等,與照妖鏡有異曲同工之妙-,可看出鏡中人的來頭。

    一縷縷異光綻放,照向石昊那里,他聽聞過透骨境,這種東西不具備戰力,只能看出一些“真相”,遠不如照妖鏡強大。

    因此,他無所畏懼,嘴角噙著冷笑,大大方方,掃視雨族眾人。

    “什么······是他······真的是他!”掌控透骨鏡的那個中年人大叫,手一抖,差點將寶鏡扔出去,臉上充滿了震驚,還有一絲懼意。

    第三章到,求月票,讓我們的票飛起來,接著去寫~~~

    .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龙王捕鱼技巧 最新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查询 炒股app*模式 捕鸟游戏下载 快乐8app 免费麻将下载 秒速赛车开奖 乐普医疗股票分析 22选5福建今日开奖 上海雀友麻将机质量怎么样 pk10冠军预测网站 公司股票开户 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王中王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组走 吉林麻将小鸡飞蛋规则 福建体彩22选今天开奖么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