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贏家(竹衣無塵)第三十二卷 第3107章 你們才是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三十二卷 第3107章 你們才是

    看著慢慢走近的周舒,鄭途慌了。

    之前周舒瞬間布陣、以陣對陣從容應對殺陣的時候,他就有點擔憂,而苦心栽培出來的大多數死士全都死在面前的時候,他開始變得不知所措。

    那些死衛是鄭家培養出來的,但作為家主的他,也是第一次目睹死衛自爆。

    他被震撼到了。

    他現在還在想,在那看似平常的陣法里,那些死衛究竟經歷了什么,才會如此決絕,用自爆來發動最后一擊,他們是死士,卻不是莽夫,如果不是沒有任何辦法,不會選擇這么極端的方式。

    對手一定很強,強得不可思議。

    而現在,這樣可怕的對手,就這樣走過來了。

    叫周舒對吧?

    那個仙舒城的城主。

    開始還覺得陸戮小題大作,為了殺一個城主的分身,竟然要出動鄭家全部的死衛,可現在看來,加上自己也未必夠啊……不能栽在這里。

    “你們,殺了他。”

    鄭途故作鎮定的下了令,隨即往外掠去。

    走得太過匆忙,連滿地的陣符都沒有收拾,都是變陣后留下的。

    很快就到了大門口,也顧不得正在門口巡弋的衛國,徑直就沖了出去。

    衛國謝忝臉色驟變,“你……怎么會在里面?”

    “我哪里知道?”

    鄭途慌不擇路的跑掉了。

    謝忝沒有去攔,也不想攔,他站在這里,是不讓御前三家進去,卻沒想過御前三家能從里面出來。

    將消息傳遞給輔國后,他往天牢內走去,心情忐忑。

    要是周舒已經被鄭途殺死,那這場醞釀已久的戰斗,還沒打就輸了,輸得徹底。

    可到底為什么,鄭途會從里面出來?

    沒走幾步,他就看到了改變過的天牢陣法。

    手中的陣符失去了作用,進不去了,他的心情越來越糟,強行破陣?

    很難做到啊。

    此時。

    周舒已經走到了殺陣邊緣。

    強大可怕的殺陣,在第八感的觀測下一清二楚,他還發現,因為陣法改變得過于倉促,留下了不少漏洞。

    有些高估對手的陣道了。

    他微笑著抬起手,手心冒出一個黑色小球,隨即用力一捏。

    正是魯中廣用過的手段,引魂加咒殺,簡單有效。

    說起來,這種方法他也是第一次用,并非不會,而是不想,不過這次對手是死士,那就不能給對手任何機會,死就干脆一點,反正他們求仁得仁。

    殺陣里的一名大羅金仙,毫無征兆的倒了下去。

    連自爆都沒來得及。

    還在陣內的兩人互相看了一眼,面如死灰。

    混元金仙猶豫了一下,當先走了出去。

    大約是打好了同歸于盡的想法,勢如流星的沖向周舒。

    離周舒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那凝實如質的五行之力,鋪天蓋地的落下來,瞬間席卷了整個天牢,在后面的幾個人還沒來得及躲避,就被掀飛出去。

    周舒沒在意,也無法在意,那些只是余波,真正的攻擊重心在自己這里。

    他現在有些吃力。

    仿佛深陷漩渦,周圍那層層疊疊的法則之力,不斷加強,不把他絞殺決不罷休。

    最怕這種不要命的打法,而且無力可借。

    混元金仙,完全掌控的法則之力,即便只是中階法則,也非同小可。

    不怕死的敵人,甚至把神魂都全面融入了法則中,也使得法則之力有了更強的凝聚力。

    到底周舒只是魂影,這種硬碰硬的戰斗并不擅長,如果真要搏一把,可能這魂影就要廢了,和上次在秘境里一樣,別的不說,輪回之力多半會消耗一空。

    這樣的念頭剛生出,周舒就意識到了不對。

    怎么戰斗一開始就在想要硬碰硬了?這么做有好處么?別人不要命,自己也不要命?

    只有一個對手了,根本用不著這么做。

    看來自己也被剛才的自爆影響了心神,判斷力出現了暫時的混淆。

    周舒笑了笑,冷靜下來,用輪回之力守護自己,同時在法則之力的包圍中尋找空隙。

    再強的對手,一樣有破綻可尋。

    不用拼,也不用急。

    有舒之道呢。

    舒之道了解大多數法則,五行法則自然在其中,或許力量不如混元金仙,但說到對法則的理解,周舒卻未必輸,即使自己一時找不到,舒之道本身或也能發現。

    舒之力分成千絲萬縷,慢慢融入五行法則之力匯成的漩渦。

    身處其中,才能更好的感受。

    時而會有阻礙,也不用在意,時間還長,起碼還能支撐幾百息。

    那邊的混元金仙有些急了。

    不斷加力,好像也沒有收到效果,看來必須更進一步。

    不止讓神魂融入法則之力,還要讓身體也融入其中。

    混元金仙凝煉的身體自是堅逾金石,有他的加入,本來“散亂”的法則之力有了主心骨,變得更加凝實,同時還能以身體為核心,將絕對領域無限制的擴展,重疊,使得攻擊更有壓迫感,更加強大。

    這么做能變得更強,但也有一個無法彌補的缺點,那就是讓身體也參與到了消耗之中。

    如果對手很強的話,戰斗過后,缺胳膊少腿是常事,整個身體都沒了也不罕見。

    當然,這樣的缺點對他來說,那也不算什么,完不成任務,和死也沒區別。

    正要發動的瞬間,混元金仙忽然愣了下。

    一股大力,裹挾著一柄銳利的短矛,正朝自己身后逼近。

    他察覺到了,卻來不及做出反應,幾乎所有神魂都在攻擊周舒,哪里想得到身后還有偷襲。

    一瞬間,短矛就碰到了脊背。

    滋滋幾聲輕響。

    像是什么被燒糊了,短矛上附著灼熱的力量,和防護罩發生了劇烈的交撞,隨即穿透過去。

    竟然頂不住。

    一方面固然是沒有防備,另一方面,對手也的確不弱。

    那柄短矛他也認識,就是鄭家打造出來的,專門為一個特別的死衛打造的,為此鄭家花費了數以十萬計的仙玉,還有上十種珍稀的仙材,成品后為了讓短矛擁有某種特質,還殺了好幾個獬豸族來祭煉。

    為了讓死衛發揮用處,鄭家從不吝惜投入。

    “你是叛徒?”

    混元金仙定住了,一時有些失神。

    對死衛來說,自爆不罕見,背叛就很罕見了,尤其是這種背叛。

    “我不是,你們才是叛徒,獬豸國的叛徒。”

    寒冷刺骨、一聽到就仿佛墜入冰窟的聲音,從他身后傳出,那僅存的死士走出來,眼神比聲音還要冰冷。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捕鱼来了