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辰東) 第二百五十六章 寶藏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二百五十六章 寶藏

    “這是以昆木嫩枝編成的蒲團,歷經時間長河沖刷,神性消磨殆盡,可令人靜心凝神,利于悟道,是一件瑰寶。”

    有人喝道,向前沖來,招呼群雄一起搶奪。

    這句話一出,眾人心中大震,蜂擁向前。昆木是何物?它生于天地中,眾神緣之上天,是溝通天地人神的橋梁。

    島礁上有一道門戶,一條靈河從那里淌出,一段爛木橫在出口,那便是昆木枝條,曾引得這群雄爭奪了很久,結果無人能破進門內。而今這里出現一個蒲團,被精心編織成寶物,自然更加讓人動心。

    這是真正的神木,可溝通神界,接近道的本源,對于修行來說有無盡的妙-用,是無價之寶。

    一群人沖來,各種寶術飛起,一片燦爛,將這片地方淹沒。

    石昊大喝,殺氣澎湃,抽出一柄斷劍,利用十大洞天化成的神環催動,嗡隆一聲化成一道烏光,橫掃前方。

    這一刻,沒有了聲音,沒有了喧囂,也沒有了耀眼的芒,只有一片烏光遮住了一切。

    時間仿佛停滯了,虛空仿佛破滅了,短暫的一瞬像是萬古那么久遠,一切都凝固了,最后才發出一片輕響。

    各種寶具龜裂,而后在虛空中炸開,都化成了齏粉。同時那些符文也都被磨滅了,迅速暗淡了下去。

    “噗”

    一群人的上半身與下半身分離,被攔腰斬斷,栽倒在地上,伏尸在此。

    “什么?!”眾人心驚肉跳,就是在場的尊者也變色,一群強者在一擊中全部死去,這個少年的戰力也太強了,有點嚇人。

    曦光一閃,如一抹朝霞般燦爛·綠瑩瑩的蒲團沒入石昊的乾坤袋中,被他收了起來。

    這是昆木枝條編出來的蒲團,日后盤坐在上修行,想來一定會有很多妙處·讓他心中美滋滋。

    可是群雄的心情就沒那么好了,鯤鵬坐過的蒲團,豈是凡物,是真正的神珍,說不定還會遺留有他的一些道法也說不定。

    就在這片刻間,那玉凈瓶也被人收走了,石桌上空空如也·人們捶胸頓足,兩件寶貝都被人所得。

    石昊向外走去,手持黑色斷劍·盯著幾位王侯還有那位與他硬撼過的尊者,他離開這里,無人阻攔。

    這片洞府無比浩大,寶氣繚繞,成群的生靈出沒,在各個石洞中搜索,尋鯤鵬寶術,找天地奇珍。

    這里的神物真的很多,鯤鵬的日常用具都是法器·而且很強大,讓人們充滿了渴望。

    從神照燈、玉凈瓶就可以看出,太古鯤鵬根本就沒有當做一回事·隨便放在那里,故此每一個人都熱血澎湃,激動不已·到處搜尋。

    果然,在接下來的時間來,又有人得到了寶物,雖然不是很出名的法器,但是帶到外界也會引發不小的轟動。

    終于,又是一片喧囂聲傳來,比以往更甚·洞府深處傳來激烈的打斗聲。

    無論是一方王侯,還是其他生靈等·全都躍起,向著那里沖去。

    “煉兵地!”

    石昊趕到這里后見到一塊石碑,上面刻著這樣三個古字,頓時大震,終于知道人們為何在此激烈廝殺了。

    這是鯤鵬煉制寶具的地方嗎?

    就在前方,光雨紛飛,靈氣濃郁的驚人,此外還有一口寒潭,寒氣刺骨,隔著很遠就凍的人肌骨欲裂。

    “果然有寶具,就在那潭中。”有人驚呼。

    潭中,有幾道神光在閃爍,如魚兒般在游動,仔細看竟然是劍胎、玲瓏塔等,這是太古遺存下來的粗胚,還未祭煉完畢!

    “這些雖然都是器胚,但都通靈了,皆是太古傳承下來的法器啊!”

    許多人大叫,再也忍不住,激動到顫抖,要撲進水中。

    這些器物在外界怎能見到?無需多想,都是頂級材料煉成的兵器,在世間難得一見,讓人瘋狂。

    “天啊,那劍胎是龍骨鐵,傳說中的圣級材料,被鑄成了劍胎,為無價的圣寶!”

    有人認出那寒潭中的劍胚后,立時變色,失聲驚呼,那是真正的瑰寶,很難用價值去衡量。

    相傳,龍骨鐵是真龍殞落在鐵礦中形成的鐵料,號稱極品寶料,兵器中加入一小塊就足以化成至寶。

    這一刻不要說是其他人,就是王侯,以及一教之主等都紅了眼睛,紛紛出手打撈,準備奪上來。

    而尊者也在第一時間出現,對于他們來說,這種粗胚是最理想的圣物,可以用心去祭煉,真正與自己合一。

    而且,經過漫長歲月的洗禮,這些東西靈性極強,一旦成型就絕對是至強法器。

    “殺!”

    人們蜂擁向前,更有人直接躍向寒潭,想要撲到近處去撈取。

    然而,可怕的事情發生了,剛一臨近寒潭,寒氣蒸騰,數十人當即被冰封,而后摔倒在地上,四分五裂。

    眾人寒毛倒豎,這個寒潭也忒嚇人了,怎會如此,這不光是溫度的問題,肯定還有神性力量等作祟。

    “起!”

    一位教主大喝,大袖一揮,神光澎湃,寒氣被擊散了,他以寶術沖擊寒潭,想要撈上來一件法器。

    然而,符文落入寒潭中直接熄滅了,并未能起到作用,且短暫沉寂后轟的一聲,一股水浪起,打向他這里。

    這位教主趕緊后退,在其身邊的十幾人慘叫,當即被凍住了,化成冰雕,那肌體已經龜裂,全都死去。

    “這與玄冰淵最深處一樣,有神性力量,一般的人很難闖進去,難有所獲。”眾人搖頭。

    突然,有人出動了,一躍而起,落入寒潭中,根本就無所畏懼,正是海神后人莫殤。他震出一片黃金光,手持戰戟而行,追向一柄劍胎,想要收為己用。

    然而·潭中的法器都有靈,如魚兒般游動,迅速躲避,不給他機

    “好東西啊!”岸邊上·熊孩子的口水嘩嘩的,他直接取出乾坤袋,張開后放出一縷縷霞光,想都給收上來。

    “轟!”

    水聲滔滔,寒潭中無盡的寒流沖起,向著這里鋪天蓋地而來,寶具沒上來·那可怕的神性水澤擊來。

    眾人嚇得亡魂皆冒,轉身就逃,這尼瑪的熊孩子也太可恨了·這么莽撞會死人的,人們紛紛詛咒。

    石昊被淋了一身,剛一被冰封,他用力一震,冰塊就碎掉了,乾坤袋沒有能夠收來那幾件法器。

    遠處,眾人看的毛骨悚然,這家伙果然可怕,無懼寒潭。

    “噗通”

    水花濺起·!火炎魚一族的少年韓天也跳進了潭中,同一時間有幾位尊者也了,沖入冰寒的水中·去奪寶具。

    這種東西就是尊者也坐不住,絕對值得去生死搏殺,若是能得到·以心血小心祭煉,必然可以化成圣物。

    “我的,我的,都是我的!”熊孩子嗷嗷大叫,最終也躍了下去,撲向那些器胚,開始追擊。

    遠處·陸地生靈見到這一幕,心中都是一顫·尤其是那些熟悉他性格人,比如云曦聽到那句話,頭都有些大,這兇殘的家伙又要發威了。

    果然,最先倒霉的是就是太古神山的一頭純血生靈,與熊孩子遭遇,跟他爭奪一座寶塔,交戰沒多長時間,就給轟飛了出來,大口吐血,差點死掉。

    這可是一頭純血生靈,已成長了起來,二十幾歲正是崛起、并傲視一方的黃金年齡段,結果就這樣差點被擊殺!

    突然,寒潭中的生靈同時向著石昊那里沖去,一起圍攻他,爭奪他近前的那座玲瓏而燦爛的寶塔。

    “天,那是以混沌土筑成圣塔,比之那龍骨鐵鑄成的劍胚還要珍貴幾分,世間罕有。”岸上有一位老祖驚呼。

    混沌土,雖然被稱為土,但絕對是圣物,一旦澆鑄成寶具,堅不可摧,且有一些混沌時代的符文烙印當中。

    不說其他,單此殘留下的一點混沌符文就足以讓人瘋狂,堪稱是至寶!

    初時,眾人沒有注意,待到石昊要搶奪到手時,幾位尊者以及太古神山的生靈才被驚動,一同搶奪。

    這座塔很特別,靈性極強,繞著石昊走,幾次都沒有捉住,這時諸強一起攻來,讓石昊更加忙亂了。

    “你們都去死!”熊孩子發飆,瘋狂催動神力,手中斷劍在寒潭中劈舞,光芒一道道,大戰這些人。

    “當!”莫殤也來了,手持黃金戰戟立劈他的頭顱,結果被斷劍擋住。

    一位尊者咆哮,張口吐出一片符文,如茫茫星河般,將石昊那里淹沒,鎮壓他于下方。

    那混沌土筑成的玲瓏塔,瞬間沉入潭底,從石昊身邊逃走了。

    熊孩子大怒,由發飆一下子到狂暴,十大洞天開啟,化成璀璨神陽,他立身在當中,就連肉身洞天也出現了,噴薄瑞霞,

    他瘋狂與這些人大戰,各種招數都用了出來,比如說一位倒霉的純血生靈被打神石打了個正著,鼻梁骨折斷,口鼻竄血。

    兩年前,魔女曾教過石昊一段咒語,可以控制打神石,讓它威力激增,連純血生靈的都能給打成重傷。

    來自太古神山的這位年輕的強者痛的涕淚長流,憤懣到了極點。

    打神石嗷嗷痛叫,在這里飛來撞去,結果片刻間,很多人中招,一個個額頭淌血,眼角裂開,臉色鐵青,氣到不行。

    就是莫殤也中招了,頭上的黃金冠被擊碎,此時披頭散發,樣子有些狼狽。

    眾人看的發呆,終于那塊瘋狂的石頭停了下來,沉入水底,不再攻擊他們。

    “我的,我的,都是我的。”打神石在嗷嗷大叫,追擊那混沌土筑成的寶塔,不想要給撞裂,它好吃掉。

    當石昊墜下來時,發現它一邊嗷嗷痛叫,一邊在撞塔,使勁的咬,想給吃下去。

    顯然,它牙口不夠好,這可不是單純的混沌土了,成為器胚后當中有了一些符文與法則,難以破損。

    玲瓏塔雖然有靈性,但還沒有生出神魂類的東西,結果被石昊抓住了。

    “送我吧,以后我絕對聽話!”打神石叫著,因為這東西對它太重要了,真要煉化掉,它可能會進一步蛻變。

    “給我!”突然,一股微弱、但是極其可怕的意志在石昊的心中響起。

    “誰?”熊孩子心驚,這是他來到這里后第一次感覺發毛,自從踏足這片禁忌海域后還沒怕過什么呢。

    這股意志雖弱,但是卻令人神魂搖顫,感覺整片世界都要崩碎了,要開辟天地般。

    一塊亮晶晶的器物出現在他的眼前,是從他發絲上脫落下來的,竟是不足一寸高的潔白小塔,落在了混沌土上。

    “是你?”石昊吃驚,這東西第一次有反應,而且居然開口說話了,嚇了他一大跳。

    “交換。”晶瑩剔透的骨塔,雖話語簡潔,倒也不霸道。

    石昊不解,問它以什么交換。

    指節高的骨塔傳出神念波動,告知他,可以得到一次使用它的機會,若遇絕境,可以鎮殺諸敵,可以撕裂虛空遁去。

    石昊一怔,簡單來說,就是一次救命的機會。

    “好吧!”他點頭同意了,混沌土筑成的器胚雖好,但也沒有生命重要,如此交換不算吃虧。

    因為,他相信這座骨塔的實力,這可是讓柳神都神色嚴肅、不愿提及的骨器。

    “喀嚓”

    小塔直接將混沌土給震碎了,而后吞下了中心的一大塊。

    “大哥,給我留點!”打神石慘叫著,而后屁顛屁顛的沖了過去,對著小塔獻媚。

    “咔嚓”

    晶瑩的小塔沒有理會,將混沌土吃掉了大半,最終留下一些邊角料未動,而后自動返回了石昊的發絲間。

    一些粉末從骨塔中飄落,顯然小塔將混沌土給煉化了,汲取了部分精華,獲取了混沌殘文,而后便寂靜不動了。

    “大哥,謝謝誒。”打神石見狀,大喜,它知道剩下的邊角料,對方沒看上,它直接撲了上去,一頓狂咬。

    若是整體的,它咬不動,剩下的碎塊對它來說完全沒問題了,狼吞虎咽。

    熊孩子看的很羨慕,問道:“有這么好吃嗎?”他邊說邊伸手,想要弄過來一塊。

    打神石頓時慘叫,道:“不許跟我搶,這些東西你吃不下!”而后,它快速護食,一口全部給吞了下去。

    熊孩子悻悻然,道:“我是那種饑不擇食的人嗎?”

    “是!”打神石很干脆的說道。

    “轟!”

    突然,天崩地裂,一陣可怕的道音傳來,像是在重開天地般,連混沌氣都出現了。

    石昊大驚,趕忙沖起,脫離寒潭,向前望去。

    前方的洞府一片璀璨,一座宏偉大殿開啟,那里有一頭鯤鵬,睥睨人間,散發熾盛光輝,被混沌籠罩,恐怖至極!(得見鯤鵬,求月票啦,感謝!)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 湖南幸运赛车直播视频 在手机玩麻将免费 山东十一运开奖直播 新快乐朴克3开奖结果 网站 赚钱 贵州快3开奖公告 网赚是做什么的 腾讯分分彩图标殳 管家婆四肖精选期期准 秒速赛车精英全天计划 赢者得天下单双中特 浙江体彩20选5胆拖 免费平特三组涟肖原创一肖图 大众麻将免费下载 正版星力捕鱼下载平 黑龙江彩票11选五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